历史价格会员

能源危机再度发酵 对有色金属影响几何【机构研报】

7月份以来,俄罗斯减少对欧洲的天然气输气量。同期,欧洲多国出现高温天气,全球天然气和电力价格再度大幅上涨。随着天然气价格上涨,欧洲的发电成本上涨,部分欧洲国家电力价格创下新高。其中,德国电力价格达到创纪录的374.75欧元/兆瓦时。美国天然气期货价格也一度上涨至2008年以来的高位。

近期,海外能源问题再度发酵,主要受两个方面因素影响。一方面,俄罗斯是德国、比利时、荷兰和法国重要的天然气进口来源国。过去3年,俄罗斯向欧洲西北部地区输送的天然气占当年出口量的40%以上。但是,2021年,欧洲天然气供应问题频发。今年7月份,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北溪1号”管道进行了为期10天的年度例行检修,其设计的天然气年输气量为550亿立方米,可以满足欧盟国家约10%的年消费量。虽然“北溪1号”管道按计划在7月21日结束年度维护工作后,恢复了供气,但管道供气量维持低位。另一方面,欧洲多地近期出现高温天气,英国、西班牙等地迎来热浪冲击,意大利和法国更是已经“拉响干旱警报”。在天然气供应不足和酷暑的影响下,欧洲电价上涨。市场开始担心,在能源供应紧张和极端天气的影响下,今年冬天采暖季,欧洲可能遭遇更大的能源困境。

全球铝产业链生产及消费存在不稳定因素

去年下半年以来,欧洲风电和核电设备电力供应量不足。因为部分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关系紧张,天然气供应不足,致使能源价格多次大幅上涨,欧洲铝冶炼商纷纷减产。今年以来,欧洲能源危机持续发酵。目前,约有100万吨电解铝产能受能源价格上涨影响。

得益于廉价的水力发电,冰岛和挪威的铝冶炼厂减产风险较小,瑞典和英国的铝冶炼厂也以水电发电为主,能源成本具有一定的竞争力。此外,法国Trimet的St.Jean厂电力成本相对稳定,而德国Hydro的Neuss冶炼厂也与Axpo Trading AG签订了长期电力合同,减产的可能性相对不大。从能源结构和电力合同来看,已经宣布减产的冶炼厂可能扩大减产规模,该部分电解铝产能达到70万吨左右。

6月底,美国有两家冶炼厂受能源价格影响宣布减产,共有约24.4万吨产能。世纪铝业位于肯塔基州霍斯维尔的冶炼厂,预计关闭9—12个月。美国铝业公司旗下Warrick铝冶炼厂停产电解铝产能5.4万吨。世纪铝业公司的塞布雷冶炼厂的电力供应也受能源价格上涨影响,如果能源危机维持发酵,该公司约21万吨电解铝产能将被暂停。

因此,如果能源价格继续上涨,美国和欧洲可能约有90万吨的电解铝产能面临削减风险。

虽然从价格的角度来看,二季度伦铝价格对国际能源成本上涨反应不大,但是,在地缘政治局势影响下,全球产业均受到高能源成本约束,伦铝库存也下降至非常低。如果能源问题加剧,导致供给端收缩,伦铝价格存在上涨的可能性。近期,印尼表示将在今年禁止铝土矿出口以支持矿业下游建设。全球铝产业链生产及消费存在一定的不稳定因素。

欧洲锌冶炼厂忙着减停产

去年四季度以来,受高成本电价影响,欧洲多家锌冶炼厂宣布错峰生产或者减停产。今年一季度,地缘政治局势恶化,欧洲锌冶炼厂的电力成本维持高位,锌冶炼厂减停产。从WSBS的数据计算,欧洲锌实际减产产能为25万吨。

目前,海外需求偏弱趋势较强。受海外国家制造业PMI下降的影响,海外锌需求下降。部分欧洲国家通胀水平较高,也使得市场对加息所导致的经济衰退问题产生担忧,消费者信心指数下滑。下游需求方面,受欧洲能源价格高企、地缘政治、运输受阻等因素干扰,欧洲部分钢厂今年上半年减产和停产部分产能,导致镀锌钢产量减少,锌需求下降。受“缺芯”问题影响,欧美的汽车产销量远不及历史同期,美国新屋销售也处于负值,影响下半年的海外锌需求。

在通货膨胀和经济疲软的压力下,下游锌消费难有较大增长。但是,在地缘政治冲突的背景下,海外能源潜在危机尚未解除,预计下半年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输送存在断供的可能性。

欧洲铜冶炼受影响不大

德国、波兰的铜冶炼产能占欧洲铜总冶炼产能的比例约为45%(70.8万吨)。在铜的冶炼成本中,电力成本所占比例相对较少,而且部分冶炼厂已经签订了天然气的长协供应,因此,铜冶炼供应受能源价格上涨的影响并不显著。

今年1—4月份,欧洲铜主要需求国是德国和意大利。因此,如果“北溪1号”管道天然气供应大幅下降,短期内的铜需求受到的影响将会更为明显。欧洲废铜产能为101.37万吨,产能分布相较于冶炼企业更为分散。北欧国家的废铜产能占比相对较高,缓解了能源供应紧张对废铜冶炼的影响。

预计至2025年,欧洲地区冶炼产能约为11.5%。即便欧洲能源供应问题愈发严重,对铜冶炼产能的影响相对有限。

目前,铜需求在新能源产业中的应用比例逐步增长。除新能源汽车产业外,光伏、风电产业正在逐渐替代传统能源。这不仅使未来的铜需求持续向好,而也使欧洲地区国家降低对传统能源的依赖。

欧洲镍产业规模小

全球原生镍供需集中在亚洲地区,欧洲地区镍产业规模相对较小,能源问题对镍的影响相对较小,目前暂未受到影响。

从能源消耗来看,在精炼镍生产工艺中,电力成本占比较小,低于镍生铁生产环节。由于镍生铁仅在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生产,欧洲能源危机的影响相对有限。当镍价处于1.8万美元/吨上方时,全球大部分镍产能都处于盈利状态。在当前镍价处于相对高位的情况下,镍冶炼厂利润丰厚,能源成本小幅增加,对镍供应影响有限。

欧洲自中国进口工业硅较少

海外工业硅企业主要有环球冶金公司、挪威埃肯公司和巴西Rima公司。欧洲工业硅企业相对较少,主要有西班牙和法国的Ferroatlantica公司、挪威的Elkem公司与Holla公司、德国的RW Silicium公司。

从现有主要生产企业看,受影响较大的是位于西班牙与德国的企业。上半年,位于西班牙的Ferroatlantica产量同比下滑约10%,位于德国的RW Silicium也有减产,主要以交付合同订单为主,而位于挪威的企业受影响较小。

2021年,欧洲工业硅产能合计约57万吨/年,仅占全球产能9%。除俄罗斯外,其他欧洲国家工业硅产能仅占全球产能约8%。欧洲工业硅最大生产国挪威受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影响很小,德国和法国受影响较大,工业硅企业减产较多,但是,欧洲工业硅产能在全球占比较小,对于全球工业硅供应影响不大。

欧洲工业硅消费量约占全球消费量的13.9%。由于欧洲对中国的工业硅收取较高关税,因此,欧洲国家很少从中国进口工业硅,主要从巴西与北美洲国家进口。欧洲工业硅主要应用在有机硅与铝合金产业。欧洲有机硅生产主要集中在德国、英国和法国,受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影响较大。

7月份以来,俄罗斯减少对欧洲的天然气输气量。同期,欧洲多国出现高温天气,全球天然气和电力价格再度大幅上涨。随着天然气价格上涨,欧洲的发电成本上涨,部分欧洲国家电力价格创下新高。其中,德国电力价格达到创纪录的374.75欧元/兆瓦时。美国天然气期货价格也一度上涨至2008年以来的高位。

近期,海外能源问题再度发酵,主要受两个方面因素影响。一方面,俄罗斯是德国、比利时、荷兰和法国重要的天然气进口来源国。过去3年,俄罗斯向欧洲西北部地区输送的天然气占当年出口量的40%以上。但是,2021年,欧洲天然气供应问题频发。今年7月份,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北溪1号”管道进行了为期10天的年度例行检修,其设计的天然气年输气量为550亿立方米,可以满足欧盟国家约10%的年消费量。虽然“北溪1号”管道按计划在7月21日结束年度维护工作后,恢复了供气,但管道供气量维持低位。另一方面,欧洲多地近期出现高温天气,英国、西班牙等地迎来热浪冲击,意大利和法国更是已经“拉响干旱警报”。在天然气供应不足和酷暑的影响下,欧洲电价上涨。市场开始担心,在能源供应紧张和极端天气的影响下,今年冬天采暖季,欧洲可能遭遇更大的能源困境。

全球铝产业链生产及消费存在不稳定因素

去年下半年以来,欧洲风电和核电设备电力供应量不足。因为部分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关系紧张,天然气供应不足,致使能源价格多次大幅上涨,欧洲铝冶炼商纷纷减产。今年以来,欧洲能源危机持续发酵。目前,约有100万吨电解铝产能受能源价格上涨影响。

得益于廉价的水力发电,冰岛和挪威的铝冶炼厂减产风险较小,瑞典和英国的铝冶炼厂也以水电发电为主,能源成本具有一定的竞争力。此外,法国Trimet的St.Jean厂电力成本相对稳定,而德国Hydro的Neuss冶炼厂也与Axpo Trading AG签订了长期电力合同,减产的可能性相对不大。从能源结构和电力合同来看,已经宣布减产的冶炼厂可能扩大减产规模,该部分电解铝产能达到70万吨左右。

6月底,美国有两家冶炼厂受能源价格影响宣布减产,共有约24.4万吨产能。世纪铝业位于肯塔基州霍斯维尔的冶炼厂,预计关闭9—12个月。美国铝业公司旗下Warrick铝冶炼厂停产电解铝产能5.4万吨。世纪铝业公司的塞布雷冶炼厂的电力供应也受能源价格上涨影响,如果能源危机维持发酵,该公司约21万吨电解铝产能将被暂停。

因此,如果能源价格继续上涨,美国和欧洲可能约有90万吨的电解铝产能面临削减风险。

虽然从价格的角度来看,二季度伦铝价格对国际能源成本上涨反应不大,但是,在地缘政治局势影响下,全球产业均受到高能源成本约束,伦铝库存也下降至非常低。如果能源问题加剧,导致供给端收缩,伦铝价格存在上涨的可能性。近期,印尼表示将在今年禁止铝土矿出口以支持矿业下游建设。全球铝产业链生产及消费存在一定的不稳定因素。

欧洲锌冶炼厂忙着减停产

去年四季度以来,受高成本电价影响,欧洲多家锌冶炼厂宣布错峰生产或者减停产。今年一季度,地缘政治局势恶化,欧洲锌冶炼厂的电力成本维持高位,锌冶炼厂减停产。从WSBS的数据计算,欧洲锌实际减产产能为25万吨。

目前,海外需求偏弱趋势较强。受海外国家制造业PMI下降的影响,海外锌需求下降。部分欧洲国家通胀水平较高,也使得市场对加息所导致的经济衰退问题产生担忧,消费者信心指数下滑。下游需求方面,受欧洲能源价格高企、地缘政治、运输受阻等因素干扰,欧洲部分钢厂今年上半年减产和停产部分产能,导致镀锌钢产量减少,锌需求下降。受“缺芯”问题影响,欧美的汽车产销量远不及历史同期,美国新屋销售也处于负值,影响下半年的海外锌需求。

在通货膨胀和经济疲软的压力下,下游锌消费难有较大增长。但是,在地缘政治冲突的背景下,海外能源潜在危机尚未解除,预计下半年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输送存在断供的可能性。

欧洲铜冶炼受影响不大

德国、波兰的铜冶炼产能占欧洲铜总冶炼产能的比例约为45%(70.8万吨)。在铜的冶炼成本中,电力成本所占比例相对较少,而且部分冶炼厂已经签订了天然气的长协供应,因此,铜冶炼供应受能源价格上涨的影响并不显著。

今年1—4月份,欧洲铜主要需求国是德国和意大利。因此,如果“北溪1号”管道天然气供应大幅下降,短期内的铜需求受到的影响将会更为明显。欧洲废铜产能为101.37万吨,产能分布相较于冶炼企业更为分散。北欧国家的废铜产能占比相对较高,缓解了能源供应紧张对废铜冶炼的影响。

预计至2025年,欧洲地区冶炼产能约为11.5%。即便欧洲能源供应问题愈发严重,对铜冶炼产能的影响相对有限。

目前,铜需求在新能源产业中的应用比例逐步增长。除新能源汽车产业外,光伏、风电产业正在逐渐替代传统能源。这不仅使未来的铜需求持续向好,而也使欧洲地区国家降低对传统能源的依赖。

欧洲镍产业规模小

全球原生镍供需集中在亚洲地区,欧洲地区镍产业规模相对较小,能源问题对镍的影响相对较小,目前暂未受到影响。

从能源消耗来看,在精炼镍生产工艺中,电力成本占比较小,低于镍生铁生产环节。由于镍生铁仅在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生产,欧洲能源危机的影响相对有限。当镍价处于1.8万美元/吨上方时,全球大部分镍产能都处于盈利状态。在当前镍价处于相对高位的情况下,镍冶炼厂利润丰厚,能源成本小幅增加,对镍供应影响有限。

欧洲自中国进口工业硅较少

海外工业硅企业主要有环球冶金公司、挪威埃肯公司和巴西Rima公司。欧洲工业硅企业相对较少,主要有西班牙和法国的Ferroatlantica公司、挪威的Elkem公司与Holla公司、德国的RW Silicium公司。

从现有主要生产企业看,受影响较大的是位于西班牙与德国的企业。上半年,位于西班牙的Ferroatlantica产量同比下滑约10%,位于德国的RW Silicium也有减产,主要以交付合同订单为主,而位于挪威的企业受影响较小。

2021年,欧洲工业硅产能合计约57万吨/年,仅占全球产能9%。除俄罗斯外,其他欧洲国家工业硅产能仅占全球产能约8%。欧洲工业硅最大生产国挪威受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影响很小,德国和法国受影响较大,工业硅企业减产较多,但是,欧洲工业硅产能在全球占比较小,对于全球工业硅供应影响不大。

欧洲工业硅消费量约占全球消费量的13.9%。由于欧洲对中国的工业硅收取较高关税,因此,欧洲国家很少从中国进口工业硅,主要从巴西与北美洲国家进口。欧洲工业硅主要应用在有机硅与铝合金产业。欧洲有机硅生产主要集中在德国、英国和法国,受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影响较大。

un_login—登录免费查看最新资讯—
扫码登录
账号密码登录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资讯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