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价格会员

电池巨头增兵“驻军”负极材料

【电池巨头增兵“驻军”负极材料】在整个锂电池产业链中,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巨头的每一个举动都备受业内关注,其在某一领域、某一方向的布局,常常被业界解读为行业竞争和市场角逐的着力点和落脚点。近年来,电池企业向上游材料端加强布局成为行业风尚。如今,这一热潮已经蔓延至负极材料领域,不少电池企业已经开始增兵“驻军”。

在整个锂电池产业链中,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巨头的每一个举动都备受业内关注,其在某一领域、某一方向的布局,常常被业界解读为行业竞争和市场角逐的着力点和落脚点。

近年来,电池企业向上游材料端加强布局成为行业风尚。如今,这一热潮已经蔓延至负极材料领域,不少电池企业已经开始增兵“驻军”。

比亚迪、宁德时代“同时出手”

4月中旬,杉杉股份公告称,拟对控股子公司上海杉杉锂电增资30.5亿元,并引入问鼎投资、比亚迪、宁德新能源、昆仑资本四位战略投资人。其中,比亚迪和宁德新能源分别增资1.5亿元和1亿元,宁德时代全资控股的问鼎投资增资3亿元。

比亚迪和宁德时代“同时出手”,预示着电池企业对负极材料的争夺战开始全面打响。

紧接着,在比亚迪和宁德时代增资后不到半个月,上海杉杉锂电“快马加鞭”开始产能扩张,于4月27日与昆明市滇中新区、安宁市通过云签约方式,签订年产30万吨锂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基地项目合作协议,固定资产拟投资97亿元。

当下,全球电池巨头新一轮产能“军备竞赛”已经开启。其中,宁德时代产能规划约670GWh,比亚迪规划超600GWh。据业内测算,制造1GWh电池大约需求1000吨负极材料。显而易见,未来两大巨头对负极材料的需求都将非常巨大。

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宁王”就已经出手。此前中科电气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中科星城联合宁德时代或其全资子公司,将分别向贵安新区中科星城增资4.2亿和2.8亿元,双方分别持股65%和35%;增资将用于投建“年产10万吨锂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项目”。

不仅如此,4月26日宁德时代再次发力负极,锦州时代新负极材料一体化项目在辽宁锦州开工,系宁德时代在长江以北地区投资建设的首个项目。该项目预计投资约100亿元,产能达到40万吨,将依托中石油锦州石化公司针状焦和石油焦生产优势,优化产业结构,推动精细化工向新能源新材料裂变。

而“友商”比亚迪,除了增资上海杉杉锂电外,还入股了道氏技术。4月8日,道氏技术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由母公司道氏技术、员工持股平台对子公司格瑞芬增资,并引进比亚迪等战略股东,拟增资金额6亿元。其中,比亚迪将以自有资金通过现金出资的方式对格瑞芬增资1亿元。

紧接着,4月11日,道氏技术公告称,子公司格瑞芬拟与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签署《碳材料项目合同书》,格瑞芬拟在兰州新区新设控股子公司,投资建设“年产5000吨碳纳米管粉体、3万吨碳纳米管浆料(含相关产业链配套)和15万吨硅碳、石墨负极材料及石墨化加工生产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外,今年1月,电池新贵蜂巢能源新增对外投资,标的为河北坤天,投资比例为1.8%。据了解,河北坤天是国内第一家掌握厢式炉技术工艺和解决厢式炉石墨化均一性问题的厂商,在负极材料核心工序-石墨化工序中有明显的优势。

还是相同的“剧本”。几个月后,河北坤天20万吨锂电池负极材料生产项目签约暨开工仪式于4月25日在云南玉溪举行。该项目总投资56亿元,其中作为二期项目的5万吨高端硅碳负极材料生产项目落地玉溪后,将建设成为目前全国最大的动力电池高端负极材料生产基地。

高端优质产能紧缺

得益于全球电动汽车销量的爆发式增长,市场对锂电池的需求增长也非常强劲。根据SNE Research发布的数据,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达到296.8GWh,同比增加102%,动力电池装机量的大幅提升带动锂电池材料需求持续旺盛。

在这种背景下,东吴证券在研报中表示,预计2022年全球负极材料需求为62.1万吨,同比增54%,其中国内需求38.3万吨。从远期来看,预计2025年全球负极需求可达161.3万吨,三年复合增速达37.5%。

行业景气度持续提升,在业绩方面,2022年第一季度负极材料上市公司在2021年基础上继续“节节攀升”。其中,杉杉股份预计一季度净利润7.5亿元至8.5亿元,同比增长148%-181%;贝特瑞预计一季度净利润4.3亿元至4.7亿元,同比增长64.09%-79.35%。此外,中科电气、璞泰来、翔丰华等企业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预计)为160.73%、90.28%、69.09%-88.99%。

为满足旺盛的市场需求,2021年以来包括杉杉股份、璞泰来、凯金能源、中科电气、尚太科技、翔丰华等在内的负极材料企业都在加速扩充产能。据业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我国负极材料行业规划产能超过650万吨。

因此,负极行业大规模扩产也引发了一些对供需关系翻转的担忧。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负极市场整体供应还是偏紧张,产能释放也需要一个时间过程。而且,虽然负极材料产能扩张力度很大,但整体的产能利用率有待提高,结构性过剩显现,高端产品产能仍然供不应求。

如今,随着宁德时代、比亚迪、蜂巢能源等电池企业向负极材料“驻军”,未来对负极优质产能的瓜分将愈加激烈。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新闻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