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价格会员

智能电动时代下“丛林法则”有多残酷?看看这些消失的传统汽车品牌

【智能电动时代下“丛林法则”有多残酷?看看这些消失的传统汽车品牌】随着李一男所创办的牛创新能源在近日的高调亮相,被遗忘已久的大乘汽车也再次回到公众视野。牛创新能源汽车工厂所在地为江苏金坛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原址。相关信息显示,目前牛创汽车从金坛区方面以租赁方式获取了大乘科技产业园的使用权。

SMM调查:2022您最看好的金属品种是什么?


随着李一男所创办的牛创新能源在近日的高调亮相,被遗忘已久的大乘汽车也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牛创新能源汽车工厂所在地为江苏金坛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原址。相关信息显示,目前牛创汽车从金坛区方面以租赁方式获取了大乘科技产业园的使用权。

“我们的工厂、(生产)资质都是合规的。”对于与大乘科技产业园的合作关系,有牛创新能源高层表示。不过,据牛创内部人士透露,最终,牛创方面将全资收购大乘这一工厂。

2017年5月,由原众泰汽车董事长吴建中之子吴潇作为董事长的江苏金坛长荡湖新能源科技公司(后更名为“大乘汽车集团”),成为江铃轻汽(后更名为“大乘汽车”)占股67%的大股东,取得了造车资质。通过接手众泰汽车原金坛基地,大乘汽车形成了江西抚州、江苏金坛两个涵盖乘用车与商用车的生产基地,具备有SUV、皮卡、轻卡的制造能力。

然而,仅仅三年多后,大乘汽车旗下这两家工厂已先后易主——除金坛基地被牛创租用后,其抚州基地也已由比亚迪接手。

“官方尚无信息可以发布。”尽管比亚迪方面对此未予正面回应,但有比亚迪内部人士称,该生产基地将用于比亚迪的整车制造。

公开资料显示,抚州比亚迪成立于今年9月8日,并将基于大乘汽车抚州生产基地进行扩建。目前,大乘汽车的生产资质归属问题尚未公开,但前者已被抚州市高新区破产清算组接手,相关资产清算手续正在办理中。

一个是新能源自主品牌“一哥”比亚迪,一个是新能源汽车的新晋选手牛创新能源,大乘汽车在两者的“夹缝”中将彻底告别市场,消失在汽车行业智能电动化的大潮之中。

事实上,这样的“丛林法则”随着行业的发展呈现出一定的周期性规律,在这一轮周期中,被“弱肉强食”的品牌并不止大乘汽车一家。

同样是众泰汽车旗下的子品牌,汉腾汽车在上饶的二期工厂此前已由长城汽车接手。据了解,长城上饶生产基地将主要生产哈弗品牌SUV车型,未来将形成年12万辆整车生产能力;基地同时投资建设内外饰、座椅、底盘和年15万台发动机等配套项目。

除汉腾外,另一家与众泰汽车相关的国金汽车,也同样难逃一劫。曾在众泰汽车出任高管的苏金河于2016年创办国金汽车,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在获得新能源汽车“双资质”后,国金旗下唯一一款定位为纯电MPV车型的GM3,于2017年底上市。

不过,这款车并未在市场上引起关注,国金汽车也在经历停产、欠薪风波后,游走到了破产边缘。至2020年8月,淄博高新区与吉利科技集团签署总投资85亿元的协议,将原山东国金汽车的生产厂地、设备、资质打包后,由吉利科技接管运营并实施产线适应性改造。

被多家车企“瓜分”的品牌还有猎豹汽车。据了解,作为老牌汽车品牌的猎豹汽车,共有湖南长沙、永州、安徽滁州和湖北荆门等四个生产基地。今年4月,吉利控股宣布托管猎豹汽车长沙工厂,未来该工厂将从事新能源汽车生产;在更早之前,长城汽车则已以股权转让方式接手猎豹汽车在荆门生产基地,近期大热的坦克500即在这里生产。

“随着传统燃油车企逐渐智能电动化方向加速转型升级,可以预计,今后势必有更多落后企业将被市场淘汰。”在行业分析人士看来,“丛林法则”的残酷性将更为显现,“不仅是原有的自主品牌,甚至部分合资品牌也将就此在中国市场消失。”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新闻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