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C“不听招呼” 油价继续走高 拜登的“气候大计”行不通?

伴随着全球能源危机的不断上演,一场“石油拉锯战”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OPEC+决定11月不扩大增产

10月4日周一,在当前全球能源供应紧张,进而大幅推升油需的背景下,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OPEC+产油国联盟称11月将按原计划每月增产40万桶/日,即不会超量增产来缓解供应荒。

第21届OPEC+部长级会议闭幕后发布公告称,将坚持今年7月18日第19届OPEC+部长级会议批准的产量调整计划,今年11月该联盟总产量继续上调40万桶/日。

同时,OPEC+总体减产计划的结束日期仍将从明年4月顺延至明年12月,顺延期允许沙特、俄罗斯等部分成员国“补偿增产”。

国际油价应声上涨,日内均涨超3%。WTI一度升破78美元,续刷2014年11月以来的近七年最高。

还有消息人士称,OPEC+害怕未来有第四波新冠疫情的冲击,没有成员国现在想“出大招”。

会后,曾任俄罗斯能源部长的该国副总理诺瓦克称,市场条件改善,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仍然存在风险。

第22届OPEC+部长级会议将于11月4日召开,届时将决定12月的产量政策。

白宫施压OPEC增产

据有关报道,美国总统拜登的一名高级助理上周在与沙特阿拉伯领导人的会谈中提到了油价问题。

美东时间9月28日,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沙特阿拉伯会见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表示,石油问题非常“值得关注”,并被提上议程。

白宫另一位发言人对此表示:

国家安全顾问及其团队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会议上重申,创造条件支持全球经济复苏势在必行。

美国将继续与包括OPEC+在内的国际伙伴讨论竞争性市场在定价方面的重要性,并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经济复苏。

拜登政府此前曾表示,这些经济条件包括更多的石油产量,以阻止能源价格上涨,并帮助经济从疫情中复苏。

这并不是拜登政府第一次向产油国联盟施压。

在7月18日第19届OPEC+部长级会议召开后,白宫方面表示,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时期,OPEC+7月份达成的关于石油产量的协议远远不够。

一位白宫高级官员指出,拜登总统认识到,汽油价格目前正在对美国的家庭预算造成压力,他希望他的政府能够采取一切手段来帮助降低油价。

在白宫的推动下,美国政府一直强调要对抗气候变化的影响。

然而,通胀的不断加剧可能会破坏经济复苏,而经济复苏一直是拜登总统任期内人们的主要焦点。

OPEC:增产时机未到

沙特王储萨勒曼(Salman)认为,尽管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但油价近几个月的涨幅不足以证明增产是合理的。

如果疫情再次蔓延,相关封锁措施将使得今年冬天的石油需求再次下降。

有观点认为,石油行业的投资不足可能会导致一场比如今天然气更严重的危机,OPEC希望决策者们认真对待潜在的石油超级周期,即使他们正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

针对白宫方面的施压,OPEC代表此前表示,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加快恢复石油供应。沙特官员称,他们对拜登政府的立场感到困惑:一方面寻求减少石油消费,另一方面却要求OPEC增加石油产量。

一位沙特官员表示:

(拜登)不是在谈论气候变化和石油对环境的影响吗?为什么现在却要求更多(石油)?

其他的OPEC代表也表示了反对态度,他们认为疫情还未结束,全球尚未摆脱困境。

同时,有代表警告称,低油价可能会阻碍对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投资,这可能反过来带来更大的未来价格激增。

拜登:鱼和熊掌我都要

拜登希望能实现能源和气候问题上的“两全其美”,媒体纷纷批驳:这将适得其反。

为了实现到2030年让美国与气候变化相关的碳排放量减少一半的目标,美国总统拜登和国会一些进步的民主党人已经采取了措施,通过最新的和解法案和其他政策来瓦解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此前,他已经暂停了联邦土地上的石油和天然气租赁,以及阿拉斯加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石油和天然气钻探,并否决让Keystone XL输油管道投入使用的提案。

最重要的是,站在拜登这一边的国会民主党人正在努力通过一项大规模的党派和解方案,以惩罚性税收政策打击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而这可能进一步阻碍美国国内生产石油资源的能力。

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经济摆脱疫情影响,制造业、交通运输和消费者使用的能源需求持续上升。为了在不助长通胀的情况下满足这一需求,拜登一直在努力催促OPEC+提高产量,放弃美国国内的生产能力。

美国《新闻周刊》认为,拜登的气候和能源政策从几个角度来看都是不可取的:

首先,拜登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随着国内和全球实现并最终超过疫情前的经济增长,石油和天然气消费只会增加。无论可再生能源和替代能源的使用取得了怎样的进展,在不久的将来,全球经济将继续依赖石油和天然气,而美国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事实上,国际能源署预测,2021年全球电力需求将攀升近5%,其中化石燃料增长占近一半。拜登限制美国的国内生产能力可能会使环保人士感到高兴,但这违背了美国的经济利益:一是以为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提供就业岗位的方式,二是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行业为美国各地政府形成了强大的税收基础,这占政府纯收入的89.7%,并高于所有行业平均的16.5%。

限制性能源政策与美国地缘政治利益背道而驰。2019年,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也是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首次成为能源净出口国。美国对外国石油和天然气——尤其是对伊朗和俄罗斯等国的依赖有所下降。这加强了美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地位。再加上OPEC+7月份达成增产协议,限制美国国内的产量等于将这一地位拱手相让给外国竞争对手。美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已经达到了10年来的最高水平。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新闻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