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坪交班?粤派老牌房企二代“临危受命

【参会名单更新】700+铝业人5月共聚佛山!

第十六届铅锌峰会名单新鲜出炉


粤泰集团去年的表现不尽人意。

该公司控制的上市平台粤泰股份,在4月29日晚间公布2020年经营情况显示,粤泰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0.16亿元,同比减少34.21%;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亏损达到9.13亿元,同比减少超过4倍。

这是粤泰股份近年来的首次亏损,因此并未达到“最近两年连续亏损”的戴帽条件。但粤泰股份仍然宣布即将被*ST,其股票亦于4月30日停牌一天等待处理。

在此危机时刻,粤泰内部也发生了重要人事变动,公司总裁梁文才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名不见经传的杨硕则顶替上任。

按最新披露,杨硕与粤泰股份实控人杨树坪为父子关系。

杨硕的上位,意味着粤泰股份总裁位置有了最终人选,而杨树坪的粤泰系在二代接班问题上亦走出实质性的一步。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自2019年初杨树坪申请辞去总裁后,粤泰股份总裁人选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非杨氏首任总裁李宏坤在上岗一年零3天宣布卸任,第二位梁文才的任期同样短暂。

当时粤泰股份正处于流动性漩涡之中,杨树坪的离开是为了“公司尽快化解债务风险,建立符合公司长远发展的机制”。

此前,粤泰股份的经营事务长期处于杨树坪的绝对控制之下,他担任了董事长与总裁两职主持大局。

杨树坪绝对拥有自信的理由,这位前铁道副总工程师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

杨树坪在1995年结束自己在铁路系统的国企生涯后,下海经商进军房地产行业并成立城启(粤泰)集团。

2020年最初的5年,粤泰集团因开发具创新型户型的荔港南湾及晓港湾项目,而在广州地产界站稳脚跟。

随后,杨树坪通过借壳东华实业(现粤泰股份)将公司运作上市,并通过股权转让以及资产置换的方式,把旗下广州、北京、江门、河南等地的优质资产项目注入东华实业,以此做大上市平台,一时间风头无两。

但多年的粗放发展使粤泰付出沉重代价。

2005年1月,粤泰集团因“伪造行政公文印章30宗,10年超建20万平方米,欠缴国家各项款额总计30亿元等”,遭到调查。

处罚力度颇大,据称粤泰所有开发经营业务被有关部门暂停办理,全部在建在售楼盘停工停售,与此同时还收到7亿元罚单,旗下众多物业亦遭查封。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至此粤泰系逐渐淡出行业视野。

2013年,沉寂8年的粤泰集团开始通过构建“重组概念”,试图重现昔日荣光,所依赖的依旧是杨树坪的私人资源。

时年12月25日,东华实业宣布向粤泰集团及其一众关联公司发行约7.6亿股股份,实现淮南天鹅湾项目、海南白马天鹅湾项目、广州天鹅湾项目二期、广州雅鸣轩项目、广州城启大厦等项目的注入。

2016年,完成增资重组的东华实业更名粤泰股份,并加速铺开规模扩张计划,包括收购海南琼州滨江花园、福嘉花园商住项目,设立粤泰金控、收购国森林业、增资世外高人健康,以及进军深圳棚改。

同时,粤泰股份还成功与杨树坪在柬埔寨的私人商业王国搭建联系。粤泰随后开始在柬埔寨拿地,并宣布建造一座国际金融中心。

到2018年2月,粤泰股份再次筹划重大资产收购及重组,向关联方收购位于广东江门的商业地产项目碧海银湖。

该项目由杨树坪于2017年6月耗资18.28亿元,从李嘉诚的和记黄埔里获得。

但相同的游戏玩了5年,单纯的资产注入和仓促的多元化试探,并未能增强粤泰股份的实力,几年后,牛市中大力拓展的项目开始积重难返。

危机中的转机?

在行业下行大环境冲击下,粤泰股份陷入债务危机,紧张的现金流亦令粤泰无力完成上述收购。

另一方面,杨树坪旗下上市平台与私人产业模糊不清的联动,带来的副作用也是巨大的。

粤泰股份此次被*ST的原因,正是违反了《上市规则》第 13.9.1 条规定,即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达到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5%以上,或金额超过1000万元,并未能在1个月内完成清偿或整改。

具体而言,2020年度粤泰股份控股股东杨树坪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达到3.29亿元。

同时,粤泰股份为控股股东杨树坪的关联方广州桦熵投资有限公司的1340万元借款提供抵押担保,截至2020年12月31日担保责任尚未解除。而该关联担保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

另外2020年9月,粤泰股份与上海宗美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签订《“新式高亮彩超广色域阳光屏半导体光电智能产业化项目”合作意向书》,并向上海宗美支付5000万元合作意向金。

这份合作意向书签订前,亦未按照《对外投资管理制度》的规定,履行相应的论证、决策和审批程序。

目前来看,两位高管突兀的二把手生涯,只是过渡期的产物。

2019年开始,粤泰股份着手处理债务问题。一方面是出售项目,例如2019年6月以63.97亿元价格向世茂出售了包括淮南公园天鹅湾和淮南洞山天鹅湾在内的5个项目;另一方面引入北方信托、信达资产等机构,进行债务重组。

目前各种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其中关于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杨树坪亦开展以资抵债,涉及海南兰馨花园等项目。

据了解,粤泰股份在4月28日宣布,控股股东以资抵债方案相关的工作已全部完成。

按照粤泰股份公布的2020年度内部控制审计报告,为关联方广州桦熵投资有限公司的1340万元借款提供的所有担保已经解除。换句话说,等粤泰股份与上海宗美的合作一旦最终敲槌,5000万元合作意向金坐实,粤泰的*ST也将快速取消。

粤泰的营收情况也在改善,最新季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扭亏为盈,录得2040.71万元。

这个时候推二代上位,不是一个好时机,但不失为一个好选择。而且外界对杨树坪印象“不佳”,其截至目前已收到广东证监局、国家证监会的多次警告或处分。

粤泰急需一位新鲜面孔,但杨树坪不可能放弃对公司的把控,杨硕以“二代”身份火速上任总裁,可能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从他的履历看来,这位二代被保护得很好,此前并未显露头角。早年先后在父亲的关联企业柬埔寨鑫源矿业有限公司、柬城泰集团有限公司、粤泰国际集团担任总经理职务。到粤泰股份任职后,亦只担任总裁助理一职,远离风暴中心。

只是这家早已式微的粤系老牌房企,多年经营顽疾尚未完全厘清。现时粤泰股份在淮南项目上的欠付款10.64亿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3.37亿元,仍未有着落。

另在不久前的3月,粤泰股份和杨树坪还因早年的信披问题收到上交所的纪律处分。

未来关键的突破点,或许不在杨硕,仍在于杨树坪的行动和态度。

5月SMM三大重磅行业盛会接踵而来:

>> 2021第十六届中国国际铝加工峰会 

>> 2021(第十六届)铅锌峰会

>> 2021(第六届)中国国际镍钴锂高峰论坛

SMM热烈欢迎各界朋友再度相聚~!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