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专题

2月金属价格及基本面展望

从近十年历史行情来看,春节后金属价格有怎样的走势规律?从SMM及业内分析师人士的观点来看,节后走势又将如何?且看SMM专题报道!

2月金属价格及基本面展望

【机构评论】表观需求强劲 铝价重心上移

第一部分 市场研判

正如我们在2019年年报中提到的,2017年电解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产能上限的同时,其实也标志着电解铝产能无序扩张的彻底终结。虽然在随后两年的行情走势中,产能运行的变化情况与供给侧改革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但在2020年疫情爆发的特殊环境下,电解铝合规产能的绝对上限,使得供应端无法在高额利润环境下出现无序扩张。伴随产能集中度的继续提升,大集团产能投放的潜在默契打破了困扰行业的囚徒困境,形成了生产效益回升到产能增长的有效反馈。而需求端在宏观经济周期快速切换以及通缩通胀预期来回流转的过程中,电解铝商品及金融属性的反复切换也刺激着市场形态的不断变化。上半年基建及地产需求在政策刺激下的集中爆发为电解铝去库带来了有力支撑,黄金坑”期间的投机囤货也助力了铝价的企稳回升。随着海外疫情的蔓延扩散,终端制品出口热潮带来的需求增长成功开启了下半年的去库行情。即使病毒的突变和疫苗的普及存在不可调和的客观现实,财政及货币刺激也有边际效用递减的趋势,但疫情环境下的供需趋势已经形成。在国内十四五规划开启的关键年份,我们对2021年的消费复苏抱有乐观期待,只是路上或有一些颠簸。

展望2021年,在供需双增的基本面格局下,通过铝价利润再到产能调整的有效传导,供应端的增长趋势一旦形成,便不会轻易发生变化。面对日益增长的供应压力,需求增速将不可避免的被供应增长追赶。当供需关系拐点出现之后,库存端的指引信号仍将是价格反转的有力抓手。根据后文所做的基本面分析,我们认为上半年国内市场仍将存在一定的供应缺口,进口窗口也将维持打开。但到了下半年,随着表观需求难以继续边际改善,供应过剩的压力恐将施压于铝价,伴随累库周期的重新开启,铝价重心或将再度下移。全年铝价的运行区间或将在14300-17500之间。

风险提示:刺激政策提前退场,氧化铝行业供给侧改革,电解铝产能投放不及预期。

第二部分 行情回顾

2020年铝价探底回升,呈宽幅V型反转走势。同时,全年价格重心较2019年抬升明显,波动幅度也相对扩大。从影响因素来看,新型冠状肺炎的全球大流行对全球经济稳定运行产生了巨大的威胁,人类生产生活的被迫改变令正常的经济秩序降速运行。同时宏观环境以及刺激政策的不断变化也对年内铝价产生深刻影响。从走势划分,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宏观预期以及终端需求的不断变化是每轮行情的主要推手。

第一阶段为1-3月,年初伊始铝价运行较为平稳,市场仍在消化季节性累库对供应造成的冲击。但随着新型冠状肺炎在武汉地区的逐渐传播,投资者对疫情快速传播带来的恐慌情绪大幅上升。随后在官方公布病毒会人传人之后,政府一系列严厉的防疫举措迅速将市场的恐慌情绪放大。虽然经过整个春节假日的消化,但金融市场在恢复交易之后,还是出现了大幅跳空的情况。随后在对疫情稳定控制下的乐观预期中,铝价开始企稳。但很快又受疫情全球范围内快速传播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的负面情绪生至顶点使得铝价跌至近四年低位。

第二阶段为4-8月,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渐平稳,金融市场的恐慌情绪开始慢慢散去。受绝对铝价维持低迷影响,在原料价格调整有限的情况下,因冶炼企业的利润水平大幅回落,使得产能运行规模急剧压缩。部分企业因担心需求前景,也有主动收缩产能的意愿。同时在国内国外财政货币的多重刺激下,因政府救市力度空前,使得金融市场的通胀预期上升明显。并且在美联储不限量放水的刺激下,美元走势的连续下行也为金属价格提供上行支撑。在极为宽松的政策环境下,叠加国内库存的连续去化,沪铝价格反转上行,开启了年内的慢牛行情。

第三阶段为9月单月行情,受氧化铝价格滞涨回落影响,成本塌陷对铝价的拖累作用开始逐渐显现。在国内铝企冶炼利润涨至新高的情况下,市场对供应加速投放的预期不断增强。同时超预期的进口增量也在不断冲击国内的供应市场。而需求端在三季度因极端气象的提前介入,使得终端需求的环比回落提前出现。同时受二季度透支需求影响,9月整体的需求增量较为有限。在周期性淡季因素的拖累下,叠加供应端的加速投放预期,累库预期的持续兑现对铝价的压制作用较为明显。

第四阶段为10-12月,10月国庆结束之后,伴随海外氧化铝供应的逐渐改善,进口窗口的再度扩大叠加国内供应的宽松状态,使得氧化铝实际运行产能处在继续增长之中。在过剩预期不断加重的情况下,氧化铝价格的弱势调整继续延续,给予下游冶炼企业更多的利润空间。不过由于部分新增项目处在投产过程中的间歇期,复产产能形成产量的效率也相对偏低,使得供应端的增长压力较为有限。而需求端的超季节韧性表现,特别是出口订单带来的需求增量,叠加汽车板块的环比走强,仍为库存端的去化提供支撑。并且随着美国大选结果的最终落地,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下降带来风险需求的修复,也令铝价具备上行基础。在通胀预期带动顺周期板块集体上涨的情况下,铝价的上行斜率较二阶段更为陡峭,并创出近3年来的新高16925元/吨。

第三部分 2020年氧化铝市场分析及2021年展望

1、行情回顾

2020年氧化铝价格呈震荡格局,但波动幅度及趋势性特征均弱于2019年。受2019年四季度开始的趋势性下跌影响,2020年初氧化铝价格跌至国内主流企业的成本线附近。在高供给弹性的影响下,行业运行产能的主动压缩使得短期过剩预期出现下降。在国内电解铝需求继续增长的情况下,1月氧化铝价格开始企稳反弹,随后受2月国内集中爆发新冠肺炎影响,供需结构的阶段性错配使得氧化铝价格继续反弹。因防疫政策升级造成的物流运输受阻更是助长了地区价格的上涨。但随着3月铝价的急速下挫,在电解铝减产产能被动扩大的情况下,因需求不畅导致氧化铝价格跟随下跌。4月终端需求持续低迷使得氧化铝价格延续阴跌走势,在部分地区跌破主流企业现金成本线后,企业压缩产能的意愿上行明显。伴随部分在产企业限售情绪的放大,氧化铝价格终于触底反弹。并且在铝价持续上行的过程中,随着电解铝企业现金流的持续好转,企业主动补库意愿也得到回升,在刚需放量采购的支撑下,因成交流动性好转使得氧化铝价格跟随铝价上行。7月初,中铝旗下两家氧化铝企业实施弹性生产的消息再度刺激市场神经,在投机做市力量的主动介入下,氧化铝价格再度暴力上涨。但随着行业利润的快速修复,闲置产能的迅速重启再度施压氧化铝价格。8月海德鲁巴西氧化铝工厂事故减产的消息一度提振市场,但在部分企业采取扩大产能规模摊薄生产成本的情况下,因实际产量逆势上扬,使得氧化铝价格重回弱势调整走势并延续至今。

2、2020年新增产能统计及2021年展望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新增氧化铝产能300万吨,对应新增产量约210万吨。从新产能投放的地域来看,由于新增产能集中在国内低成本地区,原料铝土矿基本就地取材或港口直运,受新冠疫情的干扰相对较少。并且投产时间处在5月之后,彼时国内疫情已经较为平稳,终端需求也已基本恢复,利于新投产能的顺利达产。根据统计数据,2021年预计新增氧化铝产能550万吨,2022年及以后新增氧化铝产能1450万吨。从新产能投放的地域来看,基本是较低矿石成本或海外矿石资源较为集中的广西、山东等地,并且2021年新增电解铝产能也主要集中在云南、广西、贵州等地区,上下游的就近对接也有利于企业产能的稳定运行,因此我们认为2021年的低成本新增产能将如期投产。

3、2020年产量分析及2021年展望

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初,国内氧化铝建成产能8812万吨,运行产能7225万吨,同比增长4.18%,环比下降0.48%,11月开工率为81.99%。按照当月产能的运行情况进行推算,11月国内氧化铝产量约为599万吨。并根据当前各运行单位的运营状况做大致匡算,12月国内氧化铝产量或将在11月的基础上小幅下降,日均产量或降至19.8万吨,月度产量为613.8万吨。2020年全年产量约为6959万吨,较2019年下降2.73%。回顾单月产量数据,全年月度产量前低后高的走势较为明显。年初在生产效益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因市场价格跌破主流企业的现金成本线,企业减产意愿上升明显。同时在新冠肺炎的双重影响下,原料供应以及现货流动性的错配使得企业被迫降速运行,2月、3月产量触及年内低点日均18.3万吨。随后伴随铝价的持续上行,因电解铝企业现金流持续好转,使得企业主动补库意愿大幅回升。同时疫情防控政策的常态化调整也为企业的复工复产创造条件。在供需两端同时发力的情况下,在产企业的开工水平逐渐回升。但随着运行产能的逐渐增长以及新增产能的陆续释放,因阶段性过剩预期明显使得氧化铝价格再度回落并挤压生产利润,迫于企业的运营压力,中铝旗下的两家氧化铝企业开始实施弹性生产。但受氧化铝价格快速反弹影响,从生产利润到供应弹性的迅速扩张使得实际产量继续上涨。8月海德鲁巴西氧化铝工厂因事故减产,在进口增速放缓的乐观预期下,部分在产企业也试图通过上调运行产能的方式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在产量继续增长的情况下,此时的氧化铝价格已经开始出现下行迹象。但部分企业基于市场竞争的需要,逆势扩大产能规模来摊薄生产成本。因此在年末的最后几个月内,即使氧化铝价格依然低迷,企业的生产效益也并未出现明显好转,但运行产能的规模仍处在偏高水平。随后秋冬取暖季环保限产问题再度施加影响,但由于地区氧化铝价格持续低迷,山西及河南的部分氧化铝企业开工率低于行业平均值10%以上。从环保政策的要求来看,基本达到了政府的限产要求,因此2020年的环保政策对产量的影响较有有限。不过从目前的政策环境看,随着疫情影响的逐渐平稳,2021年作为疫情结束后全面复苏的一年,经济增长的内外部环境或好于2020年。同时外部政治不确定性的减弱也有利于外部需求的顺利释放。在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环保政策的偏紧状态或将继续延续。根据已知的市场信息进行2021年产量推演,2021年一季度贵州广铝的30万吨新增产能或将陆续投放,三季度靖西天桂的剩余产能也有望顺利投产,全年运行产能增量或接近550万吨。再考虑到各新增项目的施工进度,资金情况还有投产时原料价格等相关因素,通过折算,预计2021年全年新增产量约260万吨,全年累积产量为7219万吨,较2020年增长3.74%。

4、2020年氧化铝进出口统计

随着国内氧化铝建成产能的逐年上升,我国氧化铝对外依存度呈逐年下降态势,但我国氧化铝净进口国的地位仍未发生改变。虽然受2018年海德鲁巴西氧化铝工厂环保限产,以及俄铝被欧美制裁等突发事件的影响,海外氧化铝供需结构一度失衡,并通过内外价差的方式干扰国内市场,并令我国转变为氧化铝净出口国。但随着2019年海德鲁巴西氧化铝工厂限产禁令的解除,海外市场的供应情况已逐渐恢复。并且阿联酋铝业等企业新建项目的积极扩展,也为市场带来更多增量。在海外新冠疫情持续肆虐的情况下,因海外冶炼需求出现下降,外部供应过剩格局进一步凸显。海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中国氧化铝累计进口314.79万吨,同比增长205.1%,而累计出口13.93万吨,同比下降38.69%,预计全年净进口量将达到370余万吨。据统计2021年海外氧化铝新增产能约335万吨,伴随海外供应格局的持续宽松,在低成本廉价货源的不断冲击下,我国氧化铝净进口的格局或将继续延续。

第四部分 2020年电解铝市场分析及2021年展望

1、2020年减停产产能统计

从减产产能的情况来看,受一季度新冠肺炎在国内集中传播以及各级政府严厉的防疫政策举措影响,无论是原料供应、人员到位还是产品销售均出现了阶段性的错配。在彼时市场极度恐慌的情况下,对终端需求的悲观预期也使得企业压缩产能的意愿出现回升。伴随绝对铝价的急速下行,在亏损压力瞬时放大的情况下,部分尾端高成本产能纷纷进入检修状态。随后在二季度至三季度期间,受南方大范围暴雨以及洪涝天气影响,在雷电等极端气象高发的情况下,部分企业因电力设备故障而不得已进入减停产状态。时间进入年底四季度,在极端的污染气象条件下,河南省环保政策的大幅趋严令部分企业降速运行,但对整体产能的影响极为有限。经过近几年的主动环保改造,目前电解铝企业的生产设备基本完成了环保升级改造,主流企业基本不会受到环保因素的实质性威胁。截至本报告终稿前,全年共减产产能约114.17万吨。

2、2020年复产产能统计

从复产产能的情况来看,随着二季度国内疫情发展的逐渐平稳,在政府防疫工作重心转向复工复产后,因原料供应、人员流动以及现货流动性的修复,使得企业的现金状况出现好转。同时现货铝价的持续攀升也为企业恢复产能运行创造有利条件,在企业经营利润转亏为盈并持续走高的情况下,停产企业的复产积极性不断走高,复产进度也进一步加快。截至本文成稿时,国内复产产能约166万吨。

3、2020年新增产能统计及2021年展望

从新增产能的情况来看,一季度在绝对铝价相对低迷,终端需求季节性放缓的情况下,因生产效益有限使得新投产能的释放速度较为缓慢。随后受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影响,在人员流动、项目建设、以及原料供应都处在中断的情况下,即使企业处在成本洼地,企业现金流相对充裕,也难以将产能及时投放。虽然在二季度国内疫情已经有了明显好转,政府的防疫政策也已大幅调整。但碍于需求形势的不明朗,特别是海外疫情还处在爆发初期,新建项目的投放意愿仍较为谨慎,使得利润修复下的产能增长速度不及预期。根据统计数据,2020年全年新增产能投放近218万吨,已复产产能约166万吨,已减产产能114.17万吨,产能净增长269.83万吨。从地区情况来看,内蒙古和西南依然是新增产能的首选地区,内蒙古作为传统煤炭电力资源的大省,仍旧是部分能源企业产能落地的理想区域。而西南地区凭借近些年基建设备更新带来的廉价水电资源优势,通过政府让利等多种优惠招商方式,不断巩固其区位优势,已经成为新晋产能的首选落户地。统计资料显示,2021年全年共有246.3万吨新建产能待投放,其中云南150万吨,内蒙古60万吨,分别占全年总投放量的60.9%和24.4%。

4、2020年产量分析及2021年展望

据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初,国内电解铝建成产能4210.1万吨,运行产能3930.1万吨,同比增加9.29%,环比增加1.05%,11月开工率为93.35%。按照当月产能的运行情况进行推算,11月国内电解铝产量约为320.35万吨。并根据当前各运行单位的运营状况以及新增项目的投产进度做大致匡算,12月国内电解铝产量将在11月的基础上继续增长,约增至333万吨。2020年全年产量约为3731.8万吨,较2019年增加3.95%。回顾单月产量数据,一季度受利润空间狭窄以及新冠疫情影响,电解铝企业投复产进展缓慢,尾端减产产能逐渐增多,使得季度产量下滑明显。二季度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渐平稳,防疫政策转向复工复产后,在物料供应、人员流动等生产资料齐备的情况下,在产产能的平稳运行才使得产量输出趋于稳定。三季度在绝对铝价继续走高,终端需求集中释放的强劲刺激下,在产企业的产能开始逐渐提速,新增及复产产能的增多也为季度产量增长做出贡献。但由于产能投放节奏过于单一,因此产量的环比增长较为有限。在四季度超预期且破纪录的高利润刺激下,部分新增项目的投放速度才开始加快,但对全年产量而言,提升作用仍然有限。根据目前已知情况对2021年产量做预估推演,2021年一季度云南神火二期30万吨新增项目有望顺利投产,同时云铝昭通二期以及内蒙古创源二期也将在上半年完成投产,叠加2020年年末投放产能的提前达产,在2021年上半年或将新增产量近100万吨。而三季度内蒙古白音华和魏桥云南项目投产的可能性也在增加,全年运行产能实际增长或超过200万吨。再考虑到各新增项目施工进度,资金情况还有投产时原料价格、铝价等因素,经过折算,预计2021年全年新增产量约211.95万吨,全年累积产量为3943.7万吨,较2020年增长5.68%。

5、库存方面

经过整整一年供需两端的修复调整,铝市库存端的整体表现好于预期。截至本文成稿前,LME铝库存1383725吨,较2019年同期下降7.24%;上期所铝库存212745吨,较2019年同期上涨9.76%;钢联统计的主流消费地社会库存59.3万吨,较2019年同期增加2.07%。受2020年新冠疫情的直接影响,外部需求的转移替代使得国内的需求情况大幅攀升。在终端产品出口表现大超预期的情况下,海外过剩原料通过净进口的形式流入国内市场,并引发国内市场出现累库。但随着终端需求的持续释放,在供应增长相对缓慢的情况下,国内库存经历了先增后减的过程。国内库存能够大幅去化的主要原因是2020年虽然遇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社会的正常秩序被彻底打乱。各国因防疫政策取向的不同,而存在明显的需求增长差异。同时疫情对企业及个人资产负债表的破坏也使得终端需求无法继续修复到位。不过在各国政府强有力的货币及财政政策刺激下,社会总需求的触底回升为铝制品市场带来强劲去库动力。特别是上半年国内基建及地产需求的持续发力,为铝锭市场被动去库带来有力支撑。同时下半年海外需求的逐渐恢复也令需求结构顺利换挡,在三四季度出口增速创出近年新高的情况下,家电及食品包装需求的持续向好发展也为库存去化做出贡献。而供应端因新增产能投放进度偏缓偏晚影响,在废铝供应阶段性受阻等因素的加持助力下,供应规模的相对有限使得供需缺口持续存在。同时上下游产业就近配套格局的逐渐形成也使得铝水直供比例继续提高,铝企铸锭量的同比下行令库房入库量出现下降,叠加投机氛围较重的通胀预期,全球隐性库存的持续上升也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铝锭库存的去化。

6、成本方面

2020年电解铝成本小幅下移,最主要原因在于氧化铝价格的波动范围较为有限。上半年受新冠疫情的持续影响,在氧化铝供应阶段性趋紧的情况下,氧化铝价格的一度上行令铝企成本出现上移。但随后在氧化铝供应的高弹性扩张下,在闲置产能过剩明显的打压下,氧化铝价格重新进入弱势调整走势。即使在四季度环保政策再度热炒的情况下,产能压缩范围的相对有限也未能引起氧化铝价格的大幅反弹。煤炭价格2020年波动较大,除了受国内矿山的安全整治以外,地缘政治的摩擦变化也影响了国内煤炭市场的平稳运行。不过在国家政策的强制补贴以及三季度水电发电量超预期的影响下,全年工业企业的实际用电成本并未发生明显变化。辅料方面,预焙阳极等辅助原料受疫情冲击,上半年价格回落较为明显。但随着铝冶炼需求的持续修复,在原油、煤炭等原料价格回升的带动下,下半年修复部分跌势,但全年价格变化幅度有限,对铝企成本并未作出过多干扰。总体来看,2020年行业平均利润仅在疫情最为恐慌的阶段,因铝价大幅下挫而产生瞬时较大亏损外,其余时段均保持在盈利状态。尤其是在7月中旬绝对价格大幅拉升后,冶炼利润持续保持在1500元/吨以上,并在11月至12月铝价暴涨期间创出近4000元/吨的创纪录水平。截止本文成稿前,按即时价格进行测算,国内电解铝加权平均成本在13180元/吨附近,吨铝盈利接近3800元/吨。

第五部分 下游市场及终端消费

1、铝材情况分析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1月铝材产量538.1万吨,同比增长10.4%,1-11月累计产量5131.2万吨,累计同比增长7.8%,产量增速较2019年明显加快,且产量增长速度也高于电解铝产量增速。在2019年高基数的情况下,2020年终端需求的大幅改善令同比增速上升明显,特别是下半年海外疫情的持续蔓延令外部供应阶段性受损。在替代转移效应的支撑下,出口订单的大幅增长令国内铝材消费大幅走高。同时在财政及货币政策的双重发力下,新型铝材消费也迸发出蓬勃生机。特别是口罩机、防洪神器等铝制产品的逐渐应用,为铝材企业的订单带来了更多支撑。

从出口方面来看,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11月未锻造铝及铝材出口42.4万吨,同比下降5.77%,1-11月累计出口440.4万吨,同比下降16.3%,预计全年出口量接近470万吨。目前铝材出口量已跌破500万吨关口的整体规模,同比增速下滑明显。一方面受高出口基数影响,在2019年出口量升至近年高位影响,2020年出口数据的同比走弱格局较为明显。另一方面受新冠肺炎持续肆虐影响,2020年海外市场因防疫政策效果的差强人意,使得企业的生产运营难以保持稳定状态。同时海外多国的双反调查,也从政策环境上提高了出口商的潜在成本。在内外比价持续高位并升至8.0以上之后,出口利润的大幅压缩更是挤压了企业的出口意愿。随着下半年人民币汇率的不断走强,出口环境的继续恶化使得单月铝材出口量难以修复至正常状态。展望2020年的出口形势,虽然新冠疫苗的提前接种为疫情可控创造出了有力条件,但病毒变异引发的疫苗效力下降以及居民接种意愿的不足仍将拖累海外需求的修复进度,在欧美经济增长前景仍不明朗的情况下,未来出口方面对铝材的拉动作用或将继续减弱。

2、终端情况分析

房地产行业作为铝终端消费的主要领域,总用铝量约占铝材消费量的30%。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屋竣工面积59173万平方米,下降7.3%,降幅收窄1.9个百分点。其中,住宅竣工面积42655万平方米,下降5.8%。房屋施工面积902425万平方米,同比增长3.2%,增速比1-10月份提高0.2个百分点。其中,住宅施工面积637903万平方米,增长4.0%。房屋新开工面积201085万平方米,下降2.0%,降幅收窄0.6个百分点。其中,住宅新开工面积147344万平方米,下降2.7%。正常情况下,房地产新开工与竣工约存在24个月的时间间隔。但受2017年开始的地产调控政策影响,房企资金信用面的全面收紧,使得地产企业主动拉长施工周期来减缓竣工结算带来的资金压力。好在2019年地产市场开始重新复苏,令地产投资增速逐步加快。伴随建安施工量的不断增长,房屋竣工面积开始修复与新开工面积间的剪刀差。虽然受2020年一季度疫情影响,竣工面积一度跌出深V,但在货币政策以及通胀预期的强烈刺激下,2020年地产投资再度火热。即使在下半年房地产融资政策收紧之后,对后续投资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但积极的新开工及竣工数据仍有效拉动了地产投资的上行,在销售端景气度仍然较高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后续新开工仍将保持较高水平。同时随着房企结算高峰的到来,竣工面积增速也有望继续回暖,或对铝材的整体消费形成支撑。

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国内汽车累计产量2237.2万辆,同比下降3%。1-11月国内汽车累计销量2247万辆,同比下降2.9%。虽然11月产销数据仍处在负增长区间,但从目前汽车市场的运行情况来看,全年产销仍有进一步转正的可能。2020年汽车行业曾受到疫情的严重冲击,在销售被动暂停,生产资料供应受阻的情况下,全球多家车企被迫关厂停产,一度拖累汽车铝材需求的释放。但随着疫情干扰的逐渐降低,叠加不断加码的促销费政策,汽车产销增速得以从“断崖”中修复。虽然国内汽车市场受居民消费能力有限,用车成本较高,使用限制较多等多重因素制约,产销增速难有大幅增长。但随着国内存量市场的盘活以及新能源比重的扩大,汽车消费仍有不少的潜力可以挖掘。在稳定及扩大内需市场,解除各类不必要的限制措施,积极开展新一轮汽车下乡和以旧换新的行动中,我们认为2021年汽车行业的产销情况仍有继续稳中向好的可能,汽车铝材仍将获得需求支撑。

电力电网需求约占铝材总需求的13%左右,据国家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国内电网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累计3942亿元,累计同比下降4.2%,而2019年11月累计同比增速为-8.8%,投资增速较2019年有所增加,但仍处在负增长阶段。由于铝材消费主要体现在特高压的钢芯铝绞线上,因此高压输变电项目是较为有效的观察测算窗口。由于特高压电网项目属于政府财政的主导项目,在2020年未见大型输变电项目批复的情况下,随着国内财政刺激的逐渐退出,前期批建项目的陆续完工或对后续线缆材料的交货产生不利影响。如若2021年没有新的特高压项目批复,未来电力用铝量或将维持下行走势。

3、平衡预估及展望

根据上文的供需情况,我们推算2020年全年电解铝产量为3731.8万吨,供应增速同比增长3.95%。净进口方面,2020年受海外疫情持续肆虐影响,在境外直接消费持续下滑以及人民币汇率连续走高的情况下,年内进口窗口长期保持打开状态,预计全年净进口量约为118.7万吨。同时根据2020年消费端的表现情况,我们预计2020年原铝消费较2019年大幅增长,预计全年需求量为3842.2万吨,需求增速为4.66%,总体得出2020年全年电解铝过剩8.3万吨。

同理,我们预计2021年电解铝供应增速将继续加快,全年产量将增至3943.7万吨,较2020年增长5.68%。净进口方面,虽然在新冠疫苗的提前分发接种下,海外市场的需求情况有望继续得到改善。但在新冠疫情彻底可控之前,海外供需仍有继续错配的可能,原铝净进口量仍将维持相对高位。而需求端在建党一百周年以及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政策端对消费的提振作用仍将继续发挥威力。同时国内国际双循环经济格局的建成也将扩大国内市场的消费空间。根据各终端需求的加权增长率进行估算,2021年整体需求量约为3970万吨,较2020年增长3.33%,全年电解铝过剩33.7万吨。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