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价格会员

大热过后大难临头 大宗商品市场正遭遇一场流动性危机?

在今年上半年,一路疯狂上涨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令不少商品交易员们坚信,今年将是一个大宗商品市场的“大年”。然而,随着时光逐渐步入三季度尾声,商品市场的发展轨迹,却似乎正悄然偏离于人们曾经期待的航向。

近来,多个商品种类越来越低的持仓量,以及时不时出现的大幅期现货价差、已经受到了越来越多市场人士的关注。不少交易员开始担心,今年因俄乌冲突而导致的巨幅价格波动,可能已扰乱了天然气、原油和金属等大宗商品市场,并导致它们陷入一场愈发严峻的流动性危机之中。

数据显示,上周石油市场上的未平仓合约创下了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天然气、糖和铝的期货持仓量也均保持或接近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失控的电力和天然气市场上,由于抵押品需求激增,飙升的价格限制了交易者可以持有的合约数量。而在油市方面,随着各国央行陆续加码加息力度后,宏观方向的投资者也撤消了他们原先将原油作为通胀对冲工具的押注。同时,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妖镍风波”过后,一些交易商一直对伦敦金属交易所“敬而远之”。

这种种令人不安的因素,已经令商品价格波动充满了风险。

Marex北美大宗商品指数交易员主管Ryan Fitzmaurice表示,“我们陷入了一个低信心的环境之中,风险潜伏在世界上的每个角落。在未平仓头寸和投机资金出现明显回升之前,投资者很难处于兴奋状态。”

各有“死穴”

在部分商品市场上,缺乏流动性一直是夏季以来的核心主题。

在电力和天然气市场,当前面临的局面其实与3月俄乌冲突爆发伊始困扰整个商品市场的问题类似:现金短缺。据Equinor ASA估计,本月早些时候能源保证金追缴总额可能达到1.5万亿美元,这耗尽了该行业的大部分可用资金。

而在石油、铜和农产品等其他市场上,当前的挑战则主要在于风险偏好情绪的降温。随着各国央行启动数十年来最激进的加息周期,宏观交易员已不再敢大举投资于大宗商品市场。

石油对冲基金经理Pierre Andurand抱怨称,原油期货市场已经崩溃,理由是盘中价格时常大幅波动,却始终没有明确的原因。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王子就曾哀叹市场出现的“极端”波动和流动性匮乏,并认为这是欧佩克+组织减产的潜在原因之一。

无心恋战

上述种种流动性危机的迹象,也已体现在了大宗商品ETF的资金流向上。

本月,大宗商品ETF或将连续第5个月出现资金外流。一项追踪一篮子15种大宗商品ETF的指数显示,自5月以来,仅该ETF领域就有近4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

事实上,光看今年前8个多月的表现,许多大宗商品交易员本身已经度过了极为成功的一年。全球大型银行有望在2022年赚取180亿美元的利润,超过了金融危机期间取得的创纪录水平。

维多集团、托克集团和Gunvor Group等大宗商品贸易巨头的利润都在飙升,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对于不少交易员来说,在这个已经斩获颇丰的2022年即将步入四季度之际,这种出色的表现几乎没有给他们留下什么积极持仓的动力。而这对作为此类交易中间商的经纪商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交易量会下降。

Vanir Global Markets Pte.的总经理James Whistler说,“这种情况对一些部分上市期货品种而言可能是致命的。支持这些市场的生态系统,如交易商之间的经纪人,他们需要依靠一定程度的流动性来运作。”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资讯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