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评论】云南电力扰动加大 电解铝未来供应格局几何?

云南早在2016年国内电解铝产能向传统火电成本低廉产区的转移达到顶峰之后,就已经凭借水电优势成为了电解铝新增产能“必争之地”,各大铝企纷纷携指标入滇,重构电解铝行业格局。然而,今年以来云南屡次传出限电减产的消息,5月铝厂用电负荷连续下压,7月中旬突爆煤炭供应不足,周边高热亦导致丰水期水电吃紧,铝厂此前部分复产产能重新削减,另有产能复产及新投计划亦随之搁置。

就当前云南电力供应情况来看,今年6月底,乌东德水电站投产完毕,白鹤滩水电站亦开始投产,均给予市场较好的电力供应预期,然而云南丰水期水电全开情况下再次出现电力吃紧情况,引发市场对云南水电的强烈关注。据此,我们综合云南全省的电力供需,在白鹤滩按计划投产的假设下,认为今年三、四季度云南电力供需仍偏紧,即使在丰水期持续至11月底的情况下,三季度供给仍短缺19亿千瓦时,四季度小幅盈余约5亿千瓦时,但整体依旧呈偏紧态势。由此来看,近期云南汛期限电情况或将维持,对于云南当地电解铝新增产能的投产以及减产产能的复产均会有的牵制。此外,受当前电厂存煤下降以及煤炭价格高位影响,进入四季度枯水期后云南电力供应或无法跟上用电需求,且不排除丰、枯水期切换时点前移的可能,云南电力供应短缺情况亦有概率再次出现。因此,全年来看,电力供应短缺现象持续,对于电解铝企业而言,则进一步延缓了供给的释放节奏,供给的边际增量减弱。

此外,从中长期的时间维度来看,云南全省用电需求增量较大。考虑电解铝产能新增450万吨、工业硅产能新增100万吨、多晶硅产能新增14万吨等,粗略计算三者将增加用电需求822亿千瓦时/年。而若不考虑火电、风电、光伏等的新增发电,按照云南省目前规划的重点水电站项目,乌东德、白鹤滩以及托巴仅能提供约162亿千瓦时/年的省内供应增量,远远不及云南省内的新增用电量。因此,除非云南进一步加大对清洁能源的投入与发展,否则按照目前的规划情况,省内中长期限电或变为常态,将进一步限制高耗能企业如电解铝厂等的正常生产及新投。

云南丰水期再次限电,这与今年3月内蒙古能耗双控下铝厂限电减产背后的原因几乎是同根同源。就当下中国电解铝行业格局而言,在2017年国家工信部定下产能天花板之后,去年9月至今“碳达峰”、“碳中和”的政策远景目标又使得电解铝行业的产能发展路径进一步明朗化。而云南及内蒙古铝厂的限电减产,都是这一场行业变局中的缩影,“理想”正在不断地“照进现实”,“碳达峰”政策对电解铝产能的显性约束已经在成为一种常态。

》SMM铝专区 

》SMM金属产业链深度报告

》免费试用SMM金属产业链数据库

》点击查看SMM金属现货历史价格

扫码咨询业务或申请免费加入SMM金属行业群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