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电信:出售高通合资芯片公司股权 系列重组动作能否摆脱泥潭?

【大唐电信:出售高通合资芯片公司股权 系列重组动作能否摆脱泥潭?】*ST大唐近日公告称,正在筹划对外转让其持有的瓴盛科技有限公司5%-8%的股权。作为当年与高通、成都国资合资建设的明星芯片项目,此次股权出售备受瞩目。近期*ST大唐资产重组动作频频,除本次股权出售瘦身外,近一个月来公司相继发布引入战略投资、对外资产收购等消息,系列动作能否让*ST大唐摆脱主业连续亏损、净资产为负的境地,值得长期关注。

*ST大唐(600198.SH) 近日公告称,正在筹划对外转让其持有的瓴盛科技有限公司5%-8%的股权。作为当年与高通、成都国资合资建设的明星芯片项目,此次股权出售备受瞩目。而近期*ST大唐资产重组动作频频,除本次股权出售瘦身外,近一个月来公司相继发布引入战略投资、对外资产收购等消息,系列动作能否让*ST大唐摆脱主业连续亏损、净资产为负的境地,值得长期关注。

被售资产主营芯片、背靠高通

*ST大唐此次公告称,将由间接控股子公司联芯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公开挂牌的方式,出售瓴盛科技有限公司5%-8%的股权。资料显示,目前*ST大唐通过联芯科技间接持有瓴盛科技24.13%的股权。公告称,*ST大唐有关此次出售股权事项的具体交易资产范围、交易价格等要素均未最终确定,相关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预计在2021年7月披露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的交易预案。

据悉,2019年和2020年度,瓴盛科技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8.37亿元和5.37亿元,经营主业是当下炙手可热的芯片解决方案有关的设计、包装、测试、技术开发、咨询、服务等。2017年,大唐联手高通中国、建广资本等共同成立瓴盛科技,高通作为全球最大的手机芯片研发公司持股24.13%,建广广盛(成都)半导体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4.64%,智路(贵安新区)战略新兴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7.09%。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ST大唐借由此次股权出售变现资金的意图比较明显。去年8月,瓴盛科技已正式发布了旗下首款AIoT芯片——JA310,发力智慧视觉物联网市场。而瓴盛科技CEO肖小毛对外表示,“瓴盛专注于移动终端芯片设计技术的创新及应用,从5G到物联网到人工智能,致力于以领先的IC设计能力引领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和创新。”这意味着,瓴盛科技产品线涵盖了智能手机芯片及解决方案,以及智能物联网芯片及解决方案。在当下产业和市场环境中,*ST大唐变现相关股权难度较小,也易于实现资金变现。

退市风险警示下 资产重组动作频频

*ST大唐财报显示,2018—2020年度,公司营业总收入分别为23.44亿元、14.31亿元和12.0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64亿元、-8.99亿元及-13.64亿元。今年4月29日,大唐电信披露2020年报后,即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

《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的有关规定,也就是所谓的“退市新规”,上市公司如第一年触及净资产为负、净利润和营业收入的组合指标或审计意见类型任一指标,其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第二年如再次触及净资产为负、净利润和营业收入的组合指标之一,或者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其股票将直接终止上市。这就意味着,如果2021年大唐电信净资产还为负或其他条件,将触及上交所退市红线,或面临强制退市。

压力之下,*ST大唐自救动作近期明显加快。一周前,公司刚刚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草案),为降低资产负债率、有效改善企业资本结构和提升未来盈利能力,公司下属企业大唐微电子拟引入国新建信基金现金增资,增资总金额为4亿元,增资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等有息金融负债,实施市场化债转股。据了解,国新建信基金各合伙人很有实力,其中,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和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团的合伙份额分别为49.9967%、33.33%和13.33%;三者分别由建设银行、国务院国资委和成都市国资委全资控股。

而此前5月12日,*ST大唐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收购大唐联诚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10亿元。大唐联诚主业涉及专用移动通信、专用宽带电台和宽带移动安全应用三个方向,募集资金拟投入新型高性能系列安全芯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等方向。此次收购完成后,*ST大唐将涉足国防信息化行业,开拓新的业务增长点。而交易也将带来公司控股股东和管理层级的变化。交易前,*ST大唐控股股东为电信科研院,中国信科集团为电信科研院的控股股东;本次交易完成后,*ST大唐控股股东变更为中国信科集团,意味着*ST大唐在控股集团中的管理层级得以提升。

屡屡披星戴帽 公司能否焕发新生?

系列动作显示了*ST大唐及其实控人急于摆脱公司退市风险的意图。但*ST大唐能否就此走上坦途,仍有待观察。

除了主业经营困局外,*ST大唐存在的诉讼法律风险不容小觑。截至2020年底,涉及*ST大唐及其子公司所涉及的诉讼案粗略统计近7亿元。仅神州泰岳(300002.SZ)与其旗下大唐半导体、大唐微电子之间的合同纠纷案,涉案金额就高达6.44亿元。分析人士指出,系列诉讼和合同纠纷,暴露了*ST大唐在企业内控方面的缺陷,未来处理上述法律纠纷的时间和成本也是公司重组进程中必须考虑的问题。

而披星戴帽,对于大唐电信而言已是家常便饭,因此此次一系列的资产重组能否让公司具有长期持续经营能力,仍有待观察。

早在2007年,因2005-2006年度连续亏损,大唐电信首次遭遇退市风险警示。而2018年,同样因2016-2017年度连续两年亏损,大唐电信再度披星戴帽。2018年,*ST大唐扭亏为盈,但仍是依赖非经常性损益取得。

伴随与此的,便是近年来*ST大唐资产腾挪已成家常便饭。而在频繁发生的资产腾挪背后,说明的就是*ST大唐持续经营能力欠佳。财联社记者注意到,*ST大唐2020年报被出具非标无保留意见,也与此相关。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意见显示,这些事项或情况(指净资产、净利润为负),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大唐电信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就目前公司主业而言,*ST大唐方面表示,在集成电路设计领域,虽然二代身份证芯片等市场占有率基本稳定、金融支付芯片出货量继续保持较高增长态势,但金融社保卡芯片出货量有所降低;同时受整体汽车行业萎靡影响,车灯调节器芯片出货量及盈利水平有所下降。在信息通信安全领域,行业终端销售毛利同比下降明显。在5G赋能应用领域,公司业务结构优化工作取得进展,但受新业务扩展缓慢影响,盈利水平未达预期。

曾经*ST大唐风光无限,上世纪与巨龙通信、中兴及华为被称为“巨大中华”,是当时国内通信领域的领军企业。而今*ST大唐能否走出泥淖,重振旗鼓,当下的重组无疑已是关系生死的关键时刻。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新闻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