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LME又在十字路口......

2016年8月,一篇关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 – LME)的文章《伦敦金属交易所的电子化交易之路》,引发了当时关于LME诸多议题的大讨论。

时隔数年,我们再去梳理一些饶有兴趣的历史点滴,大家或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业内有识之士或当作另一种声音,如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小编们就深感欣慰。

源起那一场工业革命

第一次工业革命之火,从英国工业重镇曼彻斯特开始点燃。

技术的变革,不仅提高了生产力,在政治,经济,资本,贸易和科技的多重作用下,英国早在18-19世纪,成为了世界的头号经济强国。

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国家对全世界自然资源的巨大需求,其中就包括了产自马来亚的锡和来自智利的铜。 

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它成功地将英国与主要贸易国的船期缩短为大约3个月。满载金属矿物的货船,源源不断地从原产国港口起航,然后陆陆续续地抵达英国各大港口。

电报技术的发明和应用,使得起航和到港的时间信息传递更为方便,精明的金属商人们开始汇聚一堂,以船期信息为依据,做远期金属交易。

这便是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 - LME)的诞生由来。

这一习惯,延续至今,形成了LME独有的合约设计和交易方式:不断滚动的为期3个月的远期期货合约,且每日可交割。

每日交割 — 即允许买卖双方,可以每天提货或交货。这本是一般现货市场的交收方式,却神奇地按照LME的安排,在期货市场上实现了。LME将它引以自豪地称之为“现货市场的基因”。

正是由于这个“基因”的强大,数百年来,LME在全球金属市场的地位至今无人可撼动。

今天的英国,早已不再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也几乎跟金属消费,供给和贸易绝缘了,但全球金属的定价权却仍被它牢牢地把握住了。LME的影响力不减当年,在欧洲大陆上,宛如英国女王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依然光彩璀璨。

独领风骚数百年

按追溯到1571年皇家交易所(The Royal Exchange)的起源算,LME距今有450年的历史;按官方目前认可的从1877年伦敦金属矿业公司成立,正式搬入第一个交易场地算,LME距今有144年的历史。

先不谈拥有数百年历史的企业有多伟大,最起码,它的生命力够顽强。

LME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接受了无数次硝烟与战火的洗礼。就算在二战时,德军对伦敦实施大轰炸(The Blitz),几乎把整个城市夷为一片废墟,LME也能在短暂的关闭后,迅速恢复交易。

这就是一家企业所展现出来的韧性(The Resilience)吧。

回顾LME的发展历程

1571年

伦敦皇家交易所成立,金属及大宗商品买卖商开始定期聚集

19世纪初

伦敦Jerusalem Coffee House成为金属商人们的聚集地,圈内交易(Ring Dealing)的传统就此诞生

1869年 

苏伊士运河开通,大大缩短的运输时间成为了LME3月合约的主要特征

1877年

伦敦金属矿业公司成立,开始交易铜和锡期货

20世纪初期

铅、锌期货合约陆续上市

21世纪后期

原铝、镍、铝合金期货合约上市

21世纪

陆续推出小型金属期货合约,进军黑色金,贵金属领域

2012.12

港交所斥资13.88亿英镑收购LME

最后的一曲华尔兹?

早期的期货交易所,都曾设立过场内交易大厅,那里戒备森严,是人工喊价交易(The Open Outcry)的主要场所。英国管它叫 “The Ring”(圈内),美国称呼它为 “The Pit”(场内)。在20世纪80至90年代,不少亚洲的交易所,也曾有过场内交易大厅。

大家是否还记得曾轰动一时的香港电视连续剧《大时代》?还有凭一己之力,在新加坡国际金融交易所(SIMEX)交易日经指数期货出现亏损,而导致英国巴林银行(Barings Bank)倒闭的Nick Lesson?多少代人,仍不忘那令人热血沸腾的场内交易景象。

放眼全球,仅剩下LME还保留了这一古老的交易方式。

交易员们围坐一圈,靠着比划手语,相互叫喊来完成每笔交易。激动之时,甚至双臂飞舞,面红耳赤,恨不得从红沙发上跳起,冲到对面的那个交易员面前。

如果把这场景配上音乐,那姿态,那节奏,宛如在跳一支华尔兹舞。

每当收市钟声敲响,却并非曲终人散时。

全球的金属商人们,都紧绷神经,紧张地翘首以待当日结算价格的宣布,他们或以计算一笔贸易的价格,或安排一笔远期的期货对冲交易。

但是,这一如古老仪式般的交易方式,却在不同时代和技术革新的背景下,不断受到挑战和质疑。

场内交易 vs 电子化交易

今天的LME可提供圈内交易、电话和电子交易三种交易方式,几乎覆盖每天24个小时的交易时段。它也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混合多种交易方式的期货交易所。

从进入千禧年开始,关于圈内交易和电子化交易的较量和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然而,LME的电子化交易之路却不那么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充满荆棘与波折。

迫于无奈的开始

2000年3月,英国能源和商品交易商Spectron,宣布推出在线交易平台;同年9月,商品巨头MG(西德金属)及另外两家机构共同组建了金属现货在线交易平台Emetra。

这样由会员单位直接发起并挑战交易所市场地位的事情,可算历史罕见。

站在命运的分叉口,LME作出了一次重大抉择:2001年2月,首次推出了电子交易平台LME Select。

三分天下?

LME的核心客户多来自于全球金属矿业的产业链。他们包括:矿山,冶炼厂,金属贸易商,金属品制造商和回收商。它的铜合约号称“伦铜”。今天的市场里,最传统的交易方式和习惯仍受核心客户群体的偏爱。

有趣的是,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的前身叫上海金属交易所 (Shanghai Metal Exchange)。90年代开始,它推出的铜期货合约号称“沪铜”,为了跟远在英国伦敦的LME相对应。中国经济的崛起和腾飞,同样伴随着对金属和矿物资源的大量需求,自然而然,SHFE就肩负起了它该有的历史责任,为这个消费大国就金属定价传递出自己的声音。目前,这个市场几乎是全电子化交易。

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隶属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则保持了一贯的独树一帜,它聚焦北美市场。不难猜测,它的铜合约被称为”北美铜“,并且继续采用美式计量单位。由于致力推崇电子化交易的便利和快捷性,这市场里因而不乏高频和量化交易机构的身影。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2012年香港交易所集团(HKEX)收购LME之后,意在将LME改造成更加现代化的商品和相关衍生品交易所,挖掘出更多的商业价值。所以,新技术的应用和电子化交易的广泛普及和推广,就显得迫在眉睫。从收购后,在两位继任LME行政总裁的人选上,就可见其深远用意。

随后,LME有了一系列动作,有代表性的连续月度合约的推出。该合约寄希望在设计上“淡化”传统LME3月合约+调期交易(Carry Trade)的传统色彩, 能便于与采用月度合约的其他同类市场相接轨,并且打造一个价格更加透明,流动性更强的电子交易市场。

但此举很快却遭到部分老牌会员和客户的质疑:LME是否要与现货群里渐行渐远,放弃自己的传统和核心价值?

被迫中断

因新冠疫情的爆发,圈内交易被迫暂停。

目前,关闭时间已长达一年多,而LME的市场运行却表现得一切正常,似乎关闭圈内交易,没有对此带来太多实质上的负面影响。

2021年1月,LME在审视了各项数据之后,正式发布了《有关未来市场结构的意见咨询稿》。一场风波就此而起,市场一度认为,LME在努力寻求永久关闭圈内交易的意见支持。

十字路口

2021年3月,在一场圆桌会议上,LME话题的讨论气氛推到了顶点。

LME的现任行政总裁同四家代表机构的高管进行了激励辩论。

辩论中,有持反对意见的嘉宾甚至借用了莎士比亚的名句 “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和观点立场。

结语

LME仿佛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它的未来怎样,我们同大家一样,将拭目以待。

来源:山证国际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