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关注次贷新风险 我国需采取积极政策应对

  据中国证券报9月26日消息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政策动向课题组日前建议,高度关注次贷新风险。为了缓解次贷风暴给我国经济带来的风险,需要采取积极措施,刺激内需增长,加速经济结构的转型,保持经济平稳快速增长。
  课题组认为,随着美国政府前所未有救市政策的出台,次贷金融风暴的高潮即将过去,但对世界经济的不利影响仍将在未来数年延伸。受其影响,我国外部需求增长将明显下降,导致工业增速相应放慢。同时,次贷危机降低了居民未来的收入预期,居民的娱乐、旅游、教育、通讯等消费可能进一步降温,以住房、汽车为对象的信用消费可能出现明显下滑。

或使我国经济增长放缓
  迄今为止,次贷危机的直接影响更多地还是局限于虚拟经济的范畴,对各国经济的影响与同规模的实体经济危机相比将相对较小。如果这次救市能够成功,美国的实体经济不受进一步伤害,世界经济调整的幅度也将相应减小。就我国而言,美国次贷危机对宏观经济的直接影响也很小,但是间接影响则相对较大,并主要通过人民币汇率变化、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美国国内需求减少等方式使得我国出口、投资和消费等三大需求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课题组表示,次贷危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最主要就是表现为出口需求的减少,尤其是对美出口的减少。同时,企业投资意愿和能力减弱。次贷危机有助于我国企业绕过市场准入门槛和并购壁垒,以相对合理的成本扩大在美国的投资,通过收购、参股和注资等手段加快实现国际化布局。从这一角度看,次贷危机带来的是好的影响。但是,从国内投资看,次贷危机将使企业投资热情下降,直接利用外资能力减弱,并降低企业投资收益,还减弱部分中国出口企业的投资能力。
  此外,受国内经济周期性调整的影响,多数消费热点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降温,而次贷危机的出现毫无疑问会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
  “我们不必对次贷危机的不利影响过分恐惧,这主要是因为我国的经济增长具有较强的内生性。”课题组说,进入新千年之后,中国经济不仅领先世界经济而复苏,而且走势明显强于世界经济。美国次贷危机尽管对中国经济增长会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但程度有限,难伤根基。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如何,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国内自身因素。只要宏观调控应对得当,中国经济依然具有较大可能继续保持平稳快速发展态势。

多管齐下应对次贷冲击
  课题组建议,首先需要扩大内需增长,对冲外部风险。为了保持经济持续平稳快速的发展,需要加速经济增长方式的改变,由目前的外向型转为内向型,从而减少对外部市场的依赖。择机进一步提高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取消储蓄存款利息税,加快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落实补贴政策,增加对中低收入者、困难群体的生活补贴等,通过多种措施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改善居民消费预期。与此同时,加速推进增值税转型,采取优惠政策鼓励东部企业向中西部转移,对企业技改和研发投资给予适当的贴息和其他优惠,以提高企业投资热情。
  其次,加大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的建设力度。次贷危机对我国房地产业伤害明显,可能成为彻底压垮已经进入调整周期的房地产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我国房地产行业进入敏感时期的今天,如何保证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其意义已经不再局限于经济增长,而且也包含了经济安全。在当前形势下,建议双管齐下,一方面继续挤压房价泡沫、消除热钱投机空间;另一方面应当毫不犹豫地加大保障性住房政策的实施力度,加速房地产市场的结构转型。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对正常的住房需求给予足够的消费信贷,以缓解当前房地产行业所面临的困境。
  第三,采取措施,促进产业结构平稳升级。在次贷危机影响下,我国广大外向型企业尤其是中小型加工制造企业面临着严峻的经营形势与生存危机。因此,产业的升级和调整优化需要给企业一定的缓冲期,需要配以具体的政策指引和扶持政策,同时各地政府也应加强对再就业的培训和指导,甚至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让民众感到政府愿意与企业和从业者共度难关,让企业树立信心,看到希望。但是也应看到,上述扶持政策对于缓解这些企业困境更多也只是“治标”,根本性的解决办法并不在于此,唯有产业升级才是摆脱困境的最终出路。政府在这方面除了应该加大科技投入之外,更主要还需要在制度层面进行改革,以形成有利于企业和整个社会创新发展的大环境,为企业和产业的升级与转型创造条件。
  第四,建立和完善促进有利于信用消费的政策体系。美国因为信用消费过度而引发了次贷金融危机,中国目前信用消费严重不足同样也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为了缓解次贷危机对我国信用消费的冲击,有必要建立和完善有利于信用消费的制度环境。加快改革福利型、供给型、集团型消费体制,逐步建立起以个人商品化消费为主体的消费制度。建立和完善个人信用制度,国家成立专门机构,联合银行、证券、保险、法院、公安、税务、审计等部门,全面收集、整理、分析、传送个人信息资料,从而实现全社会的个人信息集中管理和资源共享,同时应建立起规范化、标准化的个人信用评级体系。放开对消费信贷的利率管制,允许银行根据消费品的供求及自身经营成本的承受能力,实行浮动定价,取消目前对消费贷款特别是住房贷款实行减档执行不准上浮的规定,以调动银行拓展消费信贷业务的积极性。与此同时,加快建设住房、汽车等消费品二级市场,完善相关的交易法规,规范贷款抵押物拍卖市场,减少抵押财产和担保物品变现的障碍和风险,保证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