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长假将至铜价短期反弹可期

  近期美国次级债海啸席卷全球金融市场,基本金属全线下跌,伦铜一度跌破了6800美元/吨的重要支撑位。随着国庆长假临近,国内补货消费买盘能否如期而至,全球央行的集体救市能否缓解金融动荡,这都成为短期铜价走势的关键因素。
  

一、华尔街大洗牌,次债危机重心或将转移至实体经济

  近期华尔街局势变化之快,令人瞠目结舌。曾经风光无限的金融巨子——158年的老店雷曼,未得到政府的庇护,转瞬即进入破产保护,本来觊觎雷曼的美国银行则迅速将绣球转抛给了美林证券,接下来市场理所应当地认为AIG有可能变成下一个不幸的“雷曼”,但很快美联储就闪电般地给AIG送去了850亿美元的两年期贷款,而貌似已经无人问津的雷曼又神奇般地被巴克莱购入了其投资银行业务和纽约总部。

  透过现象,把握本质,笔者认为第四次金融海啸来袭,有两点非常值得关注。一是美国政府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救助取舍,反映了政策救助本身的资金约束。无论是美联储还是美国财政部,都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提款器。伯南克逐渐捉襟见肘的资产负债表和保尔森难以持续翻滚的财政赤字注定了拯救计划方式的转变。这种转变的一个好处就是避免“道德风险”的出现,并平息纳税人的不满,防止金融机构受政府埋单的激励进一步在无尽冒险中渐行渐远;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好处就是避免业已显形的经济衰退在未来由于政策透支而变成美国社会的不可承受之重。

  二是华尔街大洗牌接近尾声,次债危机影响重心将从金融领域向实体经济转移。次债危机已持续了一年多,华尔街五大投行经过洗礼后目前仅存两家。但从资产重组的角度来看,笔者发现,美国银行成功收购美林后,将会与花旗银行和摩根大通一起成为美国的前三大全能银行。很显然,微观金融企业风险已逐渐赶上并超过行业风险,金融行业正在经历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光,而黑暗却正在向实体经济侵蚀,二季度美国经济的相对强势难以为继,四季度衰退特征愈加清晰。因此,美联储上周没有降息显然是为后期政策预留空间,如果下半年经济增长数据如预期般大幅走弱,且流动性注入工具缓解信贷紧缩的功效不足,那么美联储会降息以便缓解经济窘境。

  综上,笔者认为,从长期来看,次债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将在下半年逐渐体现,但全球央行的集中注入流动性行为短期将有助于缓解金融市场动荡,宏观面将趋于平静。

  二、消费商节前补货或可期待

  近期国内持续2000元左右的现货升水,显示目前铜供应紧张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一方面是由于8月份国内部分中小冶炼厂停产检修,开工率显著下降,8月国内精铜产量回落到32万吨,同时上周较低的现货铜价使得冶炼厂的发货量减少,加剧了国产铜供应紧张的状况;另一方面,市场上流通的进口铜较少,9月15日至9月19日从LME亚洲仓库大约流出7000多吨铜,预计短期在国内出现的可能性较大。虽然前段时间国内外铜比价回升使得铜进口业务有所恢复,但目前进口铜到港量较少,预计大量进口铜到港将在9月底或10月。

  进入9月,下游的铜消费有所恢复,但由于铜价处于偏弱态势,下游原料采购较为谨慎,即买即用的状况已经持续了三周的时间,目前下游消费商的原料库存处于较低水平,因此一旦本周铜价企稳,加之本周是国庆长假前的最后一周,累积的下游消费将会有所释放,这将有助于铜价反弹,铜价反弹高度则受限于近期进口铜到港和市场流通状况。

  三、库存减少支撑铜价企稳

  进入9月,LME库存持续维持在20万吨左右,增速明显放缓。注销仓单则从9500吨持续上升至2万吨,注销仓单的持续上升预示后市伦铜库存减少的可能性增大。从注销仓单的分布状况来看,LME铜主要的流出对象为中国。

  上周(9月15日至9月19日)沪铜刚刚结束交割,加之短期现货铜升水状况仍会持续,因此尽管上周上期所库存增加了3518吨,但并非意味上期所库存自此进入上升周期,本周上期所库存减少的可能性较大。

  综上所述,在宏观面趋稳的背景下,随着国庆长假临近,下游消费释放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铜价短期企稳反弹,但反弹高度受限于进口铜到港和流通状况。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