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锌”苦、“锌”酸、“锌”动

锌17个交易日大跌16.4%的表现让市场上弥漫着悲观的情绪,15000元、12000元,何处是底部,业内人士都讳莫如深。但当朋友让我推荐三个风险小的可投资商品,就中长期而言,我毫不犹豫地讲:第一“锌”、第二“锌”、第三还是“锌”。

“锌”苦——采、选、冶、回收过程不易
  锌作为重要的基本金属,被广泛应用于我们生产、生活中。从油漆、涂料、五金工具、轮胎、锁具、洁具、瓷砖、汽车、高速护栏、高压铁塔、拉链、皮带扣、打火机……锌的应用无处不在。

锌是回收率最差的基本金属材料,其价格自06年高点4500美元/人民币3.6万元已下滑到了1800多美元/人民币1.58万元的价位,在全球商品高通胀的大背景下,很难想象还存在一个近两年难以盈利的原料生产行业。

从矿石到锌锭,需要经过矿石的采、选、冶炼多个工艺和环节,十分“锌”苦。

矿山的开发是风险投资,经过初探、详探,在办理探矿、采矿许可证后,沿着矿脉深层掘洞采出的矿石,经破碎,将原矿选为精矿,选矿过程需耗费大量水、药剂,并伴生大量尾矿。由于尾矿含有化学药剂和重金属,极易对当地地下水环境造成污染,尾矿坝的建设也十分重要。采矿中塌方、透水也时有发生,“8.13”南丹矿难就令大家记忆犹新。

锌冶炼炼矿过程也不简单,先经过焙烧脱硫,制酸成焙砂,再经过火法或湿法冶炼熔铸制锭。吨锌耗电约3000-4000度,煤、焦炭的消耗也不小,冶炼排放出的矿渣,渣中含有铅、镉、铜、铟、锗等金属,需很好处理,否则容易污染环境。韶冶镉事件就是例子。

“锌”酸——价格狂泻 企业苦不堪言
  每轮锌价的上扬,必然带动锌产能的扩张,既而,又会诱发价格的回落。97年以前,中国锌冶炼上规模的企业只有葫芦岛、株冶、白银、韶冶成一定规模,锌矿每年都有大量出口。那年的“株冶”事件,使伦敦锌从900美元炒到了1800多美元,刺激了冶炼扩张,从此锌矿的供应发生了质变,由矿山先供货后收款的模式变为现款现货和预付款。之后,又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下,锌价在“过剩论”中一路跌至800美元以下。直至03年本轮此次超级大牛市,锌在“短缺论”下受资金热捧,价格炒到了06年11月的4580美元后,开始震荡下行。

从03年开始,在利益的驱动下,矿山的开发、锌的扩建得到空前发展。已扩、在扩和计划扩建的报道不绝于耳,“短缺论”变为“过剩论”。明星“锌”就这样陨落,一年多时间里价格跌过半。

正是供应增加过快,消费增长疲软,以及基金炒作打压,价格的狂泻使得锌的生产企业难以为继,苦不堪言。

进入07年,市场开始台阶式走低,价格回归已被广泛认同。但10月份后锌的跳水还是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一个月时间里从2.8万狂泻至1.7万,让人始料未及。当时正值传统的消费旺季,冶炼企业原料的库存正值高峰,受此打击,使许多企业元气大伤。08年尽管有通胀、雪灾、震灾概念的炒作和影响,锌价仍不改颓势,震荡下行。除了接受去年教训的少数企业,学会了套保和采取了“m+1”采购原料的措施,冶炼企业整体很受“伤”,资金周转出了问题,不少企业陷入困境甚至绝境。

 “锌”动——逆市看好中长期锌价
  下跌之中不言底。在高价硫酸、成本论不靠谱的论调下,市场普遍认为,锌价至少会跌至15000元,甚至不排除12000元。但笔者认为就价值而言,锌价已是或已接近底部。

就消费而言,消费疲软已是事实。着眼于锌市场和股票市场,我们已能真正深切体会到温总理年初所讲的“08年是经济最困难的一年”的话了。全球宏观经济得了大病,锌消费比预期还要差。相当一部分用锌下游出口企业,在人民币升值和退税税率下调影响下,同样举步维艰。在短期内指望消费猛增已不现实。

但是,随着社会、科技的进步,全球处理危机的能力和办法增多了,就如同病菌虽然越来越多,但人类防病、治病的水平也在提高,干预和处理危机的时间必然缩短。牛奶往海里倒的事情不易再发生。

产能的增加勿需置疑,但锌矿原料的增长已不可持续。我们不能忘记:就在短短几年前,所有报道称中国锌矿的保有量只有8-10年;也就几年前,锌矿的进口加工费在0左右,那时候,全世界锌冶炼企业还在闹“粮”荒。

03年锌价疯涨后,锌矿供应的宽松得益于多个大小型锌矿的开发,更得益于低品味矿的选采和含锌物料的应用。

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数万吨的炼渣仅仅在两年内就恐被利用完了,又有多少尾矿、弃矿又重新被挖出采选,还有多少过去应被抛弃的低品味矿正被利用。正是这些低品味和含锌物料的补充,才使得锌矿供应表面宽松。在这类矿物被吃干榨尽后,锌矿还能宽松吗?

随着化肥出口关税的增加,出口化肥没了可能,硫酸高价位难以持久,没有硫酸的补偿,锌成本的支撑效应将会显现。

同时电价上调也会造成锌成本的增加。

如此低的价格,矿山和冶炼企业的自我调控必将进行限产、减产、停产自救行动恐在所难免。

锌是重要的基础原材料。当行业整体出现亏损,企业有倾销行为时,政府和行业协会也应有所作为。

政府应当适当干预,鼓励锌矿的进口,打击锌锭的进口,对国外向中国出口锌锭的企业开展反倾销调查,适当时调高锌锭的进口税率,保护民族工业的发展。同时,限制国内锌矿的开采,加强矿山的管理力度,保护环境,中国矿产资源应有所储备,为子孙后代留些饭吃。

此外,应将锌锭列入国家战略储备物资。要美元不如留资源。用手中大量的外汇储备,在如此低的价格时期,果断出手将物有所值的资源大量进口。此时的锌锭,中长期看物超所值。是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锌锌”向荣之日也许并不遥远。

(陕西龙宇贸易有限责任公司 总经理 张衡)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