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财务角度分析铜的套利风险及回避方法

  从业务实际利润的角度出发,考虑上海期货交易所和伦敦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SHFE 和LME)铜跨市套利操作的基础应该是两地的无税价差,即SHFE 价格÷1.17 -(对应期LME 价格+到岸升水)× 人民币汇率。当该价差大于某一数值时,一般贸易进口将有盈利,预期国内供应量将增加,此时进行卖SHFE 买LME 的套利操作获利的可能性很大;而当该价差小于某一数值时,虽然电解铜因我国出口政策限制无法出口,但达到某种出口限制相对较小的铜材一般贸易出口有盈利时,绝大部分的进口原料也将严重亏损而无法进口,国内供应量将逐步减少,进行买SHFE 卖LME 的套利操作获利的可能性也较大。

  而在实际操作中,由于现货的国际间流动需要一定的时间,电解铜和铜材的流动时间一般在一个月左右,若在这一个月的开始和结束期国内外铜价变化很大,即使上述的价差不变,也会使该套利业务的盈利缩水甚至变为亏损,或者所谓的“盈利”全部或部分变成了所缴纳税款。对于国内以获取隔月价差为目的、以跨期套利的形式提前或推迟交割的做法也有同样的问题,即使是单纯的买进和卖出保值操作,最终交割时也会由于实际保值价格和交割结算价不同而导致税务风险。原因何在?

  如何避免?笔者就自己的业务实践经验,通过实例,把握抓大放小的原则,即忽略与增值税无关的中间费用(因为该部分中虽然有的与绝对价格有关,但考虑到期货交易的保证金制度后相对比例很小)和教育基金、城市建设费等数额很小的地税部分,以最终交割为业务的结束,从财务角度谈谈对期货现货贸易结合中如何在期货市场合理避税问题的看法(因为某一笔业务最终盈利与否的标准是财务结算),供广大投资者参考。

一、原因分析

  造成该局面的大致原因有:1. 对于跨市套利而言,SHFE 与LME 市场报价的方式不同,前者为含增值税价,后者为不含税价;2. 贸易的过程都是先买后卖,对同一个交易者来说实际买卖时间不同价格很可能不同;3. 我国进出口报关等海关业务的具体规定,如进口货物的计税基础是CIF 价格,且该价格应该是报关时的适时价格而不一定是业务的实际成交价格,即海关为防止企业偷漏税而采用审价机制;4.SHFE 交割结算规定等,交割结算价为SHFE 合约最后交易日的结算价,卖出交割方按该价格开票,实际成交价与最后交易日的结算价的差额部分自动进入期货盈亏,相当于平仓盈亏(因为期货市场交易的是标准合约而不是实物,只有涉及到实物交割时买卖双方才有实际的物权转让,所以平仓盈亏不计增值税);5. 对于在SHFE 的提前或推迟交割型跨期套利而言,在近月交割完成后,远月期货头寸的价格波动包含增值税的同步波动,而不是无税价格的波动。下面分别举例说明。

实例一,跨市场虚套平仓型。即在SHFE 与LME 的价差“不合理”时入市,运用期货工具将失真的价差锁定,当市场恢复到正常水平时,以两边同时平仓为套利的结束,实例中不必考虑到岸升水。若在LME 买进的价格是8000 美元/ 吨,对应国内卖出的价格是68000 元/ 吨,无税价差达到1560元/ 吨(由于近期人民币汇率变化较大,为说明观点方便,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按7.07:1 不变计算,下同。在实际的应用过程中应当按适时或预期汇率计算,并考虑人民币买卖价格和换汇成本等),此价差扣除中间费用即该业务的实际利润,此时进口铜有相当高的利润(原因略);若当LME 合约到期时,铜价跌到4000 美元/ 吨,无税价差仍为1560 元/ 吨,国内对应的铜价应该是34910 元/ 吨,此时两边同时平仓,下面来计算该业务过程的实际盈亏情况:LME 的亏损为(8000 -4000)×7.07=28280 元/ 吨,而国内盈利为68000-34910=33090 元/ 吨, 实际盈利33090-28280=4810 元/ 吨,比预期的多盈利4810 - 1560=3250 元/ 吨,原因在于SHFE 市场的平仓盈利部分全部进入了利润而不必缴纳增值税。相反,若铜价涨到10000 美元/ 吨,无税价差仍为1560 元/ 吨,国内对应的铜价是84540 元/ 吨,该业务过程的实际盈亏情况为:LME 的盈利为(10000 -8000)×7.07=14140 元/ 吨,而国内亏损为84540-68000=16540 元/ 吨,该业务不仅不能实现预期利润,而且实际亏损至少有16540-14140=2400 元/ 吨,同样是因为国内亏损部分全部进入成本而不能扣除增值税部分。

实例二,实货进口型。由于实际的贸易过程都是先买后卖,在LME 买进到期时SHFE 的卖出肯定还没有到期,此时LME 的多头已平仓,套利状况是在国内期货市场持有空头,并持有进口的实物多头,但最终的空头交割结算价格都是未知的,财务风险仍然很大。仍以在LME 买进的铜价是8000 美元/ 吨为例到岸升水(该部分主要包括海运费等)按150 美元/ 吨计算,下同],若实物进口报关时的价格是4000 美元/ 吨,进项税额已固定在(4000 + 150)×0.17×7.07=4988 元/ 吨,由于中间费用的票据中基本不含增值税,若在SHFE 交割时,结算价格(即实际销售的发票金额)小于4988÷0.17=29340 元/ 吨,从单笔业务看将有部分进项税无法被抵扣而自动上缴给了国家,若在SHFE 交割时的结算价格大于29340 元/ 吨,超出部分的增值税额将由企业补缴从而减少该业务的实际利润。

实例三,同一市场提前或推迟交割型跨月套利。以SHFE 市场为例,若在SHFE 市场出现当月铜价格比次月高1000 元/ 吨、或者在当月合约的最后交易日临收盘前出现结算价远低于最新成交价的情况,假设一个月的时间等成本为700 元/ 吨,买进保值的铜加工企业在生产库存允许的前提下,可以将已有的当月多余的期货头寸平仓,而在次月买进,表面上看可以获利1000÷1.17 - 700=155 元/ 吨,但如果在次月的交割日铜价下跌,仍然面临实际亏损的风险。具体说,假设当月铜卖出价是81000 元/ 吨,次月的买进价是80000元/ 吨,若次月的交割结算价为40000元/ 吨,则该业务的实际盈亏情况是:期货市场上,40000-80000= - 40000元/ 吨,现货市场上,(81000 - 40000)÷1.17=35042 元/ 吨,合计为35042 -40000 - 700= - 5658 元/ 吨;若次月的交割结算价为100000 元/ 吨,则该业务的实际盈亏情况则是:期货市场上,100000-80000=20000 元/ 吨,现货市场上,(81000 - 100000)÷1.17= -16239 元/ 吨,合计盈亏为20000 -16239 - 700=3061 元/ 吨。反过来,若在SHFE 市场出现当月铜价格比次月低1000 元/ 吨、或者在当月合约的最后交易日临收盘前出现结算价远高于最新成交价的情况,卖出保值的铜生产企业推迟交割交易以及买当月卖次月的纯套利投资者也面临相同的风险,原因还是和增值税有关。对于原料在国内市场采购、按SHFE 价格作价,铜在SHFE 市场上保值的加工型企业保加工费收益的情况也是如此。另外,在上海现货市场相对于期货市场有较大的价差时,采用现货、期货相结合的操作方法买卖电解铜的投资者也涉及相同的税务风险。

实例四,纯保值型。以卖出保值型企业为例,假设其在上海期货市场的实际卖出价为40000 元/ 吨并最终交割,若交割结算价低于40000 元/ 吨,其价差的获利部分直接进入业务盈利而不必缴纳增值税;若交割结算价高于40000 元/ 吨,其价差的亏损全部进入业务亏损,亏损部分中含的“税款”也不能作为进项被抵扣。而纯买进保值型企业的情况恰好相反。

*上海有色(SMM)原创新闻,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news.smm.cn/news/6696

声明: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原创内容。来源非上海有色网的文章,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