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紧缩激发另类融资 铜牛市 “中国因素”遭拷问

  近期,数以万吨计的铜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各地的仓库流出。一艘艘满载着铜材的货轮驶出荷兰鹿特丹、韩国釜山等地港口,悄然启航,目的地——中国。

  “市场焦点似乎集中到中国铜需求上来了!”

  “中国需求给期铜市场带来非常稳固的需求支撑。”

  …………

  国际投行们正在集体唱多期铜市场的“中国需求”,在全球最大的铜消费国之一——美国陷入次贷泥潭之际,世界把期铜牛市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系在了中国身上。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伦敦金属交易市场的期铜价格再度突破了8000美元,同时中国1月铜进口数量再增6%。

  奇怪的是,伴随着伦期铜的强劲走势,以及大量进口铜的到港。今年以来,中国期铜价格却一直在现货价格的拖累下出现滞涨。

  是什么样的因素拖住了中国铜价的后腿?各大投行口中一再重复的“中国故事”到底是真是假?

  记者在和国内铜现货企业以及消费商的交流中,了解到目前国内市场上有一种业内所谓的“融资性铜”存在。而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上面的疑问。

  业内人士介绍,在紧缩性政策、银行贷款收紧以及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该类“非消费性铜”作为一种金融工具出现在了市场上;其用途不是用于国内消费,更多的是用来融资和套利。不少业内人士坦言,正因为这些铜的存在,才使得不少国际投资者“误读”了目前的中国需求。

  融资性铜大行其道

  “在每次银行收紧银根时,就会有很多企业去进口所谓的‘融资性铜’,然后在市场上抛出,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套出部分资金。”一位现货企业人士介绍,“很多企业都用此方法作为银行贷款的一种替代。”

  “进口铜有融资功能,这是业内众所周知的。过去除了一些房地产企业利用其融资外,其他人很少会将其视为一种融资工具。”另一位进出口企业人士向记者介绍道,“但自从去年底银根收紧之后,很多需要资金又难从银行处获得贷款的企业,主动来向我们进出口企业询问此事,希望我们能帮他们进口铜,以此来达到融资目的。我当时就意识到,接下来市场可能会出现带有融资目的的进口铜,这并不代表真实的中国铜消费需求!”

  上述企业人士还认为,虽然目前很难统计出这些融资性铜的数量,但是从1月份铜进口量的巨大增幅来看,融资性铜在其中的贡献并不小。“因为融资需要,企业一般委托我们进口铜的数量都是在千吨以上的。一家企业一次进口低于1000吨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上述人士表示。

  按照目前现货铜每吨6.6万元计算,一次进口1000吨铜,该企业预计可以融得6000多万元资金。

  据这些市场人士介绍,融资性铜的进口主要是在去年12月,因为当时伦敦和上海两地铜比价在8.3以上,即进口铜不会亏钱。一般情况下,从LME亚洲仓库点价进口的铜需要1个月的运输时间;从其它地方则需要2个多月的运输时间。因此,预计今年一季度铜进口数量增幅会较大。

  从最新公布的 1月海关数据看,今年1月铜及铜材的进口数达到了23.9万吨,比去年12月增加了6%。去年12月未锻造铜和铜材进口量为22.45万吨,较11月的 22.37万吨只增加了0.36%。其中,1月中国进口未锻造铜为15.81万吨,同比增长7.1%,比去年12月增长了19%。通常情况下,铜进口都被国际投资者视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一个标杆,今年1月份的进口增长幅度已远远超过了我国经济增长的速度。

  与此同时,参与国内现货铜交易的企业也都赞同这种“库存转移”的说法。他们认为,国内的铜现货供给的确非常充裕,“转移”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满足某些企业的融资需求以及套利需求。

紧缩性政策引发另类融资

  “融资性铜”,顾名思义,进口时并不是完全用于国内消费,更多的是用于融资和套利。在紧缩政策下,进口铜通常可以作为银行贷款的替代融资工具。

  市场人士介绍,由于铜的单价金额较为巨大,国内外都有期货市场可以锁定进口风险和利润,因此铜较其它商品更具有融资优势。用铜来融资的通常的做法,是利用“信用证进口”融资。信用证的承兑日需要90天甚至180天,也就是说企业在获得货物后在3个月或者半年后将资金还给银行。因此一些试图获得资金的企业,如果在取得铜后将货立刻在市场上抛出,便可套现出资金。按照信用证的承兑日计算,这部分资金可以自由使用90天或180天。这相当于先拿货后付款,在付款日之间的这段时间内,只要将货套现,这些套现资金就等于是融资。

  “如果企业还需要继续使用这笔资金的话,只要继续进口,继续开立信用证,套出的新货款支付掉旧的进口款项,前后衔接好就可以了。”进出口企业人士说道。“除此之外,由于信用证开立的是美元资金,而进口企业获得的货款是人民币,这之间还存在一定的套利和套汇的空间。”

  据介绍,一吨铜通过上述做法,其无风险套利和套汇空间大约在500至1000元左右。“也就是说,如果伦敦价格高于国内价格500至1000元的话,很多企业都可以通过进口铜的方式来融资。”

  据了解,数年前,这种利用进口铜融资的方法曾经被房地产企业大量采用。一国内现货企业向记者介绍“哪怕伦敦价格高于国内价格,即进口亏损时,这些房地产企业也愿意做。因为他们用这笔资金去投资获得的高额利润,能够填补此种亏损。这就是为何在2004年之前,当两地比价不利于进口时,国内每个月都还存在着铜进口。”

  金属分析师陆承红表示:“在过去,进行‘融资性铜’操作的企业,首先都会有需要资金投入的高收益的项目(比如房地产投资等),而又难以从银行处获得贷款,于是便通过进口铜的方式替代银行贷款融资。”

  中国价格屡屡“跑输”国际

  由于“融资性铜”最终还要在国内市场消化,因此必将给国内市场带来巨大压力。这从最近这段时间国内铜市场价格的疲软也可初见端倪。

  今年以来,一直存在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当隔夜伦敦铜价激动人心地大幅飙涨之后,第二天中国铜价的走势却总是高开低走,似乎总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按住了国内铜价,让国际投资者“很失望”。

  中国的春节长假期间,国际铜价在库存大幅减少的配合下,走出了近乎完美的突破行情。伦敦期铜价2月5日的收盘价7110美元/吨,到2月12日(国内开盘的前一个交易日),其收盘时价格已达到了7830美元/吨,短短六个交易日里面,国际铜价上涨了720美元,涨幅超过了10%。

  就在国内投资者以为春节长假结束后,国内铜价也必将以畅快淋漓的大涨行情迎合国际走势的时候,国内铜价却给做多者当头泼了一盆“凉水”。

  春节长假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上海期货交易所期铜主力合约0804先受外盘影响,以64590元/吨开盘,顺势涨停(4%)。但涨停仅仅维持了约4分钟左右,沪铜价格随后开始大幅滑落,最终以接近全日最低价收盘,涨幅收窄至2.48%。而从持仓看,该合约持仓大幅下降了8904手,多头主力在高位减仓迹象明显。期待中的大涨行情并未出现。

  2月19日,伦铜再次发力,以2.76%(220美元)的涨幅成功突破了8000美元/吨这一重要关口(在历史上铜价只有4次冲破8000美元,最高为8800美元),收于8190美元/吨。可第二日的沪期铜再次以“高开低走”给予了回应。主力 0805合约以67000元/吨开盘,但没多久价格便大幅下滑,最终收于66210元,涨幅收窄至0.06%,较前一交易日上涨了40元。

  记者截稿时的统计显示,从今年初至昨日,伦期铜从6695美元/吨上涨至8160美元/吨,涨幅约为22%;同期沪期铜从57800元/吨上涨至66700元/吨,涨幅约为15%;国内铜现货价格从58950元/吨上涨至66600元/吨,涨幅约为12%。

  在结束采访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期货分析师意味深长地向记者表示,“其实,我相信国外投行心里很明白这些融资性铜的存在,因为相当部分是它们进口给我们的。”“所以我才说,它们‘误解’了部分的中国需求!”

  尽管融资性铜对国内铜市场的影响到底如何,还难最终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资本的本质是逐利的。只要存在套利的空间,类似铜市场上发生的故事,必将在其他市场重演。


*上海有色(SMM)原创新闻,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news.smm.cn/news/6227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