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巨头投资热度不减或导致商品价格未来数年进一步下跌

    近几个月来,全球商品市场的价格出现了回落。但矿业巨头仍在继续增加投资,并计划开采更多矿山。这些举措可能导致商品价格在今后几年里进一步下跌。 英、澳合资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和力拓(Rio Tinto)等公司都有价值数百亿美元的项目正在建设之中。 铁矿石、煤炭、镍等原材料生产领域都在大举扩张。由于中国和其它地区的旺盛需求,这些商品的价格近几年来大幅攀升。

    这股投资热可能标标志著情况出现了转机。过去,矿业公司一直表示希望缓慢地增加供应量。这些公司的管理人员曾表示,他们需要更多时间来判断中国经济繁荣的力度和持续时间。他们对过去的泡沫破裂仍记忆犹新,当时采矿业匆匆上马大量项目,导致金属供大于求。

    现在,在经历了几年的暴利之后,股东们不断给矿业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公司增加后备项目,以维持今后十年的增长。 与此同时,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也变得越来越愿意向矿业项目提供融资,其中包括不太知名的公司开发的高风险项目。比如,加拿大Nautilus Minerals Inc.就表示,其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沿海的一个开采金和铜的项目获得了3亿美元的融资。 南非银行Nedbank Group Ltd.的矿业及资源部负责人泰勒(Mark Tyler)说,现在的情况差不多是你只要有一份粗略的项目介绍,就能得到贷款。 一些金属的价格这几个月来继续攀升,但铜和锌等部分金属的价格却出现了回落。铜价在去年5月创出了每吨8,500多美元的高点,此后,铜价下跌了30%以上,原因之一在于担心美国房地产市场疲软和全球经济增长率小幅回落。 而且,一些投机人士也在考虑退出商品市场,因为他们担心全球商品价格已经走到了高点。 采矿业人士及许多业内分析师认为,这些新项目不会让商品价格很快回落到历史平均水平。他们认为原因之一是中国经济在继续高速增长(2006年增长率为10.7%)。他们还表示,工人和专业设备的短缺以及建设周期较长、投资新矿成本较高也是其中的原因。 美国经济增长比预想的更为强劲,这也可能扭转铜等部分商品近期的价格颓势。不少分析师预计,铜、锌等部分金属的价格下半年将出现反弹。

    力拓董事长斯金纳(Paul Skinner)2月向投资者表示,采矿业将愿望转变为实际生产的能力仍受到有限的新的大型矿山和全球设备及技术工人缺乏的限制,2007年这些限制因素还将存在。 大型矿业公司也可能会取消一些扩张计划,尤其是如果商品价格进一步下跌的话。部分项目会因众多原因而推迟,过去对供应过剩的预测已经证明是错误的。

    不过,大举开发新矿至少能使推动近年来价格上涨的供应紧张状况有所缓解。 分析师预计价格不会再回落到几年前的水平,但新增供应将增加未来几年价格下跌的几率。 如果需求降温的速度比预计的快,那么价格下滑势头会更猛。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去年预计,由于新增产能及其他一些因素的影响,到2010年,铝和铜的价格将分别下降35%和57%。 不过,该组织指出,今天,虽然建设成本大幅上升,但新矿的利润比过去要丰厚得多,这大大激发了矿主们抢著开发新项目的积极性。

    而澳大利亚自然资源咨询公司Access Economics在06年12月份发表的报告中也预计,大宗原材料价格长期而言将呈下降趋势。该公司在全球范围进行的调查显示,分析师们预计,从现在到2009年6月,20种原材料的价格除三种以外都将下降,其中就包括氧化铝。 跌幅最大的是钴、铅、镍和锌,预计它们的跌幅将超过45%;此外,铁矿石、黄金和铂的跌幅则较温和。 Access Economics的主任理查森(Chris Richardson)说,需求可能会保持强劲,但我们认为市场上将有更多的供应,从而导致价格回落,这个看法完全没有改变。“人们有很多钱可赚......似乎每个人都在那里挥著铲子挖矿”。

    必和必拓是出手最阔的投资者之一,目前,它有多个处于不同开发阶段的项目,它在这些项目的投资总计约175亿美元,与18个月前相比增加了近50%。以市值衡量,必和必拓是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 英国的Anglo American PLC目前在建或正在酝酿的项目投资额达到了220亿美元;力拓的项目投资也超过150亿美元,其中部分项目已处于它所称的“后期研究阶段”。这些项目包括在澳大利亚的一个铁矿,该项目有望使其铁矿石产能从1999年的略高于5,000万吨增加到2.2亿吨。 大举投入的不只是西方公司。在中国,各地矿场也都在大干快上,增产铁矿石及其他矿产,希望以此减少对海外供应的依赖。

    原铝产量高出美国铝业(Alcoa Inc.)的俄罗斯。 OAO Rusal说,计划到2010年之前投资100亿美元,几年内将产量提高一倍。 在各个国家里,矿业投资激增最明显的莫过于澳大利亚,它是全球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也是中国的原材料供应国之一。 该国农业与资源经济局(Bureau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说,在截至2006年6月30日的一年里,澳大利亚采矿业的资本支出超过180亿美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较之前一年激增了76%。 这个支出额比过去25年澳大利亚采矿业的年均资本支出高出一倍以上。 世界其他地区也同样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资本投资热。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全球的矿业勘探支出曾急剧下降,而不到10年之后的2006年,此类支出就猛增到创纪录的70亿美元。出现这种局面的部分原因是,大量投资纷纷涌向中小公司。 在这些公司陆续成功发现矿藏的同时,大中型公司的增长机会就更大了,特别是在非洲等高风险地区。 Nedbank的泰勒说,每次爆发资源热的时候,新供应的开发总会慢一拍,这次也是这样。 不过他说,市场上迟早都会见到新增加的供应,而且量会非常大。 (本网编辑部采编)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