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陆家嘴论坛]秦晓:离岸人民仍在起步状态 流动性很关键

6月28日下午消息 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在今日下午举行的陆家嘴论坛上表示,人民币成为主要货币目标这个相比,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的规模、产品和国际使用的程度仍然还是一个起步阶段。

  SMM网讯: 6月28日下午消息 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在今日下午举行的陆家嘴论坛上表示,人民币成为主要货币目标这个相比,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的规模、产品和国际使用的程度仍然还是一个起步阶段。

  人民币离岸市场近几年从一个几乎从零开始,有了很大增长,也就是四五年的时间,境外人民币存款额包括CD达到一万亿人民币,包括香港和其他境外。境外发行的人民币债券额达到4500亿,都是人民币,境外人民币交易达到80亿美元,以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主要目标相比,离岸人民币的市场流动性的规模、产品和国际使用的程度,仍然还是一个起步阶段。

  根据美元国际化的经验,如果我们在15年内使得人民币离岸市场的规模达到美元离岸市场规模的1/3的话,因为美元那边市场规模大概有33万亿美元,我们假设是我们15年内达到1/3的话是11万亿美元,香港假如说能占其中的一半,就是6万亿美元,这是我们远景的一个描述,不是一个具体的目标,给我们一个概念性的东西。

  这是从一个角度来看的,因为届时中国经济规模肯定已经超过美国了。一部分贸易贷款、居民的存款、客户的存款,还有一个固定收益市场来平衡长头寸、短头寸。固定收益市场加上没有偿付的债券、加上存款,要形成一个市场,我们的看法至少要2万亿人民币才能形成一个初步的市场,如果低于2万亿的话很多产品就拿不出来,没有经济规模,很多交易也不太活跃。

  如果说6万亿是一个长远目标,2万亿应该是一个中期目标。

  我找以前监管局的同事们他们专家们把今年第一季度数字也拿出来了,一个就是贸易结算,刚才李礼辉行长也讲了,09年时候很少了,就是19亿,到了2012年是2600多亿,2013年的第二季度是8300亿,如果2012年26000多亿的话,2013年的第二季度是8300亿。

  要把存款证和客户存款加起来的话,09年是627亿,2012年是7200亿,到今年的第二季度是8100亿。债券的未偿付额09年是300亿,到今年第二季度是2584亿,看得出来还都是增长的,如果我们把曲线画出现会发现有些指标增长是放缓的,这里面也有其他的离岸中心在形成的关系。

  此外,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人民币境内直接投资和境内企业的对外投资,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投资,比如RQFII,银行间债券业务市场等业务和产品也都逐步放开了,由此我们可以说,刚才杨董事长也说了,初步形成了这样一个离岸市场的规模。

  人民币离岸市场香港从启动到初步形成经历一个很快的发展过程,我想下一阶段会有一个相对减速,但还是有强劲的潜力和增长力的。我们这个时候正好是一个时机来去研究一下怎么进一步持久的推进,我想速度并不是最重要的,持续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我两个因素是非常关键的,要形成一个市场。一个是它的规模,一个是它的交易量,产品也是跟你的规模和交易量为先决条件才能出来,所以我们先从规模看。规模是指人民币资产在香港的存量,包括银行的存款额和债券市场的未偿付额,交易量是指人民币资产的流量,包括贸易结算、银行的贸易融资、债券市场新发行和交易的相关衍生产品等等的交易,这么两个基本要素。

  市场规模应该是市场的供求来决定的一个均衡点,今年一季度人民币结算的贸易额仅占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11.4%,我这个统计是把分子、分母都加上了服务贸易,经过核对过的。人民币境外投资,我们说FDI和境内企业的对外投资ODI才刚刚起步,仍在试点和推广阶段,目前债券市场的主体,如中国政府、中国及外国的公司、金融机构等,以及还没有进入市场的主体,比如说外国政府,需求还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从供给方面讲,目前香港人民币的存量占中国全国人民币总资产的0.68%,我们就按银行存款来算的,0.68%还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但是在香港已经占了香港货币存量的10%,也已经不小了,对中国来讲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0.68%。

  如果需要的话,内地央行可以通过香港监管局注入人民币的资金,香港的银行可以吸收更多的人民币存款。总而言之,需求是基础性的,要进一步的开放,供给的资源是充足的,从制度上讲还要不断的改进。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和人民币企业投资还是属于起步阶段,有关政策规定比较复杂,而且处于不断修改变动的过程,对市场来讲,有一定的不透明度和不确定性,需要政府部门和业内人士、专家做一些宣传和解读,比如说路演。刚才李行长讲到,应该扩展到其他地区,我们也做过路演,这个路演我觉得还是要持续做下去的,我们的了解,很多人还是不太明白、不太懂,找不着门路,这个是我们从政策方面应该把它作为重要的事情来宣传,毕竟是个新生事物。

  制度改革可以增加人民币资源的供给,为需求提供更便利、更有效的条件。重点包括,一个是审批程序,这里有的指国内的,也有指香港的。依照目前对境外和境内企业的直接投资,刚刚李行长讲的资本项下的开放,直接投资也算一项,还有外债,剩下的是资本市场了。直接投资现在已经可以做了,但要经过单独的批准,我觉得可以伴随着中国的资本项下开放把这个事情常态化,设定门槛、设定资格,符合的就可以做,不一定再单个的去批了。

  第二个,放宽资本跨境流动的额度和限制范围,包括银行间的债券市场,可以向香港人民币的持有者提供,人民币境外合格机构也可以进一步扩大额度,就是RQFII,境内、香港个人人民币和外币的兑换,以及增加人民币的供应,这样也可以扩大存量、扩大交易,同时建立一个回流机制。

  另外,将本地银行监管局借人民币从T+1到T+0,本地银行有时候有短缺,和我们的钱荒的性质是一样的,但是没有产生危机,这个东西是一种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如果T+0随时可以给他,他就不会自己囤积很多人民币,就增加了人民币的流动性,人民币增加流动性和人民比拆借的市场价格也会回落到一个合理的水平,如果说这个东西要晚一天,为了控制流动性的风险,就要多囤积人民币,越多囤积越有流动性的问题,价格越上来,我们建议差一天,T+1变成T+0。

  另外,鼓励和发展更丰富多元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产品,如人民币的期货、保险,以及开展两地的金融产品积极产品的互认等。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