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陆家嘴论坛]彭文生:GDP增速下降不一定是坏事

2013年陆家嘴·网易金融论坛于6月27日下午在上海举行,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在论坛上表示,GDP增速下降不一定是坏事。彭文生:最近的走势显示下行的动能没有改变,所以我们二季度比一季度放缓一些,三、四季度可能还会继续往下走。

  SMM网讯:2013年陆家嘴·网易金融论坛于6月27日下午在上海举行,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在论坛上表示,GDP增速下降不一定是坏事。

  彭文生论坛发言全部文字实录:

  主持人:谢谢鲁老师。请问一下彭文生博士,您是怎么看待现在资金面的紧张情况,央行是否能够达到他希望将资金放到应该去的地方的意图呢?

  彭文生:首先讲怎么看目前钱荒的问题。大家争议比较多,一方面说钱荒,一方面刚刚不久前,很多人都在讲货币发得太多了,这似乎是很矛盾的事情,怎么一下子从钱发得很多都钱荒呢?还是要从货币的基本功能谈起。货币有三个功能,一个是交易,你买东西需要货币。一个是储值,你积累财富一部分是放在房地产、股票这种风险资产,一部分放在货币这种流动性资产,因为不知道以后怎样,所以有一些银行存款。还有一个计量单位,这个先不说。一个是交易手段,一个是储值,从交易手段来讲经济活动目前并没有大幅度增加,经济比较弱,怎么会钱不够呢?银行间市场也一样,央行讲银行的备付水平1.5万亿,平时7000亿已经可以了,从交易需求这是有道理的,你平时支付系统就需要这么多钱,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不存在钱荒问题。货币还有配制资产里面的流动性资产,这个需求不稳定,大家对未来有信心的时候,不愿意持有货币,愿意拿钱买风险资产,包括房子、股票。当大家对未来没有信心,或者突然某一件事情使得你觉得未来不确定,这个时候可能会增加你的流动性需求,你愿意多持一点现金,少持一点股票,这个时候对货币的需求就增加了,所以就有钱换了。发生货币怎么样的变化,资金紧张,利率上升,很多国家很多时候都会发生这个事情,金融危机以后美联储为什么大量增加货币供给,就是社会流动性需求大幅度上升,否则利率就要大幅度上升,风险资产需要下降,是要出现问题的。

  主持人:也有人说钱荒是之前粗放制的管制造成的,您怎么看呢?

  彭文生:货币发这么多,把风险资产的价格退高了,背后和整个社会信用的扩张有问题,整个杠杆率很高,错配比较严重,在这种情况下短期流动性供给超过就容易发生变化,这个时候大家都想要现金,而央行是唯一的现金提供方,所以可能一段时间表现利率比较高。这几天央行表态稳定市场,合理调节流动性,银行间市场利率已经明显下行,我们估计短期内季节性的资金需求可能还有一些压力,但是到了7月中旬以后,一些季节性资金需求消退以后,银行间市场利率应该下来。中长期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过去发的货币导致房地产的泡沫,整个社会资产负债表大幅度扩张,这还是挑战。我们谈钱多钱少的时候,货币是否在空转,就是讲货币对经济的帮助不大,不要忘记任何货币对应有负债就有资产,有资产就有负债,不存在空转问题。

  主持人:彭老师,您怎么看央行不知道是否可以起到效果,你怎么看待这个效果呢?应该怎样达到盘活存量,将资金引到该去的地方呢?

  彭文生:从短期来讲,流动性需求和人们的信心预期有很大关系,今天是这样,明天可能变化很大,我相信短期央行的表态和政策取向应该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往往是流动性最紧张的时候是危机的时候,其实银行还有那么多钱,但是你预期变了,你的需求多了,所以就看淡行情了。看中长期,超越短期,所谓怎样把货币盘活支持实体经济,我自己认为准确的说法,整个金融融资存在结构性问题,资金有一些结构性因素,还有一些利益经济的扭曲导致资金被少数部门占用太多,两个比较突出,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预期的回报率很高,所以实际利率很低,甚至是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受地价上升预期的支撑,他对利率不敏感,所以两个部门对资金的需求非常强,导致整个社会的资金成本比较高,银行利率还是受政府管制比较明显的。这几年民间资金理财产品,甚至在一段时间利率超过10%,哪有这么高的回报,都是某一个方面经济的需求异常地强,导致实体经济面临的资本成本太多了,所以必须改变这个结构。怎样改变这个结构呢?还是要改变利益的驱动机制,行政引导不太容易起到根本的作用,这涉及到房地产调控、土地制度改革、地方政府财政制度改革等等,是多方面的原因。

  主持人: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您觉得现在影子银行在中国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彭文生:所谓影子银行或者表外业务发展很快,而且我的印象里是无序发展。

  开始是有正面的效应,弥补了正常银行体系做的不充分的地方,帮助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的发展。但是发展太快,而且无序,关键和经济其它层面,刚才我讲了利益机制的扭曲结合在一起,就出现了今天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的风险,一个是信用风险,这个钱投到背后支持资产项目是否真的有效,以后能否收回来,在这么高利率的情况下,我们都知道理财产品的利率一般比正规银行利率要高。第二就是期限错配的风险,基本理财产品的期限比较短,但是背后支持的资产相对长得多,在不断货币信用总量扩展比较快的情况下是可以持续,一旦货币环境发生变化,包括以后我们讲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资金如果往外走的话,国内流动性不如过去宽松,都会带来一些风险,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现在总面上需要合适的速度,融资量的扩大,如果是大幅度超过实体经济就有问题。第二个要规范化,这样才有利于监管,首先监管机构要了解发展的程度怎样,并且进行分析。

  主持人:我们其实讲了那么多,还有一个大家非常关注的问题,在第一季度我们GDP已经到了7.7%,应该是四年以来最低,在未来中国经济走势会怎么走呢?彭博士,请您发表一下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走势的观点。

  彭文生:最近的走势显示下行的动能没有改变,所以我们二季度比一季度放缓一些,三、四季度可能还会继续往下走。这里面的原因多方面,一个是外部形势,总体来讲外部增长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过去两年人民币有效汇率升值很多,对出口的因为体现出来。最近我们看融资紧张,风险偏好下降,流动性偏好上升,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还是有一些,对股权市场、债券市场都意味着融资方的成本在上升,所以还是有影响。今年我们最近预测从7.7%调到7.4%,明年还要继续往下走一点,走多少现在有比较大的不确定性,总体来讲,未来几个季度,政府对增长下降的容忍度有比较明显地上升,更多是关注机构改革、消化和控制金融风险。本身增长下降如果是一个渐进的,不是短期下降很多,其实不一定是坏事情,可能更多的精力放在结构改革,控制风险上反而更加好一点。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最后问一下彭博士,您是怎么看待金融行业在旧的城镇化,就是在过去引发了很多城市病的城镇化过程中应该反思的东西?

  彭文生:我们看金融问题都和经济联系在一起,如果说过去城镇化反思金融最大的问题,房地产和银行信用扩张太快这两个联系在一起带来的风险,中长期有些投资不一定有效的问题,所以以后从城镇化的融资来讲怎样打破依靠土地,过多依靠银行,这个可能是未来新型城镇化需要改变的方向。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