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陆家嘴论坛]鲁政委:如果城镇化是政府主导 肯定缺钱

2013年陆家嘴·网易金融论坛于6月27日下午在上海举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微博)在论坛上表示,城镇化融资要发挥民间的积极性,要简政放权和打破行政垄断管制,如果城镇化是政府主导,肯定是缺钱的。

  SMM网讯: 2013年陆家嘴·网易金融论坛于6月27日下午在上海举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论坛上表示,城镇化融资要发挥民间的积极性,要简政放权和打破行政垄断管制,如果城镇化是政府主导,肯定是缺钱的。

  鲁政委称,近期出现的钱荒,关键是市场没有跟上央行的纠偏意图,就是出现市场预期和央行行为不一致所导致的措手不及。而对于未来的城镇化融资,鲁政委表示,要用好增量,盘活存量。要盘活存量,城镇化则需要发挥民间的积极性,关键是简政放权和打破行政垄断管制,这个做好,钱不是问题。他称,如果城镇化是政府主导,那这肯定是有问题的,肯定是缺钱的。

  鲁政委论坛发言全部文字实录:

  主持人:您怎么看现在存在的钱荒现象,以及钱荒对于城镇化推进产生的影响?

  鲁政委:现在的钱荒和城镇化的融资问题是两个不同的问题,钱荒是一个非常短期的时点问题,不是持续存在的问题,而城镇化在未来的数量,甚至十几年、更长时间都要做的事情,所以这两件事情不能混同起来看。对于近期出现的钱荒,关键是央行的纠偏意图市场人没有跟上,就是出现市场预期和央行行为不一致所导致的措手不及。对于未来的城镇化融资,其实我非常同意刚才贺主任讲的,我们要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怎样盘活存量呢?现在政府负债不低,现在货币存量也很大,如果城镇化是政府主导,那这肯定是有问题的,肯定是缺钱的。如果你发挥了民间的积极性,事实上存量的含义是什么呢?站在老百姓这一端,提供劳动力和材料的人,银行当初把这个钱贷出去,钱变成居民的收入,当初的钱到我这里了。怎么把我这个钱拿出来了,前一段时间许小年(微博)说的很重要,凡是让你投的都是过剩的,凡是赚钱的都去不了。我们可不可以把水草丰美的保护区拆开,这些存量就盘活了,按照李克强总理讲的城镇化主要是人的城镇化,是要发展生产性的服务业和生活性的服务业。我们看城镇化之后的文化娱乐、医疗教育都是我们改革相对滞后的领域,如果这些改了,实际上民间投资是有很多机会的,他们是愿意去的,关键是这个简政放权和打破行政垄断管制的改革做得怎样,这个做好的,钱不是问题。

  主持人:现在钱荒是短暂的现象,您认为资金面紧张会是一个比较长期的情况吗?在这样大家都认为资金面即将紧张的环境下,您认为对于实体经济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鲁政委:钱荒肯定是短暂的现象,最主要是几个方面。第一个从市场对央行的调控适应来讲,既然第一步没有跟上造成这样的问题,第二步跟上就没有问题了,就是要步调一致。站在市场的情绪来讲,根据央行的公告,平常的支付只需要7000亿,最近有1.5亿备付金,这还不够满?因为恐慌,备付金一下子多了一倍,当不恐慌的就多出来8000亿,这可以导致钱荒的缓解。第三个,最重要就是央行态度的明确,央行将保持货币利率市场的稳定。如果利率持续偏高,或者说流动性相对比较紧张,对实体经济有什么样的影响,我想如果流动性紧张自然会导致利率上升,你会看到如果是利率上升,所有的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都会上升,实际这个正是在成熟的央行他们来影响资金价格的方法,成熟的央行通过加息不是一年期的存贷款利率,是跟住七天利率,最终传导到各个使用资金的领域,如果说现在利率持续偏高,也会导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偏高。我们经济相对比较疲弱,利率会比上半天略有上升,但不会太多,否则这对于我们稳增长也是不利的,并不是说利率越高就越好,如果这样的话当初就不用降息,所有高息经济体应该有强劲的增长,其实不是这样的。

  主持人:央行用力过猛是否会实体经济的损伤呢?

  鲁政委:中国已经渡过不少惊涛骇浪,比如97年亚洲金融危机、08年国际金融危机,我们现在的央行远比前几年显得更为成熟,也更为稳健,所以我对他们是有信心的。

  主持人:鲁老师,您是否关注影子银行出现大家担忧的信贷危机这样的情况?

  鲁政委:首先我觉得2008年这一次在美国出现的危机,把影子银行体系和对金融造成的系统性损害清楚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就是毫无疑问,如果说影子银行得不到有效的监管,那就会出问题。我们现在回过头要问,影子银行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我们要怎么样才能监管。谈到影子银行是怎么出现的,可能经常就有一种观点,说这个影子银行不就是因为政府不教你干的事都干了,这才叫影子银行。但是我想问一问大家,在美联储的定义当中,明确把美国国会批准的两房称之为影子银行,两房可是美国国会批准的,在中国我们现在的媒体已经把平台归到跟影子银行有关上了,你想一想,在我们每年的社会融资,去年是15.8万亿,今年可能比去年略多一点,我们只给了9万亿的信贷,你说空下那块怎么办,能都发债吗?如果不能发债,你的债只能发3到4万亿,因为信用债的存量才6万亿,再发3万亿,还有几万亿怎么来呢?股票现在发不了,如果你们认为其他都是影子银行,为什么政府要留这个口,让影子银行来发展呢?既然很大程度上影子银行其实政府在中间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谈到影子银行很多人说我们加强监管就可以了,那全球各国都在加强监管,是不是说影子银行就可以灭绝呢?我们发现在美国影子银行发展最快,尤其80年代市场化之后,影子银行更是迅猛发展,那你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所以我想说的是影子银行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影子银行往往存在着严重的期限错配,借短期的钱为长期的项目融资,短期的钱往往是风险规避的,是回避风险的,他希望本金能够随时保付。但是投的这些项目即使不谈别的,单纯因为期限的原因,因为流动性的原因风险就比这个要高,所以说影子银行的原因或者说这个问题的本质来自于风险偏好的错配,没有把偏好风险的钱放在有风险的东西上,而把回避风险的钱放在偏好风险上,这样平时风平浪静没有问题,一旦有问题就导致接不上。监管第一点就是充分披露,让投资人充分明白标的是怎么回事,让他自己评估风险,股票跌了你不怕,因为你本来就是偏好风险的,这个企业有一点动荡没有问题,因为本来就是风险偏好者。还有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对政府的行为进行有效地约束,要清晰地界定政府的行为边界。实际上美国的GSE机构就是政府的行为边界没有很好地界定,刚才贺主任讲,说审计署说的数字也怀疑是否够了,我是非常同意您的看法,我不怀疑审计署的审计有问题,在现在我们要搞清楚地方债有多少,首先必须清晰地使界定地方政府的行为,这一点没有做好,你就是让审计署掘地三尺也审不出来。某省一家很大的光伏企业,是民企,现在出事了,政府接过来了,他的负债就进到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了,你说出事之前审计署能够审出来吗?为什么一拉就拉进政府的表里面,因为政府的行为没有边界。美国当谈也借助过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但是国会经过数轮激烈的长期辩论,我们说拉进来一下子拉进来了,我们没有约束,我觉得这样是有问题的。我们要监管好企业,监管好政府也必不可少。

  主持人:刚才三位嘉宾对于未来经济形势就是不乐观的形势,城镇化真的会对未来经济产生一些好的影响吗?您怎么看呢?

  鲁政委:三位嘉宾是比较专业的,因为城镇化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不是今年一年就做完的,所以在短期的考虑当中并没有把这个问题放非常重要的位置其实是正常的。但是我们看到昨天晚上国务院常务会议有了一个新的稿子,在这个稿子里面,明确要求尽快落实资金,在今年下半年要开始进行棚户区改造,所以我想如果在我们看来上半年之所以有融资无增长,很大原因就是地方政府没有项目资本金做不了,一旦项目资本金到位之后,加入药引之后我们应该有机会在下半年看到中国经济的温和回升,所以对于下半年,我比他们要乐观一些。

  主持人:鲁老师,您在银行工作,在新城镇化的大背景下,银行业有什么机会呢?

  鲁政委:在我看来,在新一轮城镇化面前,银行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是有机会的。第一个,也是最容易被人们想到的,就是所谓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我们的路,除了城市里面的交通之外,还有通向周边的路,还有水,我在上海家里的水管放出来的水都可以把水龙头堵住,就是我们水的管网这么多年没有改变,自来水在水厂是合格,到你家里不合格,因为管子有问题。第三个就是电,第四就是气等等,这些都给银行提供了机会。这些都是长期限,低回报的投入,所以单靠银行有问题,所以要利用资本市场融资,比如发债,银行可以作为承销者,也可以作为投资人,当然要建立对地方政府的激励约束机制,最主要发挥地方人大的监督。

  美国的地方政府是可以破产的,德国的地方政府跟中国是一样的,不能破产,这次美国一些州破产,欠了一屁股债,但是德国很好。这两种机制都有一个共性,就是议会在左右地方政府的举债上具有很大的权限,因为官员是流动的,可是代表都是当地的,我得权衡一下借债把基础设施做了,享受更好的服务,将来不还债没有问题,还是说将来还多了不合算。一旦做好了,我们可以进行资产证券化,特别是对于银行的长期贷款的盘活很重要。我刚才看了一下黄行长的PPT,全球1000家的银行,最后一家是中国的德阳商行(音),已经在全球赫赫有名。我们老觉得这是政绩,这是因为中国因本身在全球就是很怪异的东西,我们在银行门口都摆了一对貔貅,只进不出,现在银行吃进来的贷款,不到期出不去。先放贷款都需要资本,只有在资本市场融资,唯一的办法就要动起来,这样可以维持恒定的总资产规模,这样可以释放出融资的潜力。

  第二点就是轻资产方面。基础设施都是重资产,轻资产的项目,比如我们到了城里,按照李克强总理说,我们的城镇化主要是人的城镇化,要发展生产性的服务业和生活性的服务业,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娱乐、消费、保健有抵押吗?办公室都是租的,我们怎样为他们更好融资呢?所以需要研究这个,怎样才能既为他们做好金融服务,又能够控制住风险呢?我觉得建立起一个覆盖更为全面的信用体系很重要。第三个方面的机会,我们在农村就是山清水秀,到了城里发现等到云开日出不容易,到了中午也没有太阳,所以绿色环保很重要,我觉得我们自己本身一直把这个作为我们银行很重要的,兴业银行,中国首家赤道银行,就是因为绿色信贷。第四个就是社区金融,在农村你自己想什么时候种地就什么时候去了,什么时候收工没有人管你,到城里要按时上下班。这带来两个问题,我们可不可以发展不需要到网点的金融服务,现在的互联网金融就在手机上,就在电脑上把问题解决了。还有一个,如果不会用这个东西怎么办呢?社区金融,你下班的时候我开车上班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很多消费娱乐的服务不是在上班的时候发生的,所以社区银行应该是未来的重点。谢谢!

  青年报:我想问一下,在政策现在都要提倡收紧货币供应的同时,应该怎样调整金融政策,以达到激活存量货币的目标,谢谢!

  鲁政委:激活存量单纯靠金融政策做不到,还需要其他宏观政策的调整,为什么这么讲呢?我刚才说了,存量对于银行来说是已经贷出去的钱,如果人家赚不到钱,还不了,这个存量就是死的。对于这个企业和地方政府来说,这个存量就是过去放的钱在我这里变成项目,如果项目赚不了钱怎么都还不了,你说资产证券化没有现金流,这也有问题。对于居民来说是我的收入,如果没有赚钱的机会,我就待着,哪里也不去,所以一句话,激活存量的关键是让项目能够赚到钱。怎么才能赚到钱呢?我们观察到,从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表看得非常清楚,最近几年,尤其是2000年以来,特别是09年之后表现更明显,十年里上市公司总体负债率一直上升,但有几个行业上升最小,一个是医疗保健行业的资产负债率唯一下降,第二是金融也有不错的收入,食品饮料也有不错的盈利,这些都是贸易程度比较低的行业。另外的行业则出现了资产负债表快速上升,特别是工业和公用事业,这其实是地方政府的马甲了。为什么这几年看到显著的上升,这些工业是可贸易品,可贸易品不仅仅说出口不好就得了,国外的产品还会到国内侵占你的市场,从而成为问题。我们所讲最近几年实体不赚钱,导致他们的负债率不断提高,导致存量无法激活,所谓实体不赚钱主要是工业不赚钱。为什么呢?所有实际有效汇率高估的经济体都无一例外出现了产业空心化,我们现在甚至中国的制造成本除了新加坡,是东南亚地区最高的,甚至和美国的成本优势相比很低。这说明我们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已经造成了存量激活不了,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急先锋正在一个一个倒下,广东已经倒下了,浙江已经倒下了,以他的坏账率为标准,江苏正在倒下。为什么呢?按照媒体公开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新增坏账当中,江苏占了一半,因为江苏所有的产业,他的汽车、光伏、钢铁、造船全部都被韩国牢牢盖住,以后韩元汇率太低,这就是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高度导致企业缺乏竞争力,那这个存量就是死的,怎么能够激活呢?所以激活存量单独靠金融政策不行,即便现在把利率免掉还是问题,所以必须挣到新的钱才可以,所以必须及时修正偏高的人民币汇率,这是我们遇到强烈挑战的先兆。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