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陆家嘴论坛]贺铿:应成立专门政策性银行服务新型城镇化

贺铿认为,新型城市化的基本思想应当是一是要重心向下,大力推动县域经济的发展,尽可能把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在家门口,实现非农就业。贺铿称,为了促进城乡统筹发展,金融业在新型城市化进程中应该研究自己的发展战略,积极地服务新型城镇化发展。

  SMM网讯: 2013年陆家嘴·网易金融论坛6月27日下午在上海举行,今年的论坛主题为“更始之路--城镇化金融初探”,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微博)在论坛上作主题演讲时表示,为加强金融业对新型城镇化的支持,应该成立或者组建专门政策性银行,支持县域经济的发展,服务于产业转移,支持农业现代化。

  贺铿认为,新型城市化的基本思想应当是一是要重心向下,大力推动县域经济的发展,尽可能把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在家门口,实现非农就业。二是要以发展产业为核心,以产业带动城市化。三是以农业现代化为抓手,进一步推进城市化的进程。四是要认真改革土地制度和户籍制度,彻底消除城市二元现象,一部分是农民工,一部分是市民的二元现象绝对不能让它固化下去。要实现真正的城市化,实现完全的市民化。

  为加强金融业对新型城市化的支持,贺铿建议成立或者组建专门的政策性银行。政策性银行的任务一是扶持县域经济的发展,二是支持产业转移,把一些企业、工业、服务业、教育、医疗等优质资源有序地向中小城市转移。第三是支持农业现代化,没有农业的现代化,城市化速度不可能加快农业现代化应该是城市化的前提。

  贺铿称,为了促进城乡统筹发展,金融业在新型城市化进程中应该研究自己的发展战略,积极地服务新型城镇化发展。当然也要防止一窝蜂、一阵风,要有长远的发展战略眼光,当有相应的规划。

  贺铿论坛发言全部文字实录:

  【主题演讲】

  主持人:首先有请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进行主题演讲。

  贺铿:大家好,我发言的题目是新型城镇化与金融业的定位和作用,讲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社会主义金融业的定位,第二个问题怎样理解新型城镇化,第三金融业怎样支持新型城镇化。

  先谈第一个,社会主义金融业的定位。应该说我们正在按照邓小平总设计师设计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行改革,但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金融体制似乎还没有人很好地深入地探讨,我们的金融理论越来越与西方的理论雷同,而且没有认真吸取世界金融危机的教训,片面地追求利润,发展实体经济的成本越来越高,中小微企业的困难越来越大,这与金融业的定位很有关系。我认为社会主义金融业应当明确定位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企业融资努力降低成本,而不是定位在赚钱。金融业不应当以追求利润为目的,因为金融业本身并不能创造物质财富,而是通过抚育实体经济的发展获得相应的费用,我们绝不能像华尔街那样尔虞我诈,热衷于金融创新,通过金融杠杆制造金融资产泡沫。西方的某些金融首鼠两端我们可以学习借鉴,但目的不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利润,而是为了让实体经济更好地发展,提供更加便捷的融资方式,努力帮助企业融资,降低成本,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社会主义金融业应该怎么定位。

  第二个观点,怎样理解新型城镇化。新型城镇化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这一点大家都有共识。理解正确与不正确关系到新型城镇化能不能健康发展的问题,弄不好甚至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正确理解新型城镇化的思想应当在“新”字上下工夫,绝对不能走旧城镇化的老路。改革开放35年来,我国城市化进程很快,城市化率由1978年的17.92%提高到2012年的52.57%,提高了34.65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提高一个百分点。但是,旧城镇化的城市化率虽然很高,城市化的质量不很高。一是一味地大城市化,出现了交通拥堵、环境恶化、空气污染等严重的大城市病。二是市民化程度不高,存在2.36亿农民工,没有真正的市民资格,扣除这部分流动人口,真实的城市化率不够35%。三是城市的总体功能很差,用地粗放低效,出现不少鬼城,形成了房地产的泡沫。这是旧城市化所存在的主要问题。我认为我们必须摒弃旧城市化的思想,确立新型城市化的基本思想,新型城市化的基本思想应当是什么呢?我认为一是要重心向下,大力推动县域经济的发展,尽可能把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在家门口,实现非农就业。二是要以发展产业为核心,以产业带动城市化。三是以农业现代化为抓手,进一步推进城市化的进程。四是要认真改革土地制度和户籍制度,彻底消除城市二元现象,一部分是农民工,一部分是市民的二元现象绝对不能让它固化下去。要实现真正的城市化,实现完全的市民化。这是我讲的第二个观点。

  第三个观点,金融业怎样支持新型城市化。为加强金融业对新型城市化的支持,我建议成立或者组建专门的政策性银行,政策性银行的任务一是扶持县域经济的发展,二是支持产业转移,为了让大城市过分发展存在的问题,对大城市应该消肿,这个消肿也就是把一些企业、工业、服务业、教育、医疗等优质资源有序地向中小城市转移,这个转移是需要金融支持,所以政策性银行的第二个功能就是支持产业转移。第三是支持农业现代化,没有农业的现代化,城市化速度不可能加快,即便是加快了,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对农副产品的需求问题的不能解决,农业现代化应该是城市化的前提,我很赞成山东德州提出的两区促两化的思想,就是抓产业园区的建设和居民社区的建设,促进农村工业化,农业现代化。我希望所有的金融部门都应该调整自己的服务方向,将服务的重点由大城市转向中小城市,由城市转向农村,促进城乡统筹发展,消除二元现象。为了促进城乡统筹发展,金融业在新型城市化进程中应该研究自己的发展战略,积极地服务新型城镇化发展。当然也要防止一窝蜂、一阵风,要有长远的发展战略眼光,认识到新型城市化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长期潜在力量,因为我的城市化水平不高,我们要成为一个工业化的国家、现代化的国家,城市化必须加快。发达国家城市化率都高于95%,中等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例如韩国、台湾他们的城市化率已经达到85%,依照邓小平同志的设想,我们在2050年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也就是说我们在2050年,真正的城市化率应该达到或者接近85%。因此,我们推进城市化的任务还很大,而城市化过程当中会引发各种产业的发展,因为城市化的核心应该是发展产业,也相应地要有配套的房地产业的发展。这个城市化就应该是带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长期潜在动力,国务院和全国人大正在讨论制定新型城市化的发展规划,我希望金融业也应当有相应的规划,我相信只要集思广益,齐心努力,我们的新型城市化就一定会得到健康的发展,我国的经济也会得到很好的恢复和发展。

  我就讲这么三个观点,谢谢各位!

  【圆桌观点】

  欢迎各位,下面直接进入本次论坛的主题讨论,刚才贺铿先生已经说了城镇化已经是未来中国的发展巨大引擎,新一届政府也多次强调要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与发展,在现在表面金融资源紧张的情况下,您认为新城镇化需要的信贷资金应该从哪里来呢?

  贺铿:城镇化肯定需要资金的支持,钱荒我认为是表面现象。我一直认为我们现在不缺资金,我们的社会资金数量就很大,没有进入正规的金融体系,应该说政策体系和社会资金整个来说不缺钱,问题就是说怎么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应该说只要我们的金融改革跟上去,我们目标一致,城市化问题并不缺钱,而且这个城镇化也不是有人说要那么多的投资,要带动那么我的投资,我对这个说法一直不赞成。只要把城镇化的方向摆正,发展的是小城镇、县域经济,发展各种各样的产业,尤其是小微企业为主,使民营企业活跃起来,城市化的速度可以加快,资金也不会缺乏。

  主持人:贺老师,刚才您说过去旧的城镇化造成很多城市问题,我们应该进行新城镇化,那您认为在未来有可能是一个资金面紧张的情况下,这个钱真的能够流向到建设新城镇化的需求上吗?

  贺铿:我首先要强调,所谓钱荒问题要深入研究,我认为不应该存在这个问题,现在钱荒究竟为什么会出现,那几个银行是什么问题。因为我的基本观点,我们整个资金应该说是充裕的,我们这几年增发的货币数量是巨大的,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要防止金融风险。存在金融风险的因素有四个方面,一个是房地产,这是明显的。第二个是地方债,地方债去年说是10.7万亿不相信,今年审计署说大约15到18万亿,我估计还不相信,地方债比这个数可能还要大,这个问题已经进入到还本期了,是否还得了是很大的问题。第三个就是社会资金民间借贷,民间借贷去年6月份国家审计署审计了746个中小企业,50%是由民间借贷解决,借贷期限只有半年或者短于半年,年利率高于24%,这是不得了的问题。尽管有温州金融改革抓这个问题,但现在还没有看到真正的好转。第四个,我们理财产品或者是影子银行,现在究竟有多少,有多大,各个银行搞得非常隐秘,人民银行没有掌握真实的情况,甚至没有进行很好的统计分析,这次所谓钱荒与大家都在抢钱去干什么呢?我怀疑这个问题。未来的城镇化与这个问题没有多大的关系,未来的城镇化跟过去老的城镇化应该在资金需求上不一样,老的城镇化是造城运动,钱一个靠银行贷款,一个靠卖土地,这种城镇化才形成那么多问题。新城镇化应该是利用市场机制,运用好各个方面的资金,尤其是发展民营企业。我曾经讲过,我们的城镇化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但是我比较赞成浙江的情况。浙江的城镇化率很高,并没有用那么多土地财政,也并没有政府投多少钱,主要是通过发展民营企业,所以你要把产业作为核心,把民营企业的发展政策放开,应该说未来的城镇化会走得比较顺利。

  主持人:贺老师,您怎么看待监管政府,应该怎么样去监管政府呢?

  贺铿:政府应该依法行政,这也都是明确的,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这也是说过的。但是前些年,我们把政绩评价标准放在GDP的增长上,所以从上到下都有投资冲动,都想做一点政绩工程,都想通过这个上面对我的看法好,有升官的机会,所以准确来说不是监督政府的问题,而是政府的职能要改变,不能像过去一样。他不能过多管微观经济的问题,他只能是对经济进行服务,在宏观上进行调控,出一些引导经济正确发展的政策,政府直接管经济这是不行的,也是我之所以反对凯恩斯主义,所以这样会把市场扭曲了。影子银行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而且发展如此之快。我的看法就是追求利润,所以我刚才发言就讲这个问题,金融系统不能以追求利润为目的,是要以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为目的。美国金融危机就是华尔街追逐利润,追逐利润的方式就是制造这样那样的金融产品,然后用加大杠杆把金融资产泡沫化,泡沫到一定的程度有的地方出现资金断裂,实际上金融危机的发生都是因为资金断裂。美国为什么从投资银行开始呢?因为投资银行和次贷关系最明确,许多人不能还按揭,出现了断裂,由此多米乐骨牌一样。我们社会主义金融改革不能按照这个,这是我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

  主持人:贺老师,未来的城镇化您认为不是一个需要钱,不像旧城镇化需要钱去刺激的发展方式,您认为未来城镇化凭借应该是什么样的力量去推动呢?

  贺铿:新型城镇化跟老的城镇化在钱问题的区别,老城镇化是政府用钱,政府用各种办法去城镇化,新的城镇化不应该是政府直接用钱,而是通过促进产业的发展,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逐渐向浙江过去走的路那样实现城镇化。第二个观点,新型城镇化,李克强同志讲的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什么是潜力呢?就是潜在的力量,你怎样把它变现,所以是一个长的过程。

  主持人:您觉得应该怎样变呢?

  贺铿:政府要有城镇化的指导思想,在这个指导思想之下我刚才讲了四个观点,我感觉我的观点是正确的,你不能像过去那样。对当前经济的看法我讲这么几个观点。第一,稳增长更重要,所以增长问题上一定要有忍耐力,不能着急。第二,今年的情况或者去年以来的情况是过头执行凯恩斯主义的必然结果,出现的是经济滞胀,也是我老早的观点。第三,美国出现滞胀罗斯福对凯恩斯的报复需要十多年缓过来,里根经济学的核心内容是供给学派的思想,我们新政府有供给学派的思想,应该说慢慢会好起来。最后一点,今年经济增长我希望三中全会英明一点,但是今年的经济增长我认为不会低于7.5%,应该在7.5%以上。因为调成7%这给大家一个预期,就是对这个增长速度要有忍耐力,要稳得住,货币、信贷、财政都应该是控制的,不能再扩张了。这就是我对当前经济形势的看法。

  经济观察报:我想问一下贺老师,现在中国整体债务率水平不断提高,前面您也提到一些关于地方债务的问题,在城镇化过程当中,大量融资会不会增加地方负债水平,这会不会造成很多风险,应该如何控制和解决呢?

  贺铿:债务确实存在不小的风险,城镇化的过程当中应该控制债务规模,不能太着急。我始终的观点要把社会资金调动起来,发展不同的产业,产业的发展就会推动房地产业以及其他方面的发展,这些其实都不需要政府去借那么多债,所以政府的债今后应该控制,而且应该慢慢把窟窿补上去,靠扩大债务,发行国债,这应该考虑到偿还的能力。我曾经说过一个认真的笑话,中国诚信问题是一个大问题,但是最不讲诚信的是各级政府,他借钱没有想到还,所以不注意这个问题,债务一扩张肯定要形成资金链的断裂。那么大的债务将来还不出来,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中央有没有能力还,我估计没有。第二个,就通过通货膨胀,我们大家兜了,就是这样的结果。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