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资金面]百万亿M2与“钱荒”银行的钱去了哪里?

也基于往年预期,导致6月上旬银行大规模地向市场投放信贷,商业银行体系内资金减少。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对本报记者称:“如果央行能够保持收紧流动性,将有利于整治银行资金空转。

  SMM网讯:这场由银行“钱荒”引发的金融市场洗牌,似乎远没有结束。

  市场真的“很差钱”吗?答案是否定的。截至5月末,我国M2余额104.21万亿元,同比增长15.8%。然而,与此相反的是,银行间同业拆借隔夜利率自6月下旬以来不断上涨,20日盘中更是蹿升至30%的惊人位置。“钱荒”的多米诺骨牌也砸向了股市,上证综指、深成指双双创出四年以来的新低,A股市场至今惊魂未定。

  既然银行“不差钱”,那么,这些钱流向了何处?据证券日报报道,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是六月底是商业银行补缴存款准备金的时期,并且今年银监会要求将表外业务纳入表内,从而增加了存款准备金缴纳的绝对量;二是外汇占款下降冻结了部分流动性;三是五月底和六月初是财政清缴期,也致使流动性下降,最终引发了这次罕见的“钱荒”。

  “钱荒”的影响还波及到基金、券商、信托等金融机构,业内专家普遍认为,此次“钱荒”可能要持续到7月中旬。

  银行“钱荒”四大原因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银行、股市与中小企业“联手”大喊缺钱;但另一方面却是,货币供应量充裕,资金在金融机构间循环往复获取利润,游资仍在寻找炒作空间,民间借贷依旧风风火火。

  事实上,从相关数据来看,中国的金融市场并不缺钱。央行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我国社会融资规模达9.1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12万亿元。广义货币M2存量达104万亿元,同比增长15.8%。

  工商银行近日的公开表态可谓佐证。工商银行目前境内人民币存款余额约14.2万亿元,贷款余额约8.4万亿元,人民币存贷比保持在60%左右,远低于75%的法定标准。在缴存法定存款准备金后,债券、同业融资、超额备付和现金等高流动性资产余额超过4.6万亿元,丝毫没有差钱的迹象。流动性充沛状况居全球同业领先地位。

  银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139.5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3%。

  对于“钱荒”一说,业内专家指出四大根源:一是,银行疯狂扩张。“钱荒”出现的原因有很多种,而从根本上来讲,还是由于银行随心所欲扩张所致,表现在表外融资规模的扩张,表内贷款的大规模增加。一方面,过去由于经济持续扩张,银行不甘于传统的贷款业务而利用银信合作将表外资金及部分表内资金投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同时因为项目周期和银信产品周期不一致而导致资金出现缺口,最终造成资金在同业之间空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指出,内地银行业当前出现的“钱荒”现象,是过去几年商业银行随心所欲扩张自己的业务规模,达到一个极点后集中爆发的表现。

  截至2012年末,银行理财产品余额达7.1万亿元人民币,比2011年末的4.59万亿元增幅高达55%。由此看来,银行大肆扩张表外资产、大量发行理财产品,不顾资金期限匹配的风险是发生“钱荒”的主要原因。

  二是,年中的存贷比考核。历年来,临近月末、年中、年末之时,银行便会出现一定的资金紧张状况,在存贷比考核的影响下,每逢关键时点,银行都会投入到“抢钱大战”中去。而今年政府为了约束社会融资规模过快扩张与银行同业业务期限错配风险,采取了控制货币增量和纠正存量的方式来打击资金空转。因此在资金价格飙升之际,央行不仅未曾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反而两次发行央票回笼了少量资金。

  同时也基于往年预期,导致6月上旬银行大规模地向市场投放信贷,商业银行体系内资金减少。而央行态度的转变让商业银行的预期落空,纷纷转为增加存款,同时部分有剩余资金的大行也不愿拆出资金,导致银行间流动性降低。

  三是,外汇占款下降加剧资金紧张。5月外汇占款增速明显下降,仅增加668.6亿元,较4月2943.5亿元的新增量大幅缩水77%,资本流入局面发生改变。有券商研究人员预计,6月外汇占款可能处于净下降的状态。此外,外管局要求商业银行根据外汇贷存比补充外汇头寸,限期为6月底,这部分头寸补充收缩银行间资金约2000亿元。

  美联储缩减QE的预期增加,也加大了热钱的逃离。而央行面对流动性趋紧并未轻易出手干预,从而进一步加剧了资金的紧张局面。

  四是,6月5日准备金补缴。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估算这部分规模大约在1000亿元。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郭田勇也表示,中国的资金在总量上并不荒,“钱荒”是个结构性问题。钱没有通过银行信贷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在一系列加杠杆的金融运作后,变成了“钱生钱”的虚拟游戏,在银行业内空转。资金在各个金融机构间循环往复获取利润,却无形中提高了中国实体经济经营者的融资成本,也使金融风险不断积聚。

  “钱荒”后的金融趋势

  对于下一步的货币政策走向,央行称将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第十三次常务会议精神,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把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住、发挥好。同时,也要根据市场流动性的实际状况,适时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平抑短期异常波动,稳定市场预期,保持货币市场稳定。央行强调,商业银行要继续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

  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对本报记者称:“如果央行能够保持收紧流动性,将有利于整治银行资金空转。具体效果为:减少同业之间的期限错配以及与此相类似的短债长投、降低杠杆率,从而改善银行资产负债表。不过从短期来看,流动性趋紧必将导致资金价格上涨,易变现的资产极易遭到抛售而大跌;而不动产和政府信用支持的资产,由于变现较难,短期内受到的影响有限,若政策不能持续,则极有可能出现误伤。”资金面无法恢复的预期沉重打击了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一些券商认为,资金紧张的局面至少会持续到7月中旬。

  东方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后“钱荒时代”将有三大趋势。趋势一:影子银行的强化治理与再创新。过去两年迅速形成规模的信托受益权类买入返售和票据类买入返售在此次“钱荒”中严重受挫,未来以同业负债为资金来源的影子银行形式将不再流行。银监会很可能在央行推动下进一步治理信托受益权类买入返售等当前业务。

  趋势二:地方政府融资口全面收紧。“钱荒”惩戒影子银行意在收紧地方政府融资渠道,从而再度强化对地方政府盲目扩张倾向的约束。地方政府融资收紧后,投资增速将有向下的压力,这在长期内符合经济效率,但在短期内会造成流动性收缩和经济增速下行,这有助于维持银行的高息差,但会进一步加大贷款质量的压力。

  趋势三:银行业流动性风险管理重要性显著上升。例如同业业务利用期限错配扩大利差收益的“双回购”策略今后将受到重大限制,票据业务这类资金“空转”的模式也会受到压缩。今后流动性风险评估在银行评估中的重要性将明显上升。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表示,7月份市场上对流动性的担忧可能将逐渐缓解,但拆借利率也不会降至年初的水平上。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财苑)预测,虽然不能一下子落到很低的水平,但可预计除了节假日之外,下半年正常的隔夜利率水平应该在3.0%到3.5%之间。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