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面源污染日益严重 蚯蚓等生物几乎全遭灭杀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大量耕地被占用,而且被占的都是良田沃土,补的却多数是盐碱地或其他薄地。”  另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是建设占用耕地时,白白浪费耕土层。耕土层剥离后,应该专门储备起来;哪里需要耕土层了,运过去覆盖、再利用。

  SMM网讯:建设用地白白浪费耕土层亟待改变

   “以前,随便抓起一把土都是黑色的,有蚯蚓活动留下的‘孔’;现在,土壤发白、板结,根本看不到微生物存在的痕迹,耕地里基本上看不到蚯蚓了。”全国第23个“土地日”到来前夕,全国人大代表、盐城市耕地质量保护站站长秦光蔚忧心忡忡地对记者说,耕地质量下降直接影响农业可持续发展。

  据介绍,土壤中的“孔”即空隙度,直接体现出土壤的理化性状。空隙度高,理化性状就好,就是沃土。近年来,土壤面源污染日益严重,农药化肥的大量施用,几乎把土壤中的生物和微生物全部灭杀,土壤的有机质大大下降,通俗点说,就是地力变得越来越薄。具体来说,土壤的耕作层变薄了。以苏北地区为例,以前的耕作层厚度普遍有20厘米左右,是比较理想的,但现在普遍只有15厘米左右,底下的都是板结的“死土”,这会导致农作物的根系不够发达、不能充分吸收土壤中的养分。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大量耕地被占用,而且被占的都是良田沃土,补的却多数是盐碱地或其他薄地。即使耕地数量不减,质量却下降了。农业能否持续丰产丰收,前景堪忧。”作为30多年来一直跟土壤打交道的推广研究员,秦光蔚说,好在这几年我省十分重视秸秆还田,这对提高土壤质量是大有好处的。她回忆说,2003年,德国土壤专家到盐城交流,看到夏收后的田块里到处在烧秸秆,痛心地说:你们焚烧的不是秸秆,而是“软黄金”啊。在德国,秸秆早就全量还田了。

  秦光蔚认为,禁烧秸秆不能简单依靠硬邦邦的行政禁令,还要多向农民宣传秸秆还田的好处,“我在田间地头就向农民解释说,秸秆还田以后能使粮食产量提高3%-5%,能少用很多化肥,合起来每亩能增产多少、节本多少、增收多少。一笔账算下来,农民就舍不得烧了。”

  另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是建设占用耕地时,白白浪费耕土层。建设所占的土地几乎都是优质耕地,农田设施配套也很齐全。可是,现在绝大多数地方无论是工业用地还是商业用地,都没有把耕土层剥离后再利用。我省滩涂面积较多,而把这些盐分含量较高的滩涂改造成可以耕作的土地,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还需要多少时间!如果能把所占土地的耕土层覆盖到盐碱地上,那么盐碱地改良时间就能大大缩短,很快能成为“熟地”。

  记者了解到,省人大常委会2011年11月就通过了《江苏省耕地质量管理条例》,规定应当采取措施提高地力,对可能遭到破坏的耕作层土壤进行剥离并恢复使用。不过,谈及耕土层剥离并再利用的现状,省耕地质量保护站站长徐茂很忧心。他说,不仅我省已经出台条例,《土地管理法》也早已明确必须保护耕土层,因为这些耕土层都是几千年才能形成的,是很金贵的。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难。耕土层剥离后,应该专门储备起来;哪里需要耕土层了,运过去覆盖、再利用。这就牵涉到国土部门和农业部门的信息互通和通力协作,而到目前为止我省在这方面还没进展。

  事实的确如此。6月25日,当记者拨通某省辖市国土局局长电话,问及耕土层保护的现状时,他很茫然,并坦言该市建设占地从来没有剥离过耕土层,“这工程量太大了。再说了,我们也不清楚哪里需要耕土层。”

  另外还存在一个资金问题:储运这些耕土层的费用从哪里来?徐茂认为,理论上这笔钱应该由用地单位出。但由于目前没有明确规定,加上耕地质量保护部门没有处罚权,因此,耕土层保护实际上处于“真空地带”。他建议,应该把剥离耕土层并再次利用作为出让土地时的前置条件,耕土层剥离后的恢复利用由国土和农业部门联合监管,由耕地保护部门检测,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弥补“占良田补劣地”带来的损失,“我省中低产田数量很大,废弃的矿山、宕口也很多,如果能有效利用优质耕土层,从保护耕地来说,意义是巨大的。”

  河海大学土地资源管理专业朱新华老师告诉记者,除了实际操作中存在困难以外,土壤质量什么叫下降、什么叫不下降,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评价标准。这导致耕地占补平衡中出现只重数量(占一补一)而不重质量的现象,实际上是人在“骗”地。“但人是‘骗’不了地的,因此,保护耕土层,某种意义上就是在保护耕地,就是增加了土地面积。”

公司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仅代表原作者观点,转载并不意味着上海有色网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准确性,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上海有色网对客户的直接决策建议。转载仅为学习与交流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021-51666850联系处理。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