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信贷]为何信贷未流入实体经济?

下面我将分析这些供求双方是通过何种机制将货币(信贷)引向了“空转”而不是实体经济。在供给方,银行的寻利行为导致其支持货币(信贷)“空转”而不是流入实体经济尤其是实体中小企业。

  SMM网讯:我在《盘活货币信贷存量之一:天量货币(信贷)哪去了?》一文指出,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是天量货币(信贷)漏出的主导因素。由于流入实体经济的货币(信贷)量就是货币(信贷)总量减去在金融体系内部的“空转”量,当货币(信贷)供给数量一定时,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的数量越大,流入实体经济的货币(信贷)就越少。因此,导致货币(信贷)未流入实体经济的原因也就是货币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的原因。此二者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货币(信贷)未能流入实体经济呢?

  主导资金流向的是供求双方。因此,我们需要从货币(信贷)的主要供求主体中寻找答案。就货币(信贷)的主要供给者而言,毫无疑问是商业银行。而货币(信贷)的需求者呢?则是多种经济主体。要分析每一种主体,显然没有必要;只要我们把握了我国货币(信贷)的几个大的需求方,就基本可以透视问题所在了。那么,中国货币(信贷)的主要需求者是谁呢?数据表明,是房地产、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

  下面我将分析这些供求双方是通过何种机制将货币(信贷)引向了“空转”而不是实体经济。

  在供给方,银行的寻利行为导致其支持货币(信贷)“空转”而不是流入实体经济尤其是实体中小企业。经过多轮金融改革,中国的各商业银行已成为具有独立利润诉求的实体。在利润追逐和风险考量下,它们会很自然地选择以下行为:一是爱富嫌贫、爱大厌小、爱“国”嫌“民”。一般来说,企业规模越大,企业越富有,就越被银行所爱。因为此时具有规模效应,单位信贷资金的管理成本越低。而如果该企业是国有企业(一般来讲,国企规模都较大大,而且所借信贷由于企政关系能得到政府担保——国企实质是政企不分的),就更为银行所爱了。在此信贷原则下,我们就可以看到,大企业、国有企业是各商业银行的信贷重点,而诸多中小民企却始终无法引起银行的重视,纳入其信贷服务之范围。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产值不到国民总产值25%的国有企业占据了70%以上的信贷总额;而产值占国民总产值75%以上的民营企业却只获得不到30%的信贷。而从今年以来大中小企业贷款看,尽管小企业贷款增速仍高于大型企业,但小企业贷款增速低于去年,大企业贷款增速高于去年。实际上,由于中小企业银行之外的融资渠道相对狭窄,今年以来小企业的融资困境其实比去年更严重。从实体经济看,贷款真正用于实体经济的也并不高。1-5月份,新增公司类中长期贷款逐月下降,新增票据融资贷款逐月增加。5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为14.5%,但公司类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速只有7.5%。

  二是与地方政府结盟。就其本质而言,地方政府和国有商业银行所背负的债务都是软约束的,因为它们都不是债务的最终承担者——地方政府债务和银行坏账最终由中央政府和老百姓来承担,中央政府和老百姓才是债务的最终承担者!因此,在利益驱动下,它们就天然的走在了一起,双方都有通过上马项目、投放信贷来获取政绩和利益。于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地方政府所主导的项目,其资金来源大部分是来自银行信贷;而且,当前地方政府所积累的超过15万亿元的地方债,大部分也是银行借贷。

  三是钟爱房地产。由于失位的杠杆制度、狭窄的投资渠道和错误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使得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在过去一路高涨。房地产的繁荣,使得银行充分享受到了来自房地产业的好处,而忽视了其风险。因此,它们愿意将钱源源不断的贷向房地产。在此偏好下,统计数据显示,从行业结构看,今年新增贷款房地产领域占大头。一季度,全部金融机构房地产开发贷款同比增长21.4%,个人住房贷款同比增长17.4%,均远高于同期各项贷款总体增速(14.9%)。并且,M1中,房地产企业到位资金同比增速29.3%,高出去年同期21%,势头迅猛。不仅如此,信托信贷、委托贷款、理财融资等传统银行贷款之外的融资多数也投入了房地产领域。四是大肆进行套利。由于利率的非市场化和自由化,由于金融管制,在过去几年,大量资金在金融机构的操作之下通过杠杆投资和期限错配套取利差,资金在各个金融机构间循环往复获取利润,“影子银行”大行其道。尤其是,银行间市场套利只是冰山一角。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之间,与高利贷等非金融机构和个人之间,与地方政府及其融资平台之间,与部分大型国企、信用较好的民企之间,甚至企业与非金融机构、企业与企业之间,都存在着大量鲜为外界所知的套利空间。这些套利活动,使得货币(信贷)资金可以脱离实体经济,而只在金融体系内部流转,亦能活动不错的回报。

  从供给方的寻利中,我们获知了货币(信贷)未流入实体经济,而在金融系统内部进行“空转”的机理。那么,来自主要需求方的行为,又是怎样影响货币资金的流向的呢?

  前面指出,中国货币(信贷)的主要获得者是房地产企业、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虽然这三大主体的行为目标和行为模式不尽相同,但其合力却产生了以下结果:一是导致产能严重过剩。当前,中国的大部分行业都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产能过剩,尤其是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电解铝、光伏等产业。大量研究表明,导致中国产能过剩的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在政绩观下对GDP的追求和国有企业在债务软约束下对经营规模的追求。产能过剩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企业的产品卖不出去,投资转化不了收入和利润,因此,只能向银行寻求再贷款,并用新贷款来偿还到期的旧债。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2003年,新增的贷款中,有很大比例的货币信贷被企业和地方政府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与此同时,商业银行迫于回款压力,又不得不向产能过剩的企业和地方政府放贷。因为,一旦商业银行停止债务展期,所有人都将遇到麻烦,进而引发连锁反应,并导致系统风险。这就带来了恶性循环: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银行勾结→产能过剩→银行放贷→产能进一步过剩→银行再放贷→货币进一步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二是经济过度虚拟化。目前我国货币金融几乎所有的指标都超过实体经济的指标,以一季度数据为例,M2增长超过6%,银行信贷的增长是12%多,社会融资总额的增长数字更达到了50%多,银行理财、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城投债增长速度有的超过50%甚至100%,但是企业的利润都在下降,有的企业是完全利润负增长亏损,财政收入增幅大幅度下降。此外,目前银行130多万亿的资产中只有64万亿的信贷资产,其他都是买的债券、央票、存款准备金、同业拆借、同业存款等,而一些银行信贷资金并没有全做实业。经济虚拟化突出表现在房地产泡沫化和其他资产泡沫化方面。经济虚拟化的恶果就是大量货币(信贷)资金流向房地产、银行金融衍生产品、艺术品炒作等行业,同时使得专心做实业的企业家越来越少。也使得实体经济对货币(信贷)的需求被虚拟化的房地产、银行金融衍生产品、艺术品炒作等严重挤占。三是货币(信贷)资金的使用效率很低。就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房地产企业主导开发的项目来说,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其获得的货币(信贷)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比例用于公关腐败和自我腐败中(就我所了解的而言,很多地方政府主导的高速公路和农村公路项目,真正投资到公路建设的资金很可能不到60%,高达40%的资金都被各个环节所腐败掉了)。货币(信贷)资金被大比例腐败,一方面导致大量货币(信贷)转为个人财富而被存到银行体系中(这也就是我国收入分配严重不公,储蓄存款畸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也导致项目质量低下,严重影响项目的投资回报率,并迫使投资方不得不向银行再借贷,以改造项目(如高速公路和市政工程的不断改造和重建)。

  当然,除了商业银行、地产公司、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主体,我们不能忽视,那就是中央决策部门和货币(信贷)流动性的最终提供者(即中央银行)。实事求是的说,造成中国货币(信贷)未流向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实体企业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就是中央政府的决策失误。本来,2008年的金融危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刺破房地产泡沫和加速经济转型的良机。可是,当年匆忙推出的4万亿财政和高达20万亿元的信贷救市计划,却不仅没有刺破房地产泡沫和推动经济转型,反而加重了产能过剩和货币(信贷)流向虚拟经济。真不知某些决策者,看到今天中国经济的困局,还有没有底气说“4万亿元完全正确”。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在供求双方的共同作用下,在决策部门的错误决策下,大量货币(信贷)在金融体系内部“控制”而不流入实体经济尤其是流入中心实体企业就成为一种必然。这种必然性,可以从金融危机后,我国的货币(信贷)资金流向的现实中清楚看出来。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为避免危机蔓延,短短的两年多时间,我国就投放了20多万亿信贷资金。更重要的,2008~2010年期间超量投放的信贷资金,基本都投到了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开发企业和极少数国有大型企业手中,实体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基本没有得到信贷资金的有效支持。而2011年后,为避免经济衰退,我国的货币(信贷)投放和社会融资也保持了快速增长。然而,快速增长货币(信贷)投放和社会融资,包括债券、信托、中票、短融、私募等,也因为种种原因,进入到了政府融资平台、开发企业和少数大型企业口袋。这也意味着,存量信贷资金和新增社会融资在实体经济与其他经济主体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失衡,实体经济融资难的矛盾并没有因为货币(信贷)资金的天量投放和社会融资的快速增长而得到缓解。相反,一方面,在市场流动性一直处于过剩状态下,生产成本不断上升,企业盈利能力进一步下降,实体经济的生存压力进一步加大、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小;另一方面,一旦货币(信贷)紧缩,银行也是首先向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开刀,不仅收贷现象十分严重,各种提高信贷成本的不规范行为也越来越多,导致实体企业生存难度更大,运行更加困难。这也是为什么我国货币(信贷)资金天量投放,实体企业尤其是实体中小企业却经营维艰,宏观经济复苏也步履蹒跚的主要原因!

    唐志军为经济学博士,湖南科技大学经济学教师。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