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国家能源局官员:中国能源战略目标尚没有答案

国家能源机构改革之后,国务院强化能源局在能源战略、规划、政策的拟定和组织实施等方面职责。从国家能源管理体制变化历程看,能源管理多注重具体能源产业的生产和经营,对能源项目的核准和管理,缺少中长期能源战略的规划。

  SMM网讯:国家能源机构改革之后,国务院强化能源局在能源战略、规划、政策的拟定和组织实施等方面职责。

  中国能源战略的目标是什么?中国未来能源需求格局到底是怎样的?中国是否走欧美国家能源消费路线?能源输送到底是西电东送,还是东电西送?

  记者获悉,国家能源局官员在一次能源战略讨论上坦言,能源战略至关重要,但上述问题仍没有答案。

  据悉,时任国务委员马凯对光伏产业调研时,一位光伏企业负责人明确表示,企业不需要国家救助,需要国家明确新能源在国家中远期战略中的具体目标。到2030年光伏发电所占比例是多少?如果光伏发电占比5%,保守估计2030年5000亿度电从光伏发电而来,意味着需要5亿千瓦光伏装机。如此判断,现阶段光伏产业并不是过剩的。

  如果我国东部地区人均用电达到欧美人均7000度电水平,东部能源消纳空间有限,为什么实施“西电东送”战略?同时,东部沿海地区最有优势接收国外资源,且具备优先发展核电的条件。届时,将出现“东电西送”的格局。

  “到底是西电东送,还是东电西送?能源战略的选择难题较大。”上述官员说。

  从国家能源管理体制变化历程看,能源管理多注重具体能源产业的生产和经营,对能源项目的核准和管理,缺少中长期能源战略的规划。

  在2013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能源局提出年内将制定出台国家能源战略,明确面向2050年的能源发展和改革总体方略、路线图和时间表。截至目前,新能源局重组刚刚完成,年内完成如上任务难度较大。

  反观美国、欧盟等国家不断地调整和制定本国的能源战略。美国先后提出能源战略计划、新能源计划、未来能源安全蓝图;欧盟则早已提出2020年能源战略、2050年能源路线图、能源效率新计划;俄罗斯在2003年制定能源战略2020,在2009年形成能源战略2030。

  我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战略目标?上述能源局官员认为,战略目标不仅定性、而且需要定量。“大力发展”这样的文字表述没有实际作用,只有定性的目标才有利于相关规划、政策的制定和落实。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李晓西在《“五指合拳”——应对世界新变化的中国能源战略》一书中提出,2030年前我国能源战略为“节能、绿色、结构、安全、改革”五能源战略。

  所谓节能战略是在实施能源强度和消费总量双控制同时,探索结构节能、技术节能、管理节能、改革节能、法制节能,全民节能,推进工业节能、建筑节能、交通节能,构建节能型生产消费体系。

  绿色战略不仅是发展清洁能源,还包括传统能源绿色化;结构战略则解决能源发展的先后轻重及能源战略布局问题;安全战略是确保能源资源持续供给、能源价格可承受、能源生产使用环境可持续;改革战略不仅包括竞争性市场本身,还包括政府职能的有效发挥。

  据悉,为解决国家能源战略问题,国家能源局已经启动重大能源战略问题调研。具体而言包括:国内能源需求预测和供应潜力分析、国内油气勘探开发战略研究、能源战略基地与战略通道建设、可再生能源发展战略、能源科技创新总体战略研究、能源法律法规体系研究、能源监管体系研究、国外煤炭资源合作开发战略措施研究、电力体制改革研究等。

  目前,能源局已经成立“能源重大战略问题调研领导协调小组”,领导小组设在发展规划司。按照工作计划,拟于7月底完成上述重大课题调研。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