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信贷]中国“影子银行”引发信贷泡沫担忧

中国央行周一也打破沉默就流动性紧张问题发布声明称,各金融机构需强化流动性管理,控制流动性风险。中国政府曾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试图通过投放大规模信贷来刺激经济,到2010年,政府采取措施控制正规银行信贷,影子银行业再次实现快速发展。

  SMM网讯:在俯瞰北京使馆区成片绿茵的一座52层办公大楼上,中信信托(Citic Trust Co.)的几百名交易商负责为地产开发商、钢铁厂等急需资金、但却无法以正规银行贷款方式获得资金的企业安排融资。

  像中信信托这样的金融机构构成了中国所谓的“影子银行”。在中国金融系统中,这些机构的作风最接近华尔街。它们敢于承担传统银行不愿承担的风险,甚至会给高档白酒与红木家具等创建投资基金。这些金融机构的高管们开著名贵汽车,频繁出入高档会所。

  近来外界对于中国经济放缓或引发债务危机的担忧日益上升,而由信托公司、保险公司、租赁公司、典当行以及其他监管程度较低的非正式金融机构组成的中国“银子银行”则首当其冲成为上述担忧的主要所在。

  中国政府近几天采取行动打击不规范的贷款行为。中国央行周一发布公告称,要谨慎控制信贷等资产扩张偏快可能导致的流动性风险。受此影响,中国股市周一收盘创下近四年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市场周二早盘进一步下跌。

  中国央行于本月早些时候开始收紧国内银行间借贷市场的资金,使得银行间拆款利率一度升至25%的高位,周一基准银行间市场利率回落至6.64%。该利率一般波动区间在2%-3%。

  新华社周日称,中国央行已经采取收紧流动性的做法来抑制失控的银子银行融资活动,可能暗示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开始由简单的数量控制逐渐转向质量和结构的优化。新华社称,游资仍在寻找炒作的概念,民间借贷依旧风风火火。

  中国央行周一也打破沉默就流动性紧张问题发布声明称,各金融机构需强化流动性管理,控制流动性风险。这一声明并未令市场明确央行的战略意图,也未能缓解和打消投资者的疑虑。受此影响,中国股市下跌5.3%,其中银行股领跌。

  国内外经济学家们担忧,影子银行向中国金融系统带来了类似美国次贷危机的风险,其投资产品所依托的资产可能永远无法兑付,相关的信息也没有全面披露。此外,影子银行看上去似乎帮助正规银行摆脱了不良贷款,但事实并非如此。

 

  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驻北京的高级董事朱夏莲(Charlene Chu)称,中国央行认为现在必须采取行动来应对金融问题以防失控。问题越大,就越难以控制。

  影子银行有两个资金来源渠道,一个是从正规银行贷款,另一个是从寻求比存款利息更高回报的富人那里筹措资金。而随着正规银行越来越难以获得资金,他们发放给银子银行的贷款规模也因此降低。此外,信贷紧张也促使投资者在将资金投向安全性不及银行的金融机构时会思考再三。

  与美国和欧洲的大多数银行不同,中国的传统银行大多为国有,信贷对象也主要是国有大型企业,这使得许多其他需要贷款的公司很难获取资金。另外,存款利率由中国政府设定,信贷市场缺乏竞争。由于银行业支付的利息还不及通货膨胀率,储户对高收益投资产品的兴趣自然上升。

  这是影子银行产生的根源。一般情况下,如果贷款人因钢铁厂、高速公路或其他项目需要资金,他们可以进行短期贷款,但利率较高。影子银行之后会将这些贷款进行打包,有时也会与其他贷款组合一起打包成金融产品出售给投资者,以项目贷款偿付资金为抵押来许诺较高的回报率。

  影子银行是中国金融系统中发展最为迅速的领域。多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利用这一领域来试验正规银行所不允许的市场化借贷行为。

  据摩根大通公司(J.P. Morgan Chase &Co)估测,在2010年至2012年正规银行缩减信贷期间,影子银行的贷款余额增加了一倍,达到人民币36万亿元(约合5.8万亿美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9%左右。作为影子银行业重要支柱的信托公司所管理的资产规模也扩大近两倍,至人民币8.7万亿元,信托业由此成为仅次于银行业的中国第二大金融服务行业。

  影子银行机构不像正规银行一样受到严格监管,而且通常也不会详细披露投资方向及贷款表现等信息,有时还会冒险投资那些不符合正规银行放贷条件的房地产开发和基建项目。

  分析师和经济学家们称,影子银行业的违约贷款规模不得而知。由于中国政府通常会出手救助有问题的金融机构,因此,到目前为止投资者在信托贷款方面还未遭受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如果信贷违约范围扩大(这也是中国经济放缓之际日益受到关注的问题),政府会因提供救助而遭受更大损失。

  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就某种程度而言,影子银行的存在让产能过剩行业得以维持工厂运营,同时它也催生了不必要的房地产和基建产品,最后还要指望政府来确保资金偿付。

  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首席经济学家、现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称,关键问题是,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之际,中国国内金融业的隐性债务会暴露于政府资产负债表上,最终还需要政府来收拾残局。

  然而,很少有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即将爆发金融危机,部分原因是,中国拥有高储蓄率,因而国内银行能够保持充裕的流动性。此外,中国中央政府也有大量的储备资金可用于应对紧急情况。

  不过,影子银行业掀起的波澜可能会波及其他类型的信贷,或是迫使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收紧信贷,这可能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一些经济学家现预期今年中国经济同比增幅将低于政府7.5%的目标水平,而此前中国经济增幅已连续15年超过年增长目标。

  中国的影子银行最早出现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政府允许一些投资信托为出口融资并从事一些政府认为会给国有银行带来过大风险的金融活动。随着中国政治风向的变化,影子银行业也经历了起起伏伏。

  中国政府曾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试图通过投放大规模信贷来刺激经济,到2010年,政府采取措施控制正规银行信贷,影子银行业再次实现快速发展。

  正规银行有时也会与影子银行协作,将贷款打包为理财产品,由银行向私人投资者发售。银行通过这种方式发放的信贷不会出现在其资产负债表中。

  国内银行业人士表示,正规银行通常会推荐客户购买影子银行发行的高收益投资产品,也会在银行营业厅内推销一些这类产品。但受政府规定限制,正规银行自己不能发行这些产品。

  影子银行用发行此类产品获得的资金进行放贷,对象常常是无法从传统银行获得资金的房地产开发商和地方政府。

  一些银行业专业人士表示,这样的创新能够带来一些益处,至少从理论上讲是如此。布鲁塞尔智库机构Bruegel的银行业专家Nicolas Veron表示,影子银行可以作为中国银行系统开放的一种途径。他称,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情况下,金融系统多元化是好事,因为有助于提高安全性;多元化的系统抗干扰能力更强,就如同汽车有一个备胎一样。

  但批评人士指出,数据显示近几年经济领域中的新增信贷多数未发挥显著作用。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指出,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每一元新增人民币贷款产生的经济效益仅有危机前的三分之一。

  处在舆论焦点的是在中国影子银行系统中举足轻重的信托公司。与美国的信托企业不同,中国的信托公司并不向高净值资产客户提供咨讯和投资服务,而是为各类项目筹措资金。他们以8%-10%的预期年回报率从投资者手中获得资金,这一回报率远远高于银行的存款利息。

  按资产排名,中信信托是中国最大的信托公司。该公司的一些雇员透露,他们从国内最好的大学招聘人员,初级管理人士每月工资人民币10,000元(合1,600美元),与商业银行的起薪基本相当,但奖金可以达到这一数字的10至20倍。

  中信信托一位经理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经常出差,与地方政府和地产开发商的人士边吃饭边谈业务。

  上月还在中信信托任高级经理的Wang Jingxiong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信托公司通常采用投资银行的业务模式,这意味着他们需要一直寻找业务机会。这篇文章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记者未能联系到他本人。中信信托有关管理人士证实他曾在该公司工作。

  中信信托2012年实现利润人民币27亿元,较上年增长42%。上述接受采访的经理表示,该公司发行的产品通常能获得两到三倍的超额认购。中信信托未回覆置评请求。

  一些信托公司似乎有很深厚的政治背景,这让一些投资者相信,如果这些公司出现任何问题,中国政府会以其强大的财力施以援手。

  中信信托的投资者齐桥(音译)表示,投资信托公司从来不会亏钱。这位上海的设计师常常会查看他的智能手机,看有没有新的推销广告。

  中信信托成立于1979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后不久,创始人荣毅仁是中国著名的“红色资本家”。荣毅仁与当时的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关系密切,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出任过国家副主席。中信信托北京总部的大厅里,至今仍竖立着荣毅仁的雕像。

  另一家领先的信托公司平安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a Ping An Trust &Investment Co.)是中国最大的保险企业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的下属公司。

  另一家大型信托企业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China Industrial International Trust Ltd.)是中国国有银行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Bank Co., 601166.SH, 简称:兴业银行)的子公司。兴业国际信托的董事长杨华辉表示,银行与信托公司之间的合作不是一件坏事,这是业内的正常做法。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股份有限公司(Yichang Three Gorges Quantong Coated and Galvanized Plate Co., 简称:三峡全通)开展的一个钢厂建设项目凸显出了信托公司所扮演的角色。宜昌市政府批准了该项目的建设,因为市领导希望促进当地就业。项目建设初期,该公司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onstruction Bank co., 0939.HK, 简称:建设银行)获得了贷款。

  之后钢价大跌,建设银行和其他银行拒绝再向三峡全通出借更多资金,该公司因此投奔中信信托,以10%左右的利率水平获得人民币11.3亿元的贷款。据知情人士透露,中信信托提供的这笔贷款中,约五分之一的资金是由建设银行承销的。

  建设银行对此不予置评。

  钢价的持续下跌导致三峡全通在去年底发生违约。中信信托于今年4月宣布,将在当月通过公开拍卖出售这些不良贷款。这一程序可能导致该公司被关闭。

  随后宜昌市政府介入,替三峡全通偿还这笔贷款。该公司虽然裁员了上千人,但钢厂仍在维持部分生产。尽管全球钢铁供应过剩,但宜昌市政府的官员称,他们正在想办法让该公司全面恢复生产。

  三峡全通的一位发言人不愿谈论此事,仅表示该公司当前的重点必须放在业务经营上。

  今年初开始,问题贷款的情况日益加剧开始令中国监管部门越来越担心。

  今年3月,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发布新规,旨在增加银行把高风险贷款打包成高收益投资产品出售给储户,从而将这些资产放到表外的难度。

  研究公司用益信托(Use Trust)的数据显示,最近几周信托公司已减少了投资产品的发行量,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压缩贷款规模的举措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

  一名高级信托管理人士表示,信托行业的未来将完全取决于中国央行的政策立场。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