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李克强在效法弗里德曼吗?

于是,弗里德曼及其理论终于迎来自己的春天,他将导致通胀的责任全部归于政府,提出必须稳定货币,减少政府干预、控制货币增长。李克强总理的态度说明:没有一个政府可以包办解决包括经济在内的所有社会问题,面对市场经济,本届政府不过于干涉经济的策略是不变的。

  SMM网讯;核心问题:面对低迷的中国经济,李总在效法弗里德曼?中国经济会向哪里去?

  5月份信贷投放仅为6670多亿,6月汇丰PMI指数创9个月最低,世界银行及国际研究机构纷纷下调预期中国GDP。

  6月20日,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爆表”,市场恐慌、钱荒言论四起。股指持续下挫。

  ······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成定局。但是市场一直未见政府出台财政或货币刺激政策——面对中国经济的低迷,李克强总理掌舵的中国政府罕见地“按兵不动”。

  很显然,这不是中国政府一贯的风格,所以,面对李克强总理完全出人意料的举动,让世界不由得想问:李克强总理在想什么?中国经济会向哪里去?

  看到李克强总理和这届政府“冷对”中国经济持续低迷的态度,让人想到了自由主义经济大师弗里德曼及其理论:

  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以自由主义经济理论闻名于世。

  二战前后,凯恩斯的“有效不足理论”与“政府干预经济”的政策解救了美国与西方的经济危机。不仅如此,凯恩斯理论主导了二战之后西方世界20多年的经济繁荣。

  就在凯恩斯理论主宰美国与资本主义世界的时候,新创了货币学派但名不见经传的弗里德曼开始出来敲边鼓——那是在凯恩斯理论如日中天的五十年代。弗里德曼虽然声嘶力竭地攻击凯恩斯的政府干预经济的思想,但在当时几乎无人问津这位有前瞻性思维的经济学后辈。事实上,思维敏捷、辩才出众的他倍受质疑与嘲笑。

  弗里德曼认为,在货币供应量不变的情况下,政府增加开支将导致利率上升,而利率上升则引起私人投资与消费的缩减,就会产生“挤出效应”,从而抵消政府增加的投资,所以,稳健的货币政策才是经济的重点。

  坚持自由经济、强调货币作用,是弗里德曼的两翼。

  就像一切政府主导的经济最终都必然导致通货膨胀一样,美国在经济繁荣之后,也出现通胀。上个世纪70年代之后,西方各国经济终于放慢自己的脚步,因为通胀率越来越高。

  于是,弗里德曼及其理论终于迎来自己的春天,他将导致通胀的责任全部归于政府,提出必须稳定货币,减少政府干预、控制货币增长。

  1979年,撒切尔夫人将货币理论在英国付诸实施,美国里根总统上台之后,将货币理论作为主要经济原则,瑞士、日本等国全部竞相模仿。

  商品与货币供应量回复到正常水平之后,西方与近西方世界迎来了经济的又一轮繁荣。尤其是美国,从1993年到2000年,经济连续八年低通胀、低失业率!

  然而新千年开始之后,奉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西方逐渐面临困境——毕竟完全听任市场经济层面自身的调节最终会走到极致。

  近一百年来,美国能走出上个世纪前期的经济大萧条,而成为无可争议的第一强国,凯恩斯居功至伟,然而在凯恩斯理论走到极致之时,弗里德曼横空出世,拯救并保持了美国的经济增长,这实在是上天对于美国与西方的眷顾。

  在西方现有社会形态模式之内,西方要重振经济雄风,应该是再次辩证地汲取凯恩斯模式——就市场经济而言,似乎可预见的最佳模式是凯恩斯与弗里德曼的结合······

  中国现在经济出现的主要问题,与政治体制、人才素养都有莫大(博客,微博)关联。就经济本身来说,中国经济现在的低迷其成因非常类似于凯恩斯理论主导的美国经济——中国政府干预经济、比较主观地增加货币供应量应该说超过当时之美国。

  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经济现在拥有成分非常复杂又非常坚韧(政府深度介入、既得利益集团主导,中产阶级与下层人民都被动介入)的泡沫,这个泡沫很难破灭,但是一旦破灭则危害巨大。

  中国经济要发展,必须杜绝“权宜之计”的想法与做法——中国包括经济在内的诸多社会问题由于一再的权宜之计而累积到极限。之后的中国必须尽快简政放权让经济完全市场化,同时政府应该冷观经济——不要人为地去改变与增加什么,让泡沫自行缩小、乃至于消失。

  为了追求表面的经济高速度,为了暂时性缓解就业,过去政府一再介入经济发展并一再追加流通货币,结果导致既得利益集团更加庞大、贫富分化更加剧烈、经济结构之调整更见艰难等诸多社会问题。

  李克强总理的态度说明:没有一个政府可以包办解决包括经济在内的所有社会问题,面对市场经济,本届政府不过于干涉经济的策略是不变的。

  由此让我们可以想到很多。

  除过政治,一个社会最重要的两条线索是经济与思想(包括民众的基本观念、科学理论、民族精神诸多方面),中国这些年一直致力于政府控制与主导思想建设与经济发展,结果限制了思想发展,也影响了经济发展。

  就思想来说,由于一直以“主流思想”主导与限制思想发展,各种思想不能自由发展与积累,所以现在的思想主流比较空洞,而民众具体的思想则迷茫、躁动、肤浅,混乱。

  就经济来说,由于公平、自由的规则没有建立,所以中国的经济形成国营经济垄断的局面,国营经济结构的改革与民营经济的发展都遇到瓶颈。

  即使政府方面,党政机构形成冗员过多、机构过多且低效的状态。

  所以,之后的中国,首先必须要让政府简政放权、转变职能。不过于参和经济层面的事务,也不过与主导与左右思想发展。

  相对于社会,政府应该做好规则的执行与监督。中国经济需要自己成长起来,而不是政府一再拔苗助长;中国思想也是如此。整个中国需要这样。

  如果李克强总理掌舵的这届政府,确实铁了心要简政放权、转变职能,坚决进行行政体制改革的同时,发展完全意义上的市场经济,那就必须坚持住继续冷观市场经济的低迷、面对“钱荒”继续不“施以援手”,让经济逐渐回到正常轨道上来。

  这样,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年必然会放缓发展的脚步,包括就业在内的社会问题必然会激化,但是只要中国扛过这最为艰难的难关,市场经济进入正轨与正常,中国就可能走上康庄大道——中国梦就有了最为坚实的基础······

  当然,中国的行政体制改革要彻底完成,中国的市场经济要完全正轨与正常化,中国思想要百家争鸣,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政治体制改革是实现中国梦的最后、也是最大一道坎,中国一旦迈过去,就才会彻底崛起。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