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欧债火药桶将随时引爆

近期市场焦点始终集中在美国经济复苏和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上,欧债危机问题似乎被市场遗忘了。欧洲就业环境十分严峻,青年人失业问题是威胁到欧洲稳定的毒瘤,其长期持续必将引发社会动荡和政治危机。

  SMM网讯: 近期市场焦点始终集中在美国经济复苏和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上,欧债危机问题似乎被市场遗忘了。而欧洲地区经济也看到了一线曙光,特别是德国经济明显止住下滑趋势,让市场松了一口气,更加淡化了欧债问题。实际上欧债问题仍未得到解决,“火药桶”随时都可能被点燃引爆。

  目前欧洲经济状况比较乐观,但是笔者(和讯专栏作者 崔凯)认为欧债危机并不会因为经济复苏(或是短暂的乐观)而消散,欧洲债务危机很可能需要更长久的时间才能被克服,因为其本质问题是体制性问题,而从现在欧洲解决问题的态度来看,体制性改革则是遥遥无期的。

  首先,欧洲就业环境十分严峻,青年人失业问题是威胁到欧洲稳定的毒瘤,其长期持续必将引发社会动荡和政治危机。目前,欧洲有600万25岁以下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2013年第一季度青年失业率达到23.5%,是已经非常高的整体失业率的两倍。在西班牙和希腊,青年失业率超过了50%。数据显示,欧元区第一季度季调后就业人数季率大幅下降0.5%,就业人口降至逾七年(2005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水平。就业数据凸显了处于欧债危机中心的欧元区成员国长期性问题。

  第二、斯洛文尼亚问题早在今年三月就有爆发迹象,但笔者至今未看到任何有关欧盟或斯洛文尼亚本国积极解决问题的报道。如果斯洛文尼亚不能解决银行领域的坏账问题,该国被迫要求欧盟给予财政救助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欧洲的消极态度很可能使斯洛文尼亚问题恶化,并最终成为下一个被救助国。斯洛文尼亚是欧元区内经济衰退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而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斯洛文尼亚的经济表现都要优于欧元区的整体表现。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固然给斯洛文尼亚的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但在这一危机爆发之前,斯洛文尼亚过度借贷,以及抵制外国投资的做法则是其经济严重衰退的背后原因。

  第三、欧债危机开始以来,欧洲领导人并没有拿出什么实质性的措施来拯救欧洲,欧洲央行和德国却主导了一场致命的财政紧缩。实施财政紧缩以来,欧元区经济持续萎缩,失业率飙升至历史高位,民众生活陷入困境。这使民众开始怀疑政府,并怀疑加入欧元区是否正确。欧洲对塞浦路斯的救助更是让民众对其信任根基开始动摇。虽然,现在财政紧缩策略已经走到了尽头,塞浦路斯问题也得到暂时的缓解,但欧元区所失去的信任却很难找回了。

  第四、欧债危机以来,我们似乎看到欧洲领袖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但危机却仍在加深,对危机严重的成员国救助方法也愈来愈不负责任,这不得不使笔者怀疑欧洲一体化进程正在开倒车。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对塞浦路斯的救助,塞浦路斯实行资本管制违反了欧盟保证资本自由流动的承诺。由于塞浦路斯的欧元与自由流动的欧元出现不等价,塞浦路斯事实上已经“临时退欧”。欧元区成员国退出的关键机制即是银行长期关闭和实施资本管制。塞浦路斯在银行关闭后,实施资本管制几乎等同于终止其欧元区成员资格。为应对危机蔓延,欧盟早已启动了50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但这一机制能否被用来救助成员国银行业,此前一直未有定论。而本次救助塞浦路斯银行业却并未动用这一机制,表明这一机制将不能用于拯救银行业。笔者怀疑未来一旦银行业危机加剧,欧洲稳定机制能否发挥稳定器功能。之前欧盟欲迫使塞浦路斯银行向储户征税之举,可见欧洲当局为了避免主权债务违约,正在不惜引发广泛的金融市场动荡为代价,此举也使金融市场对欧洲当局不负责任的态度产生疑问。

  第五、欧洲的经济复苏很可能遥遥无期。虽然目前欧洲经济状况比较乐观,制造业也出现了一定的增长,但制造业PMI指数依然处于50枯荣线之下,所以对于目前的增长笔者持有谨慎态度。有报道称,欧盟计划出资近10000亿欧元用以帮助欧洲经济复苏,这批资金将在2014至2020年间被陆续投入使用。欧盟各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的代表们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通过上述财政计划。在过去几个月,欧洲金融市场已经稳定许多,但是欧元区国家所面对的高国债、高财政赤字、高税负的挑战并没有能到根本性的解决。而在未来欧元区刺激经济复苏的一系列政策调整,还可能会带来许多结构性问题以及道德风险问题,并且可能让不负责任的成员国不仅难以受到惩罚反而轻易得到救助。另外,还可能让欧元区通胀前景大大增加。由此可以预见,未来欧元区经济复苏的过程仍要持续几年。

  第六、欧盟成员国仍然无法控制自身债务规模。欧盟27个国家中,将有半数国家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014年突破60%大关。2008年以来,财政形势出现恶化,政府债务不断扩张,再加上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可以预见的人口转变,各种因素相互影响,并最终使财政的可持续性变成一个迫在眉睫的政策挑战。在欧元区国家中,比利时、西班牙、意大利和塞浦路斯的债务占GDP的比例都将在2020年突破100%。在欧元区以外的国家中,预计英国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将在2020年达到102%,2030年达到127%。希腊没有被包含在上述报告中。预计希腊债务规模占GDP的比重将在2013年达到令人瞠目的174%。同样接受援助计划的葡萄牙和爱尔兰也面临着难以管理的债务负担。最新的数据显示,西班牙公共债务规模在今年第一季度末升至纪录高位,达9228.2亿欧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1%,创下纪录最快增速。西班牙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高达88.2%。

  第七、欧洲国家分歧导致改革步伐缓慢,甚至停止。解决欧债危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建立全面的银行业联盟,实现欧元区的统一金融监管、存款保险和清偿机制。然而,建立全面的银行业联盟进程推动缓慢,似乎是德国缺乏政治意愿强化银行业联盟。欧元区成员国并无法顾及到欧元区共同利益,具体问题上一些大国总把自己国内利益置于首要位置,而不顾欧盟的前途和命运。前不久欧盟财长们未能就清算困难银行的政策达成一致,该政策要求成员国政府建立相应的机构和基金用于清算困难银行,但各成员对政府该承担的清算成本的比重和顺序有所争议。这也是建立银行业联盟的关键步骤,进而避免市场再次出现动荡局面。

  第八、欧洲国家的结构性改革尚未到位,要彻底解决债务问题,进一步改革势在必行,这必然会对增长带来一定负面影响。从欧洲高福利社会制度数十年发展演变与目前遭遇的困境不难发现,这一制度带来了经济低迷、赤字高涨、税收下降等一系列弊端,过高的、脱离经济发展实际的社会福利制度必然导致经济衰退。事实上,欧洲多国政府已经有所动作,特别是退休金制度几乎在所有欧盟国家都遭遇了变革。但大多数变革没有触及根本问题,这主要是由于公众持续抗议,政府改革阻力很大。当前欧盟推动的各种救助机制和财政紧缩政策大多只能缓解或拖延危机,难以标本兼治。

  事实上,欧洲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解决,这些问题或在某一时间点发作点燃火药桶。目前需要面对的既是欧洲正在陷入的流动性陷阱,欧洲金融体系流动性明显不足,经济增长缺乏信贷支持。目前,欧洲银行普遍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欧洲国家政府由于赤字问题,不但无力救助银行,同时正在实施《巴塞尔协议Ⅲ》也进一步降低了银行的借贷意愿。数据显示,欧元区银行对私营部门的信贷规模已连续12个月下降,信用紧缩局面短期难以改观,这将制约经济复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长期潜伏,隐藏在背后等待发作时机的问题。其中,失业问题严峻的欧洲国家,正在面临人口出生率大跌的问题,与低出生率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不断增长的老龄人口。(文:和讯专栏作者 崔凯)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