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污染的究竟是哪些“别人”

央视《经济半小时》近期持续关注了河北省新乐、唐山、三河等地的空气污染情况,呈现了当地污染的原因及发展方式上遇到的困惑。这其中的变化关系非常明晰:官员的“GDP崇拜”陈陈相因,导致煤尘污染恶劣,产生出“煤基因”进入到黑苹果当中。

  SMM网讯:央视《经济半小时》近期持续关注了河北省新乐、唐山、三河等地的空气污染情况,呈现了当地污染的原因及发展方式上遇到的困惑。栏目组进入第四站——被环保部赞赏有加的文化历史名城张家口后发现,在该市110国道沿线,煤场、矿山、采石场到处都是,路是黑的,田地是灰的,就连本应翠绿的行道树,也是灰绿色的。张家口市怀来县土木煤炭市场附近的村民,已经忘了大千世界本来的颜色,在这里,苹果里已经长了煤的基因,种出来都是黑的,根本就洗不掉。

  煤尘污染之烈竟至于斯,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和触目惊心。连地里种出的苹果里面都长出煤的基因了,天天呼吸着含有煤尘的空气的民众们,他们身体里面该会产生怎样可怕的变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苹果里面长出“煤基因”,显然并不是因为生物的基因突变。据悉,这样的污染状况已经持续了14年之久,在这14年间,当地村民经历了一个由抗争、投诉、上访再到无奈接受现实的过程。当地卫生、环保部门也曾来过,但毫无作为,甚至有关人士对记者说,别人都不怕污染,咋你就怕?

  当地政府职能部门的这种质问令人无法不出离愤怒。当地村民把污染看作恐怖的恶魔,显然是怕得要命。那么,不怕污染的究竟是哪些“别人”呢?这句话令我想起另外一个污染严重的地方的官员“名言”:“宁可病死,也不穷死。”有一个问题首先需要厘清:被病死(也就是为经济发展付出牺牲)的那个群体,究竟是由哪些人组成的?这些人和不怕污染的那些“别人”是同一类人吗?

  毋庸讳言,确实会有一些“别人”是不怕污染的,这是因为:第一,他们工作、生活的地方,可能远离污染源(煤尘肆虐的地方大多在农村),他们所呼吸的空气中肯定没有大规模的煤尘,他们吃的苹果及其他食品中肯定没有“煤基因”,甚至还有可能是“特供”。他们是永远不会被“毒死”的。

  第二,他们会大肆饕餮与这种污染相伴而来的经济盛宴。譬如,单就张家口市怀来县土木煤炭市场而言,截至2011年年底,该市场煤炭成交额达172.75亿元,上缴国家税费达32016.81万元。2007至2009年连续三年荣获“全国十大煤炭市场”称号。2012年,该市场获得张家口市百强企业第五名。为此,央视《经济半小时》慨叹说,有着如此强大的市场地位,就不难理解,投诉的声音为什么会一直被忽略了。

  这样看来,黑苹果里面的“煤基因”,其实质根源就是“GDP崇拜”。这是某些地方官员根深蒂固的“GDP崇拜”在黑苹果中的物化体现。这其中的变化关系非常明晰:官员的“GDP崇拜”陈陈相因,导致煤尘污染恶劣,产生出“煤基因”进入到黑苹果当中。

  既然如此,要想驱除黑苹果当中的“煤基因”,也只有驱除某些地方官员头脑中的“GDP崇拜”,而要驱除官员头脑中的“GDP崇拜”,唯有彻底改变唯GDP是瞻的官员政绩评价体系,并在这种评价体系中引进环保指数。只有这样,官员才会害怕污染。

公司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仅代表原作者观点,转载并不意味着上海有色网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准确性,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上海有色网对客户的直接决策建议。转载仅为学习与交流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021-51666850联系处理。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