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花旗下调新兴市场预期 中国受困增长与质量平衡

花旗银行今日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与策略》报告下调了2013年新兴市场经济增长预测,上调了发达经济体增长速度。花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表示,目前,全球经济增长动力已经发生改变,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差距将缩小,这意味着,发达市场的经济在复苏,而新兴市场的增速在放缓。

  SMM网讯:花旗银行今日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与策略》报告下调了2013年新兴市场经济增长预测,上调了发达经济体增长速度。花旗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稳定得2.6%,明年增长率或加快至3.2%。

  花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表示,目前,全球经济增长动力已经发生改变,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差距将缩小,这意味着,发达市场的经济在复苏,而新兴市场的增速在放缓。

  对于发达经济体,美国方面,报告指出随着就业市场的逐步改善、货币环境持续宽松以及房地产市场的复苏,美国GDP同比增长有望从二季度的1.8%加速至四季度的2.4%,2013全年增长大约为1.9%左右,2014年可望达到2.9%。

  “房地产和消费两大传统的需求都在复苏,美国稳定的复苏是看得见的”,Willem Buiter强调,美联储的量化宽松的退出是数据驱动好事,对于新兴市场而言,美国的进口需求将会有进一步的改善。

  花旗认为,最快今年9月美联储才会开始减少债券的购买,而整个购买将持续到明年春天,届时美国失业率有望降低到7%以下。而随着国内需求复苏以及全球经济环境的改善,通胀将在未来几年逐渐接近2%水平。同时,预计美国财政赤字明年将降至GDP4%以下,逐渐减弱结构性财政改革的动力,

  日本经济方面,花旗上调2013年和2014年经济增长率0.2和0.4个百分点至2.2%和1.9%。日本出台的结构性改革措施没有增强市场信心,花旗预计如果政府2%的CPI目前难以达到并维持,日本央行将可能在下半年或明年初采取另一轮量化宽松行动,届时,日元兑美元汇率或再次跌破100。

  欧元区经济方面,花旗预计今年经济增长同比下降0.8%,2014年增速或为零。政策上,预计欧洲中央银行还将降一次基准利率,并继续为区域内提供长期流动性支持。

  相比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复苏趋势,花旗对2013年新兴市场GDP增长的预期从去年年底时的5.3%调降至现在的4.8%。花旗认为,经常帐赤字化记忆私营部门杠杆率提高是制约新兴市场经济的两大因素。

  花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Guillermo Mondino表示,新兴市场在过去几年面临的问题就是低利率、经常帐剩余、去杠杆化和信贷的快速扩张。未来几年,整个环境的变化会不利于新兴市场的发展,如出口将不再是其重要的经济增长引擎。总体上来说,新兴市场信贷扩张诱致的增长模式面临很大挑战。

  据Guillermo Mondino透露,从5月开始,新兴市场平均资金成本已经上升了1.5%,在未来的12个月,还可能持续上升0.5%或1%。

  Guillermo Mondino称,新兴市场的决策者未来将不能不面临环境改变和政治考验,如货币贬值带来通胀压力增大、经济增速放缓、以及其导致国内政治生态改变等问题。而减息对于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将逐渐减弱。

  深化经济增长结构改革在政治上相对困难,“可信的政治改变才能从目前的困境中逐渐走出来”,Guillermo Mondino认为这是维持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的首要解决办法。

  Willem Buiter表示,从中国来看,经济放缓的原因是原来靠制造业和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可能已经接近尾声,中国经济增长模式需转型。目前中国国内的金融市场动荡是周期性因素和结构性因素的重叠结果,尽管波动会给经济转型带来一定影响,但需要得到及时解决,同时需要政策改革来拉动国内消费。

  报告中称,除了外需不足、本币升值和本国经济加杠杆化等因素外,中国流动性宽松难以有效拉动经济实体,统计高估和金融市场投机都是造成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另外,信贷仍然向杠杆率高的部门和地区集中,单位信贷拉动投资的力度大幅下降,金融风险累积,市场波动、改革能见度低和改革可能带来的痛苦调整,都抑制了长期投资。

  花旗将对今年中国GDP经济增长的预测调至7.6%,明年维持在7.3%的预测。

  花旗认为,未来中国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经济增速和质量之间取得平衡。其中,主动降低经济增速是第一步,在改革方面,十月三中全会之前或出台的改革性方案将有助于提升市场信心。

  但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投资效率等问题仍然会是焦点。花旗认为,人民币升值空间将受其拖累,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下半年双向波动。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