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FT:中国信贷紧缩或强化增长下行风险

这可能导致全球证券和大宗商品市场投资者情绪的恶化,强化美元汇率的上升走势,并强化资本从新兴市场的流出局面,进一步拖慢新兴市场的增长走势。不管怎样,世界都在密切关注中国的信贷状况和流动性的管理,特别是各机构对中国经济增长率预估值的连续调降。

  SMM网讯:北京时间6月25日凌晨消息,金融时报(FT)周一市场观察栏目文章指出,在全球金融市场因为美联储所表达的,将逐渐“缩小”资产采购规模的态度而变化无常的时候,中国信贷紧缩局面所带来的焦虑加剧也加入了其中。

  现在作出判断还为时过早,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局面促使信贷增长在2013年早些时候加速,达到了2009年信贷膨胀高峰期的水平,严重的信贷收紧有可能导致投资规模的大规模下降,强化增长的下行风险,导致金融和银行领域的不稳定。

  这可能导致全球证券和大宗商品市场投资者情绪的恶化,强化美元汇率的上升走势,并强化资本从新兴市场的流出局面,进一步拖慢新兴市场的增长走势。

  从6月开始,中国的银行间融资成本持续上涨,并在上周时候出现了飙升局面,虽然最终转低,但是拆借利率还是在接近纪录高位的水平。外汇流入速度的意外放缓,甚至可能的部分资本的流出以及税赋付款时间的临近被认为是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

  不过最关键的因素还是中国人民银行在吸收流动性的同时,虽然面对着流动性短缺,也坚持不进行回购等其他市场操作。人民银行还事实上告知各大银行,不会再容忍未来的高速信贷增长。

  中国人民银行加上包括中国银行业监管管理委员会在内的主要监管机构正试图加速到目前为止实施并不得力的监管,控制中国高速扩张的影子银行系统存在的不稳定的融资风险。借款人,特别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以及投资者们都大量依赖影子金融系统融资以规避正规银行系统更严格的监管。

  以银行间市场为例,就被部分银行和中间机构用于为贷款获得资金或者是将贷款从资产负债表上移除。影子银行业贷款相比2005年增加了三分之一,目前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一半的28万亿人民币,并且是包括了传统银行贷款、信托公司借款、公司间借款、商业票据和企业债券在内其他借款方式的所谓“社会总融资”中增长最为活跃的部分。在2013年的头五个月当中,中国的社会总融资规模的年化扩张率是25%,而这是在已经相当高水平的2012年的基础上。

  中国人民银行到目前为止坚决的立场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积极的信贷增长,特别是在经济增长因为结构性原因放缓的时候,其后果绝对不会是轻松的。但是尽早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继续拖延,也是合理的选择——限制和理顺投资成本,经济增长和银行资产负债表也是如此。好消息是,如果中国当局成功压制信贷扩张,将会降低更严重信贷紧缩局面出现的风险,这会对将在10月公布的经济改革措施带来更多可信性。

  人民银行的政策立场也与新一届中国领导人厉行节俭相呼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则是在近期指出,政府在放缓经济增长不力方面能做的,或者说应该做的事情很少,中国经济必须尊重“市场机制”。如果坚持这样的立场,更宽松一些的政策可能需要等待社会总融资和高于目标的货币增长的放缓有了明确证据之后才会出现。与此同时,人民银行还有工具来解决货币市场的过度紧缩:比如允许票据交易到期以提供渐进地缓和,分别向银行提供流动性或者通过公开市场来注入流动性,甚至在有必要的时候,降低存贷款准备金率。

  从另一方面来说,压制信贷的蓬勃增长总是有风险的,特别是在中国的情况下,资产负债表以外的信贷通常都是庞氏骗局一样多层级的交易构成,而且取决于不确定的流动性状况。监管收紧和流动性限制在这些市场的同时出现增加了失算的风险,甚至还有出现意外,从而引发当局希望避免的不稳定局面的风险。如果经济增长受到重创,强势的政策倾向将会有更加无力的实施,以及无论如何都会放宽的政策。更加必须的金融市场改革,包括了对经济再平衡所必需的利率自由化改革都将陷入停滞。

  不管怎样,世界都在密切关注中国的信贷状况和流动性的管理,特别是各机构对中国经济增长率预估值的连续调降。那些对中国的供应链依赖较重的国家,这些影响的后果已经很明显。如果这些担忧被更加严重的信贷紧缩所放大,全球金融市场可能出现动荡,导致美元汇率继续走高。

  美元汇率之前的两次牛市分别成为了1980年代拉丁美洲和1990年代晚些时候亚洲市场崩溃的导火索。再一次的美元牛市可能会有这种广泛地效应,特别是在一度是风险资本的最主要受益方的新兴市场。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