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安信:央行不放水长期有利经济转型 短期存债务危机风险

债务危机的爆发一般需要经济下降,资本外逃、通货膨胀和货币紧缩等宏观经济条件来促成或催化。就影响的程度而言,第一波冲击的极限不可能是银行金融机构的破产,顶多是个别银行对同业债务出现严重违约和其管理层受到处罚和整顿。

  SMM网讯: 对于近期中国的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表示,目前中央银行听任货币市场利率高企的背后,可能暗含着与过去几年经济增长模式告别的政策含义,并以此向市场传递清晰的政策信号,从长期来看,这样的转折十分必要。

  但他并表示,在短期内,如何管理经济增长模式变轨的风险,特别是在经济下降和资本外流的背景下,由流动性紧缩触发的债务危机风险,存在许多的不确定性。

  高善文解释称,目前来看,发生一场广泛的债务危机可能仍然是小概率的尾部风险,但有两点问题需要特别注意:一是危机的发生和强化过程在事前是难以预测的,在事中也可能失去控制;二是容忍一场中小规模的债务危机的发生,对于改变经济主体的预期,改变过去经济增长模式的惯性,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和变轨,也许是不可避免的,甚至十分必要。在政治上,目前也许是一个恰当的时机。

  “对于金融市场的参与者而言,我们无疑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从这样的分析来看,利率债的底部也许已经出现,信用债的问题可能尚在发酵;股票市场仍然需要时间来吸收这些冲击的影响,人民币汇率看起来正在接近阶段性的顶部。”他表示。

  中国在过去几年大量的信用投放集中表现为国有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增杠杆行为,私人部门的杠杆比率实际上在下降。国有部门杠杆比率的上升与资产盈利能力的下降相并存,不仅意味着资源配置的问题,也暗示着越来越大的债务危机风险。这一增长模式显然无法持续。

  债务危机的爆发一般需要经济下降,资本外逃、通货膨胀和货币紧缩等宏观经济条件来促成或催化。

  **三波冲击**

  高善文认为近期银行间市场短期利率大幅度飙升的影响可以概括为三波冲击。第一波冲击是银行间资金的极度紧张,这在过去一周已经发生,未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最坏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第二波是影子银行体系面临的冲击,表现为票据和理财产品利率的飙升,目前第二波冲击已经初露端倪。第三波是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信用收缩使得疲弱的经济加速下降。

  就影响的程度而言,第一波冲击的极限不可能是银行金融机构的破产,顶多是个别银行对同业债务出现严重违约和其管理层受到处罚和整顿。

  第二波和第三波冲击在一定范围内将相互加强,再加上银子银行体系缺乏透明度以及一些其他的结构上的脆弱性,这使得冲击过程具有一定的不可预测性和不可控性。

  随着实体经济的明显下滑,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偿付能力会出现问题。

  其中地方政府的问题可能会严重得多。第一,地方政府的杠杆比率异常地高,而且涉及到大量的用短期融资去支持长期项目。第二,地方政府的不少投资项目本来就没有足够的现金流以覆盖资金成本,更不要说资金成本显着上升时。第三,随着经济的下滑,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会进一步收缩,卖地收入也无法持续,而政府开支具有一定的刚性。这使得地方融资平台面临流动性风险和清偿力缺口,返过来又会对理财产品和影子银行体系产生冲击。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