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绿色 >

金涌:“PX恐惧症”可能损害产业

PX生产并非石化一条路可走,但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有效替代仍需时日。金涌:煤制芳烃主要经过三步,即煤炭经洁净煤气化后生成合成气,合成气转化为甲醇,甲醇进一步转变为芳烃。

  SMM网讯:PX生产并非石化一条路可走,但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有效替代仍需时日。

  PX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种基础化工原料,但其在石化产业链里却起着上下衔接的重要作用。PX有无其他替代品或生产渠道?失去它,除了对整个产业链将造成影响和冲击外,又会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哪些影响?这应该也是老百姓关心的问题。在《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对中国工程院院士金涌的专访中,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被误读的PX

  CEI:近几年,PX事件风波四起。虽然业内专家曾对其多次进行科普和讲解。但目前仍有许多人不了解PX,PX到底是什么?

  金涌:PX是对二甲苯的英文名称para-xylene的缩写,它是一种基础的化工原料。它可以制造颜料、油漆的稀释剂和工业溶剂,车用高标号汽油也必须含有一定量的PX。PX可以用来制造聚酯材料,人们生活中的许多东西都是用PX做的,比如饮料瓶子、衣服、纺织品、床单、窗帘等。

  CEI:近年来,关于PX的一些说法使百姓陷入恐慌情绪中。从专业的角度,你的意见是什么?

  金涌:PX对于化工行业的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了,虽然它属于危险品但并没有那么可怕。PX最大的危险性在于它的易燃性,说到燃烧爆炸,其实PX远比液化石油气、天然气等危险程度低。

  PX属于低毒类物质,只有当人体吸入过量的PX时,才会出现急性中毒现象,通常情况下不会对人体有影响。比如,在同样的温度下,同时放一碗水和一碗PX,PX的蒸发速度仅为水的1/3。由此可见,它的挥发性并不是很强。PX在空气中加权平均最高容许浓度为100ppm,嗅觉可察最低浓度为0.44ppm,所以人们不会在不知不觉中中毒。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对PX定义为第三类致癌物。第一类是肯定致癌的,第二类是可能致癌。现在尚没有科学证据证明PX致癌。就好比老百姓吃某些药,有没有副作用,说明书上也只是说尚未查明有副作用是一个道理。

  CEI:这样看来,PX本身并没有太大危险。那么,在石化产业链中,PX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金涌:PX是炼油厂的一个副产品,每个炼油厂在原油裂解的时候就会产生包含PX在内的芳烃。这对提高汽油的辛烷值十分有利,比如从93号汽油到97号汽油,加入芳烃就是提高汽油质量的方法之一,汽油里就含有PX。

  此外,PX可用来生产下游产品PTA(精对二苯甲酸),PTA再用来生产聚酯PET。比如人们身上穿的”的确良“就是聚酯产品。聚酯是中国化纤行业里最具优势的产品,中国的化纤产品产量占到全球的70%左右,大量的纺织品和服装进行出口。目前,由于中国缺少大量土地种植棉花,导致现在棉纺织品较为紧张。这就要用到以PX为原料的合成纤维进行下游的服装生产。

  CEI:由此来看,PX在整个产业链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如果PX事件得不到妥善解决,PX从整个产业链上消失,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金涌:PX在整个产业链中起到上下衔接作用。中国每年自产PX800多万吨,进口600万~700万吨。如果我们不生产PX的话,对外依存度很快可能突破50%。

  预计到2015年,中国的进口需求可能超过1300万吨。我们可能因此失去上游原料的定价权,产业链的后续环节也可能失去竞争优势,这将对中国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服装纺织行业造成巨大冲击,生产成本高企,可能会将成本直接传导至消费者身上。

  可替代的PX

  CEI:目前,国内煤制芳烃技术日趋成熟,这也使得以煤替代原油成为制造芳烃的原料成为可能。这是否意味着,可以通过煤化工领域生产包含PX在内的芳烃,从而代替石油化工领域生产PX?

  金涌:煤制芳烃主要经过三步,即煤炭经洁净煤气化后生成合成气,合成气转化为甲醇,甲醇进一步转变为芳烃。煤制芳烃技术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其技术的研发和工业试验成功,将推进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减少芳烃对石油原料的依赖,标志着煤代原油做原料大批量生产芳烃成为现实。

  至此,煤制芳烃大型产业链与现有的煤制烯烃产业链一起,使中国成为世界首个有望以煤为原料生产石油化工产业链大部产品的国家。但就目前发展情况而言,煤制芳烃离产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CEI:两条PX生产工艺路线,从产业链的角度看,各有哪些优势和劣势?

  金涌:石化产业链生产PX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油价很贵,导致生产成本较高。如果用煤化工产业链来生产PX,有两方面优势,一是国内煤炭资源多,不需要大量进口,二是生产成本较低。

  中国年消费芳烃超过2000万吨,原料依赖石油。随着原油对外依存度的逐年攀升,芳烃的发展也受到制约。而芳烃价格又与石油价格紧密相关,长年居高。在中国“多煤、少气、缺油”的能源现状下,煤制芳烃技术的研发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CEI:但有业内人士指出,用煤制芳烃可能存在二氧化碳排放的环境问题,你怎么看?

  金涌:一般石脑油里面是碳氢比列为2个氢原子1个碳原子,煤里是0.8个氢原子1个碳原子,天然气里是4个氢原子1个碳原子。最理想的办法是用天然气生产PX,但是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技术。石脑油里面氢多,二氧化碳排放肯定少,而煤本身含二氧化碳,自然排放也多,这是资源禀赋造成的。

  CEI:由此来看,煤制PX能否完全替代油制PX还存在未知?

  金涌:是的,至于煤制PX能否完全取代油制PX,一个关键的因素是性价比。谁的性价比高,谁就可能成为市场的主流选择。将来PX的产量究竟有多少是煤做的,多少是油做的,还要根据资源和市场成本来综合考量。至于究竟能代替多少,还很难说。

  比如煤制乙烯和丙烯,目前国内生产能力才100多万吨,但石脑油制乙烯和丙烯的产量达几千万吨。用油做是最好的,但是国内缺少这方面的资源。从某种程度上,中国开展煤制PX也算是形势倒逼所致。

  CEI:有人认为,甲醇制芳烃成功的关键,在于改进技术,提升芳烃收率到70%以上,并尽可能提高PX产物的选择性。你认为该技术的产业化之路还有多远?

  金涌:中国石化20万吨/年甲苯甲醇甲基化示范项目于2012年12月开车成功。该项目以甲苯和甲醇为原料生产二甲苯,可以大幅提升甲醇制芳烃的收率。接下来,中国将加快推进百万吨级甲醇制芳烃工业示范装置建设,打造从煤-甲醇-芳烃-聚酯的煤基芳烃及下游衍生物产业链,构建“煤、电、化”一体化资源综合利用的产业集群。煤制芳烃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急于求成,估计要3~5年的时间才能实现产业化。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