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汇率]钱荒波及香港 资金回拨引发离岸人民币拆息过山车

内地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的影响,已由在岸市场逐渐传导至香港离岸市场。6月24日,境外首个人民币同业拆息定价正式在香港推出,以统一的市场报价取代银行“各自为战”的局面。

  SMM网讯:内地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的影响,已由在岸市场逐渐传导至香港离岸市场。

  香港离岸人民币同业拆息隔夜利率一度创下8%的超高水平,香港市场的国债收益率从5月中的2.2%飙升100个基点至3.2%;加上美国利率上涨,资金由离岸人民币(CNH)倒流向强势美元,离岸人民币的流动性趋紧。

  香港银行公会主席洪丕正在公开场合表示,内地流动性偏紧,短期内不可避免会影响香港的资金池。他说:“香港银行谨守70%的贷存比例,难以长期消化内地的人民币融资需求,料内地与香港的流动性会在7月银行半年结后逐步缓解。”

  某国际大行消息人士透露,部分中资行因内地“钱荒”借调离岸人民币补充在岸流动性,致使短期人民币拆息利率出现较大波动。另一方面,不交收人民币远期合约(NDF)价下挫,不少境外机构策略性减少对CNH的投资头寸,加剧了离岸人民币资金的紧张局面。

  6月24日,境外首个人民币同业拆息定价正式在香港推出,以统一的市场报价取代银行“各自为战”的局面。

  离岸拆息“过山车”

  从6月18日至6月21日,一向平静的离岸人民币同业拆息出现了剧烈波动。隔夜利率从18日摩根大通报出的最低2%,短短两天内飙升至工银亚洲报出的8%,不到24小时又回落至不足4%的水平,一周的拆借利率同样创出7%的新高;堪称内地“钱荒”的香港版缩影。

  同期,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SHIBOR)隔夜报价从5.5960%飙升至历史最高的13.4440%,最新回落至6.4890%。

  再以工银亚洲报价为例,香港财资市场公会数据显示,工银亚洲6月18日的人民币隔夜拆息报价为2.5%,一周利率为3%。不到48小时,隔夜拆息倍增至8%,一周利率也升至7%,随后,21日,隔夜人民币拆息迅速回落至3%。波动之剧,不输内地。

  “不少缺钱的中资行近期都借调离岸人民币资金回去‘救场’,个别大机构不惜用超高的拆进利率换取隔夜及一周短期融资。”上述国际大行消息人士透露,由于上半年人民币贷款整体低迷,手握充裕人民币的港资及外资行也乐意借出多余的流动性。

  汇丰银行中国区研究部主管张之明接受本报专访时称,内地“钱荒”只是近期CNH流动性紧缺的诱因之一,美元指数走强和市场利率上升,致使早前买入离岸人民币的机构投资者减少投资头寸,资金从CNH倒流至亚洲美元市场。

  参照汇丰编制的离岸人民币债券指数,由中央政府发行的所有年期国债收益率从5月20日的平均2.2%,短短30天急升100个基点到目前的3.2%;反映CNH流动性偏紧。一年期不交收人民币远期合约价从上周初的6.2671跌至最新6.3078,单周贬值0.65%。

  身兼渣打香港行政的洪丕正表示,内地拆息抽升,吸引企业来港借取人民币。但香港银行普遍谨受金管局规定的70%存贷比例,不可能满足庞大的内地融资需求。另外,香港银行业需要为本周财政部发行的130亿元国债预留资金。

  统一拆息定价

  6月24日,香港金管局按照个别银行在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活跃程度遴选出16间银行,以提供离岸人民币拆息利率报价,其中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等中资行,汇丰、中银香港、恒生、东亚等本地机构,以及摩根大通、花旗等外资投行。定价涵盖隔夜、1个星期、2个星期、1个月、2个月、3个月、6个月及12个月,从报价银行提供的报价中,剔除最高和最低的3个报价,再取其平均数确定。

  “人民币拆借目前仍以贸易融资为主,尤以香港市场借予伦敦、巴黎、台北、多哈和新加坡等区域离岸中心最多。”恒生执行董事兼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业务主管冯孝忠对本报透露,年初以来,人民币快速升值近2%,银行等金融机构缺乏出借人民币的诱因,贷款活动集中于短期贸易融资。他预测,统一的拆息报价公布后,会刺激人民币利率掉期产品和浮息离岸人民币点心债的发行。冯孝忠说:“以往各家银行根据自身人民币储备设定贷款利率,相互利差较大,难以合作完成数十亿元的银团贷款。有了统一的市场标准,各参加行可参考市场基准完成定价,扫除了大额银团贷款的一大障碍。”金管局最新统计显示,香港银行的人民币贷款从去年初的308亿元大增157%至去年底的790亿元。但截至今年4月底,人民币贷款余额仅为882亿元,环比增速放缓至11.6%。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