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绿色 >

石家庄环保局副局长谈空气污染:有钱就能治好

原标题[石家庄环保局副局长谈治理空气污染:有足够的钱肯定能治好]相比之下,北京机动车保有量远超石家庄,但有严格的限行限购政策,加之油品等级高,尾气污染问题并未被忽视。

  SMM网讯:不断激增的燃煤、机动车,改不动的工业结构,挡不住的满天黄沙,再加上“避风港”式的地形,成就了石家庄2013年5个月以来空气质量垫底的“成绩单”。如今,这名差等生踏上了漫漫救赎路。

  22次批示

  “按照现在这样下去,这个月(指的是5月)估计又是末位了。”说这句话时,石家庄市环保局副局长程钢有些失落。

  这句话约半个月后,2013年6月19日,环保部公布了5月份空气质量报告。在全国74个发布AQI(空气质量指数)的城市中,石家庄再度垫底。

  这座人口超千万的城市,2013年前4个月已经几乎连续垫底。截止到5月29日,石家庄今年优良天数只有12天,优良率仅8.1%.

  2013年6月寻常一天,石家庄桥西区的公路上,和滚滚车流一并前行的,还有不少戴着口罩的市民。“一天不洗头,头发就会板结成条;如果一天不洗车,车子就没鼻子没眼。”一名出租车司机说。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门诊部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说,“我甚至都不记得星空是啥样了”。

  民盟河北省委参政议政部副部长冯俊生的同事家在北京,同事感慨良多。“原来说北京空气质量差,其实在北京待上几天后再去石家庄,你会觉得这个差异很大。在石家庄,人感觉很压抑。”

  事实上,石家庄这个“差等生”并非2013年才垫底。

  早在2004年7月,原国家环保总局公布2003年度113个国家环保重点城市空气质量综合污染指数排名,石家庄是10个污染最重的城市之一,也是惟一一个上了黑名单的省会城市。当时的市长为此召开专题会议,环保局也连续召开两次中层干部会,要求尽快化解颓势。

  然而,所谓十年努力,付之东流。

  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到任不久便调研石家庄的大气污染治理。石家庄市环保局有关人士说,市委主要领导2013年在本地报纸上的相关批示多达22次,“几乎逢会必提石家庄环保工作,我们环保局完全没有休息”。

  “因为排名靠后,我们现在压力巨大。”该市政府办公厅相关人士道。

  重压之下,与大气污染治理直接相关的城管委、交管局、发改委、工信局等政府部门均不敢多言,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其原因在该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有关人士看来是,“如果对外说已经上了很多措施,老百姓肯定会问为何不见效果;如果过多解释污染原因,会被指是推卸责任。两难之下,他们就不敢说了”。

  “禁烤”的猫鼠游戏

  石家庄已经被网友吐槽为“土家庄”。

  为了甩掉这顶“土帽子”,用程钢的话说,“所用办法,无所不用其极”,甚至禁止了市区的露天炭火烧烤。

  这在2006年,早已写入了《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最新举措是,从2013年5月16日起,石家庄全面取缔市区露天炭火烧烤,对阻挠、妨碍执法的,由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

  烧烤摊贩上街已经格外小心。2013年6月5日晚9点半,摊主老黄一边点火生炉子,一边四处张望。“现在城管查得紧,不敢早出来,只有到晚上9点后再摆摊。”

  “禁烤”政策出台可谓步步收紧:从5月初建议“二环内拟禁止”,数日后提出“严查户外烧烤”,到最后决定“全面禁止烧烤”。

  城管牵头监管工作。市城管委宣传处有关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每晚要调派多路人马上街巡查,还要每天在《石家庄日报》等媒体上公示。于是,自5月20日开始,当地市委机关报就多了一个固定栏目,每天通报查处露天炭火烧烤情况。

  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在街头上演。南方周末记者晚上在多处路口都看到了烧烤摊,其中不乏露天炭火烧烤。“这将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持久战。”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只不过摊主为了躲避巡查把炭火搬到了室内,但仍有油烟污染。

  “禁烤”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一例,各种常规“战争”也在打响。

  2013年春,全国灰霾肆虐,石家庄尤烈。石家庄先后发布两次预警,所有工地停止施工,所有渣土车辆停运,高污染高耗能企业限产、停产,市属机关事业单位公务车30%停用,扫水车高密度上路洒水。仅1月15日一天,该市700个建筑工地全部停工。

  然而,天空并未湛蓝。

  严酷的现实逼迫石家庄不得不想方设法。在已设有“省会蓝天碧水工程指挥部”的背景之下,石家庄市委市政府于2013年又新设立了改善生态环境工作领导小组,新任市长王亮任小组指挥长,力推10项大气污染治理工程。

  其中,火电、钢铁、水泥、建材等行业污染被列为治理重点,尤其烟尘、脱硫脱硝等指标较早都有大幅提高。另外,计划2013-2017年完成市区17家重点污染企业搬迁改造,并把污染物排放总量作为环评审批的前置条件。

  为什么是石家庄

  在普通公众看来,石家庄垫底似乎是意料之外。毕竟,石家庄并非耳熟能详的重工业城市。

  环保部公布的74个城市名单中,一些可能空气污染较为严重的城市,因监测发布条件不成熟,未纳入公布之列。除却这个客观原因,这座省会城市的雾霾祸首并非复杂。

  “燃煤污染是最主要的污染。”程钢分析说。

  石家庄的用煤总量经年剧增。2000年才1500万吨,到2012年已达6100万吨,激增3倍有余。而北京,这座同样被雾霾困扰的城市2010年用煤总量才2635万吨。人口基数和城市规模远小于北京的石家庄,相反在用煤量上不减反增。

  在2012年,石家庄已在市区大范围拆除燃煤锅炉。但与此同时却新建了3座大型热电厂,新增燃煤约30万吨。该市的23家热电联产企业和7座冬季供热站,联手贡献了年用煤总量的近1/3.采暖期与非采暖期污染物日均浓度对比,PM2.5上升近一半。

  市委宣传部提供的有关材料称,石家庄大气污染状况具有明显的时段性与季节性变化规律,呈现“晨峰午谷”、“采暖期重于非采暖期”和“冬重夏轻”的污染特征。

  石家庄近年来全市生产总值每年以11%左右增长,扣除节能因素,每年净增燃煤200万吨。“实际上,想削减燃煤消费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程钢说。

  工业结构也是巨大的包袱。石家庄工业产值排名靠前的是钢铁,这与热电、医药、化工、水泥等行业一起,构建了石家庄全部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近七成,为该市PM2.5来源贡献了近两成。

  不过,在民盟河北省委参政议政部副部长冯俊生看来,这还不是罪魁祸首。

  “以前公布的数据说,冬季燃煤是石家庄主要空气污染源。可现在是夏天,而且有不少区域已转换到天然气。水泥行业现在也不景气,多处于半停产或限产状态,但石家庄大气污染仍不见好转。”冯俊生说,经过调研,机动车尾气才是大气污染主因。

  与用煤总量一样,石家庄的机动车也在剧增。目前,该市机动车保有量190万辆,并以每月1万余辆的速度增加,仅2012年就新增20.5万辆。据统计,机动车排放产生的PM2.5约占该市总量的两成。

  相比之下,北京机动车保有量远超石家庄,但有严格的限行限购政策,加之油品等级高,尾气污染问题并未被忽视。

  “石家庄机动车发展速度惊人,也无任何限制措施。等到机动车饱和了再限制就为时已晚。”冯俊生说。

  除了能源结构、机动车这些普遍因素,石家庄“黄沙满天”的大气降尘也贡献了PM2.5来源的17%.另外,石家庄比邻太行山,地势西高东低,这种“避风港”式的地形也不利于大气污染物的稀释和扩散。

  而一些违法企业超标排放就更是肆无忌惮了。南方周末记者查询河北省2013年第一批省级挂牌督办环境违法案件时发现,有4件涉及煤气、炭黑粉尘长期排放超标。

  于是,石家庄上空时常出现“灰色锅盖”也就不足为奇。

  “只要有足够的钱, 肯定能治好”

  2013年,这座省会城市创下了近6年来该省连续雾霾的最长时间纪录:14天。当地环保部门或许不敢想象,这个“最差最长纪录”会否再次被打破。

  其实,石家庄已不可谓不重视。2012年河北省两会期间,石家庄大气污染治理就是政协一号提案。大气环境治理也是当年“一号民生工程”、“一号市容市貌综合整治工程”。

  “治理大气污染并非朝夕,我们几次向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汇报,不能着急。”市环保局宣教中心有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然而,经年治理不见成效,据了解,资金缺口较大是困难之一。2012年末,石家庄市政府在答复一号提案时曾坦承,仅锅炉拆改一项就需要资金25亿元左右,另外,协调工作机制也存在不少问题。

  为了这场大气污染攻坚战,石家庄预计3年内需投入218.68亿元。这也只是10项大气污染治理工程的初步预算,新列项目另计。

  “只要有足够的钱,肯定能治好。”程钢多次重复这句话。在他看来,如果有充裕的资金,把石家庄能源结构全部转换成天然气,燃煤污染就会明显减弱。

  事实是,这座城市暂时无法获得足够天然气。有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市政府为了争取到更多天然气,市长曾率队进京跑“气”,可效果不佳。

  另外,即便全部强制取消市区内的黄标车(指未达到国I排放标准的汽油车或未达到国III排放标准的柴油车),而下辖的17县市仍有大量黄标车,污染源始终无法彻底削减。上述人士说,石家庄要短期扭转空气质量垫底局面,仍有极大困难。

  颇有意味的是,在2012年末,省会蓝天碧水工程指挥部调度会时,原本对各项工作进度评价“成绩显著”,准备迎接考核。哪知却迎来了2013年春华北严重灰霾。“原本欠账多但有进步的石家庄再次垫底,实在有损士气。”程钢说。

  “我们(大气质量)已经是最差的,还有什么可怕的。”自嘲过后,程补充了一句话,天空无边无界,污染治理难度远甚发源地在辖区内的河流治理工程。

  京津冀“联防联控”已在6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而这也并非一城之患。5月份全国74城市空气质量报告中,倒数10名河北就占了6席。2013年6月18日,季加宇正在去张家口检查大气污染执法。这名省人大代表说,省人大11个工作组正在分赴石家庄等城市。“这次以环境为主题的执法检查,力度大,时间长,在省人大历来少有,也是第一次。”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