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中金下调二季度GDP预测至7.5% 全年GDP增7.4%

未来几个月流动性较前4个月有所收紧,使得整体融资条件比早前预期的紧,经济增长下行风险上升。“基于这一判断,我们下调2季度GDP预测,从原先的7.7%下调至7.5%”,彭文生表示,“全年GDP增速预测也从此前的7.7%下调至7.4%,维持明年7.3%的观点。

  SMM网讯:未来几个月流动性较前4个月有所收紧,使得整体融资条件比早前预期的紧,经济增长下行风险上升。

  6月以来,银行间市场利率大幅上升,6月20日隔夜SHIBOR甚至突破13%。

  “这不是政策的期待”,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认为,异常高的银行间利率可能会导致个别金融机构资金周转困难,一旦出现挤兑,则会放大金融风险。为了控制系统性风险,预计央行会增加流动性供给,包括对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贷款、公开市场操作等,以降低银行间市场利率。

  尽管货币当局不会坐视利率飙升,会相应调节以促进利率回落,但这次不会是一个简单回归原状的情形。彭文生预计,未来几个月流动性较前4个月有所收紧,使得整体融资条件比早前预期的紧,经济增长下行风险上升。

  中金公司估算,银行间市场利率与滞后一期的GDP增速和工业增加值增速存在显著的负相关,传导时间在一个季度左右。因此,银行间市场利率持续上升将带来经济增长放缓压力,但数量关系难以确定。

  目前社会融资增长较快,主要仍由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推动。因此,市场利率提高将导致下半年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增速显著放缓,虽然一定程度上将会减轻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对实体经济的挤压,但投资需求增长的放缓是大概率事件。

  “基于这一判断,我们下调2季度GDP预测,从原先的7.7%下调至7.5%”,彭文生表示,“全年GDP增速预测也从此前的7.7%下调至7.4%,维持明年7.3%的观点。”

  此外,就银行间市场利率影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渠道,彭文生指出,首先,银行间市场利率持续高位,将导致债券收益率上升,企业发债成本提高;其次,过高的银行间市场利率不利于企业从股市融资,无风险利率上升,势必给股票市场带来压力;最后,银行间市场利率反映银行向实体经济借贷的机会成本,过高的银行间市场利率将会推高银行贷款利率。

  目前,银行间市场利率正在向国债市场传导,上周三10年期国债发行中标利率3.50%-3.59%,显著超越市场预期,带动二级市场收益率随之攀升;原定于7月重启的IPO可能受到当前过高市场利率的影响,即便顺利重启,企业从股市融资也将会受到抑制;当前票据融资占新增贷款比例在10-20%左右,受银行间市场利率走势的压力,票据贴现利率近期直线攀升,将抬高整体贷款利率水平。同时,短期内票据融资规模可能大幅减少,人民币新增贷款可能受到压制。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