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业内对下半年经济预期变坏 专家称失速可能性小

银行钱荒或引致实体部门紧缩、央行调查显示银行家企业家看淡经济前景……一系列迹象显示业内对下半年经济的预期正在变坏。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的专家认为,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但失速的可能性较小,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继续回落,但幅度有限。

  SMM网讯:银行钱荒或引致实体部门紧缩、央行调查显示银行家企业家看淡经济前景……一系列迹象显示业内对下半年经济的预期正在变坏。经济减速成为共识,那么是否存在失速风险?支撑上半年经济增长的主力——投资能否继续扮演主引擎角色?

  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的专家认为,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但失速的可能性较小,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继续回落,但幅度有限。如果经济增速稳定在“七上八下”区间,调控将维持目前格局,以静制动,如果经济跌破该区间下限,调控则会转向稳增长。下半年,投资仍是稳定经济增速的中流砥柱,但须优化投资结构,避免过剩问题恶化,这需要放开行业管制、打破垄断,积极引导民间资金发力中高端制造业、服务业领域投资。

  经济 “七上八下”会否打破

  目前不少研究机构纷纷下调中国经济全年预期,经济短期减速成为共识,但下降幅度有多大,跌破“七上八下”这一增长区间下限的失速风险有多大,尚存争议。

  “尽管近期资金市场出现了利率水平上升的情形,但我们认为,下半年最容易出现风险的不是流动性层面的变化,而是经济基本面预期的变化。”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程定华对经济前景较悲观。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同样认为,未来一段时间,经济向下动力较大。各主要央行再次采取量化宽松这种经济电击疗法模式的可能性不大。中国经济活动则可能承受基建、房地产投资增长阶段性放缓和美联储量化宽松退出两大冲击。

  “PMI指数走低表明人们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尤其是投资信心偏弱。如果政府不及时采取一些措施的话,经济下行速度会进一步加快。”万博研究院院长滕泰说。

  “尽管短期经济增速出现调整不可避免,但只要决策不出现大的失误,经济失速风险不大。”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首先,投资逐步回落虽是趋势,但在过渡时期,中央投资和地产投资短期可以起到一定支撑,未来随着税收、利率等成本进一步下降,新兴产业投资有望逐步起来;其次,外需虽然低迷,但美国经济较确定的回升将会形成一定支撑;再次,虽然居民收入增长会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而放缓,但国家依然可以通过收入分配结构的微调或加大消费杠杆等措施提高人们的边际消费倾向。

  “今年下半年GDP环比增速将回升,但同比增速因为基数效应难以显著反弹。维持今年GDP增长7.7%的预测,但存在下行风险,预计2014年GDP增速下滑至7.3%。”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

  投资 平稳高增能否持续

  彭文生分析,从支出法结构看,投资增速继续放缓,资本形成贡献下降;过去两年的人民币有效汇率大幅升值降低了出口产品竞争力,拖累未来几个季度的出口增速,顺差对GDP负贡献;但消费增速有望回升,对GDP贡献上升。

  目前,业内的焦点是下半年投资特别是基建、房地产投资能否保持较平稳增长。大多数专家认为,消费增长难以大幅提升,出口不确定性犹存,经济增长仍难离投资支撑,但根据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1-5月份投资增速继续出现回落。

  “经济内在收缩因素仍在强化。”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表示,一方面,制造业产能的结构性过剩依然存在,制造业产品价格的下降将导致相应的制造业投资持续下降。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融资的困难程度加重以及即将来临的还款高峰对未来基础设施投资构成一定的压力。

  程定华分析,一旦房地产或者基建投资的动量变弱,加上私人部门的投资本身就处于下滑趋势,那么今年下半年可能会看到投资同比增速下滑。“房地产投资重新出现减速难以避免,但时间可能拖得更长。”

  尽管未来投资会趋势性回落,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也会继续回落,但潘向东认为,二者回落幅度均有限,预计房地产市场制度建设将加快,调控会逐步转向以税收手段为主,一旦房地产市场制度理顺,便可以充分发挥其对经济的带动作用。

  诸建芳表示,一方面,节能环保与经济转型相关的整备制造业和服务业投资将维持较快的增长速度。另一方面,投资增长整体不会出现大幅波动。“从正反两方面因素看,目前投资资金还较为宽裕,投资资金到位情况较好,相对充足的资金来源为投资增长提供保证。但由于去年下半年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基数较高,今年此部分投资同比增速将有所回落,同时制造业投资短期仍将低位运行。正负相抵,投资增长整体不会出现大幅波动。”

  在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看来,投资仍将保持经济增速稳定的中流砥柱,其对全年投资判断较乐观,认为在资金支持和政策不进一步收紧条件下,下半年基建、房地产投资将维持在相对较高的增速水平上。

  “稳投资应该更多思考如何通过改革实现与经济转型领域相关投资增速的快速提高,而不是再次去通过财政和货币刺激手段延缓传统工业的衰退周期。”潘向东称,过去十几年经济的高速发展更多依赖制造业、重化工业发展,2008年后政府刺激政策的出台延缓这些产业的衰退,但并不改变传统工业产业衰落的趋势。

  调控 短期对冲还是结构改革

  那么,短期对冲措施会否出台?

  诸建芳认为,刺激经济的短期政策难以出台。“一是政府基本接受当前的经济增长速度,并不认为当前的增长明显偏低。二是短期并没有出现明显刺激政府作出刺激政策的契机,如大幅度的增长回落和就业恶化。三是财政稳健的要求和对系统性风险的担心将制约短期出台激进的财政和货币扩张政策。”

  “从当前货币增速来看,流动性总体上是比较宽松的,但是,当前经济状况下,全社会融资成本仍然偏高,特别是一般贷款利率水平相对于去年下半年还有所上升,这抑制了民间投资,不利于投资企稳。”诸建芳称,融资成本偏高主要是结构性的,该状况通过降息并不能得到明显改变,而是应该设计中小企业融资的合理机制和结构性政策,加强中小企业贷款利率和规模考核与监管。

  “受制于结构矛盾,尤其是房地产泡沫的掣肘,宏观政策大力度刺激总需求的可能性小。”彭文生表示,政策将着重于结构改革,和控制、消化过去累积的金融风险。但在当前宏观经济大背景下,有两种风险情形将导致宏观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调向宽松,即下调基准利率和(或)存款准备金率。“一种情形是经济增长大幅弱于预期,逼近7%;在此情形下,风险偏好下降,房地产市场降温,政策需要控制增长下滑带来的就业压力和金融风险。另一种情形是,结构改革获得实质性进展,尤其是在控制房地产泡沫和规范地方政府行为方面取得成效,增加了货币政策支持总需求的空间。在第二种情形下,明年的经济增速将比我们预期的高,但也难有强劲的反弹。”

  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认为,如果经济疲弱但能维持在“七上八下”区间内,政策将保持目前格局,财政货币政策基本稳定,主要通过释放制度红利来稳定经济增长;如果经济回落至该区间下限,政策将毫无疑问转向保增长。

  在潘向东看来,化解经济当前的困境,要严格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的资产负债表,通过税收手段抑制投资投机性购房,实现市场出清。与此同时,快速启动利率市场化和大幅降低基准利率,以改善实业的金融环境。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强调,中国经济是因为结构性失衡而带来的持续性衰退,以往的投资驱动模式已到尽头,再来一次4万亿投资刺激,也仅仅是使经济短暂反弹,之后又会掉头向下。经济复苏有赖结构性改革,最主要是放松管制、打破垄断,加快对内开放步伐,创造更多投资、就业机会,此外要推行实质性的全面减税,否则下半年可能出现企业大面积停工现象。

  程定华认为,如果政府继续贯彻经济结构转型和汇率国际化、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措施,那么可能进入通缩的经济周期,市场的中长期机会建立在经济重新寻找到新的平衡点之时。如果政府采取对冲政策,预期汇率政策和财政政策调整的概率将高于货币政策。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