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行业 >

“产能过剩” 新兴产业问题同样突出

“顽疾”——产能过剩的存在一直困扰着很多与之“沾边”的企业,而且无论这些企业是归属于传统行业还是新兴产业。

  SMM网讯:“顽疾”——产能过剩的存在一直困扰着很多与之“沾边”的企业,而且无论这些企业是归属于传统行业还是新兴产业。
  虽然自2004年开始,国家就将抑制产能过剩作为宏观调控的重点,但近年来一个个曾经拥有无限风光,如今落得悄然落幕企业的现实却在提醒人们:产能过剩不仅存在,而且有加重趋势。
  今年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产能过剩、欧债危机、美欧“双反”等连续打击下,世界级光伏巨头无锡尚德以“破产”宣告走到生命尽头。除尚德外,国内另一光伏巨头江西赛维似乎也因同样原因陷入生存绝境。
  就在光伏产业接连传来坏消息的同时,同样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风电行业也暴露出包括产能过剩等诸多问题。战略性新兴产业怎么了?下一个“尚德”又是谁?
  值得关注的是,在传统行业产能过剩情况尚未得到改善的情况下,由于“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各地的投资冲动,新兴行业的产能过剩几乎与传统产业一样突出。随之而来的是,新老产业的产能过剩隐患形成的信贷风险非同寻常。

  蔓延:产能过剩+新兴产业
  今年3月,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破产法》裁定:对尚德实施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让尚德的巨额债务得以曝光,据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的信息显示,529家债权人申报的债务总额高达近174亿元。相关人士则表示,在申报总额中,银行债权金额超过70亿元。毫无疑问,银行将成为尚德破产案的最大受害者之一。
  对于企业来说,破产重组则不仅意味着存在“破茧重生”的可能,还可以合法削债;而对于银行来说,则要承担因削债带来的信贷投入损失。
  某商业银行明确表示,已经把尚德的贷款全部降级为不良贷款。而对于不良贷款,商业银行的通常做法是起诉、查封和拍卖。在大多数情况下,拍卖所得并不足以弥补银行损失。
  尚德的崛起和衰落,显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与之相伴的是,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短期过快扩张以及风险集聚问题。而在地方政府的热情推动下,众多新兴行业亦可能存在脱离市场需求的风险。
  对于新兴产业目前的状况,有专家向记者表示,我国部分战略性新兴产业即便与“高新”挂钩,实际上也还缺乏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产业发展还处于产业链低端环节,产品附加值不高。因此对于如光伏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来说,在经历了“台风来了猪也会飞”轻松赚钱时期后,突然陷入产能过剩、产品价格下滑、小微企业濒临倒闭的境地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战略性新兴产业具有高投入、高风险、高成长等特点,这些特点也意味着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其成长过程,特别是萌芽幼稚期会遭遇融资难的问题。而银行的金融支持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成长具有重要意义。
  相关数据显示,银行业对战略性新兴产业支持力度日益增大。据监管部门提供的资料称,2012年前三季度,国家开发银行和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新增新兴产业贷款1317亿元。截至2012年9月末,6家银行的新兴产业贷款余额达9385亿元。
  新兴产业所暴露出的风险显然会对银行的信贷资金安全带来负面影响。

  风险:扩张老路+新融资方式
  2012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化解产能过剩矛盾作为2013年的工作重点。各机构也围绕这一重点作出工作部署。
  金融监管部门日前就对大型银行提出警示,要求特别关注与经济周期变化密切相关行业、产能过剩行业,具体包括房地产、工程机械、钢铁、风电设备、光伏等九大行业。
  从被点名的九大行业来看,传统重化工行业占据相当比重,考虑到重化工行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比较大的事实,因此在外部经济遇冷情况下,产能过剩也更为突出。有专家表示,随着经济的下行趋势,部分传统行业的产能过剩或将被进一步放大。另外,“船大难掉头”的自身现实又将为其产能过剩的解决增加难度。
  对此,有专家表示,一直以来,我国工业经济运行似乎总难跳出“扶持发展、快速膨胀、产能过剩”的“怪圈”。从目前来看,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产业,大部分企业仍然走着买地、盖厂房、上生产线的传统发展路线,正是这种“原始”的发展思路给金融带来了风险。
  监管部门还曾提醒大型银行,要关注快速多元扩张型、集团关联复杂型、多头举债借款型、高财务杠杆型、私募基金包装型等五类企业。其中一些企业就属于新兴产业。
  不同于银行较为熟悉的传统制造业,新兴产业在运作模式、盈利模式、金融需求以及融资途径上存在较大差别。仅从融资途径来看,除银行贷款外,新兴产业的融资渠道还有股权融资、政策性融资、创新性的债券融资以及多种融资方式之间的组合。
  有专家对此表示,多种融资渠道的出现,有助于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不过从融资行为来看,部分企业的融资策略以短期融资为主,因此面临着较高的违约风险。专家同时还表示,考虑到部分新兴产业项目收益有限,企业主要收入仍来自于政府财政补贴和科研奖励等国家资助,企业的偿债能力仍有待考量。
  受国家政策导向对新兴产业给予信贷支持上的倾斜,是银行特别是大型银行的普遍做法,而多种融资方式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财务的透明度,也给银行辨识风险增加了难度。

  突围:产能过剩+金融风险
  据相关研究机构统计,2012年,我国钢铁产能过剩超过2亿吨,水泥产能过剩超过8亿吨,铝冶炼行业产能利用率仅为75%左右。
  与此同时,有关数据显示,2012年1至9月,电力、钢铁、建材、有色、化工和石化等六大高耗能行业投资为3.5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增速同比提高4.2个百分点。产能过剩存在进一步加剧的风险。
  就在今年年初,由工信部、发改委、国资委等部委着力推进的九大行业并购重组开始启动。九大行业包括钢铁、水泥、汽车、机械制造、电子信息、造船、稀土、电解铝和农业等。从上述所列行业不难发现,一半以上的行业都与“产能过剩”有关。
  对此,相关研究机构表示,通过对主要产能过剩行业的大规模并购重组,以及部分企业的破产清算,可有效缓解目前的产能过剩问题。
  此外,发改委也会同工信部、财政部等,“研究提出化解产能过剩矛盾的综合措施”,组合拳将包括突出差别电价、能源消耗总量限制、问责制、新老产能挂钩等。这些办法对企业投资和生产的约束作用,将抑制产能过剩行业盲目扩张。
  解决产能过剩问题,除国家政策的指引和干预外,通过银行信贷支持的倾斜,引导行业调整也是重要途径之一。
  目前,我国已经将新能源、节能环保、电动汽车、医药、生物育种和信息通信七大产业列为重点扶持对象,加快淘汰“两高一资”行业,各家银行也大多制定了实施以新能源信贷支持为主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金融服务与创新规划方案,出台“绿色信贷政策”,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
  不过由于战略性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相比,其技术风险、政策风险等方面存在差异,因此各家银行也应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准确把握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类风险,更好地促进我国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