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行业 >

江苏成新不良贷款集中诞生地 产能过剩只剩不良

“今年上半年,江苏的监管部门告诉银行,面对社会对银行业暴利的诟病,要彻底暴露钢贸行业不良风险,以收益填补坏账。“钢贸贷款大部分划归中小微企业贷款,很多大中型银行苏南地区小企业贷款不良率上升很多。

  SMM网讯:“今年1-5月,全国新增不良贷款中江苏占了40%左右,江苏部分地区、部分领域不良贷款上升加快,大家猜测是不是江苏的经济或金融出了问题,”在6月14日江苏省工业企业融资洽谈活动中,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对外表示,“看似今年冒出的新问题,实际上是往年问题反映在今年的账面上了。”

  根据记者6月20日从知情人士处获取的数据,截至4月末,江苏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870亿元,较年初增长240亿元左右,增幅45.5%,不良贷款率由年初的1.04%上升至1.4%。尽管有较大幅度增长,该不良率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记者获悉,截至4月末,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率为1.57%。

  “目前,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仅次于浙江,浙江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今年5月份已超1000亿元,不良率去年末达到1.6%。”上述知情人士称。

  他表示,2011年,中小外贸企业最先出现危机,浙江地区的不良在2012年集中暴露。而钢贸和光伏、造船行业问题于2012年集中迸发,这些产业较为集中的江苏则从当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不良,今年上半年是集中爆发期。

  “目前情况来看,钢贸行业风险和不良已基本暴露完毕,上半年就会见底;光伏行业只有个别大企业出现不良,其他企业不良暴露得并不明显。这些企业后续是继续出现不良,还是行业顺利渡过低谷,现在还很难说。”苏南一家大行负责人对记者称。

  恰如其所言,目前造船、光伏等行业仍处于低谷,2013年下半年、2014年乃至今后的账面不良依然难以猜测。

  不过,江苏、浙江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中国人民银行6月7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3》显示,我国商业银行2012年末逾期贷款余额为5281亿元,比年初增长高达46%,这些潜在不良风险有可能在2013年集中暴露。

  苏南:钢贸见底光伏个案

  “钢贸贷款大部分划归中小微企业贷款,因此很多银行苏南地区的小企业贷款不良率上升很多。”

  上海、无锡、苏州、南京这几个长三角城市是我国钢材贸易最为集中的区域。最近几年,特别是2009年以后,苏南地区冒出大量钢材市场,据记者了解,仅苏州和无锡两地钢材市场大大小小就接近百十家,钢贸商更不计数。

  “2008-2011年是钢贸商和贷款银行狂欢的几年。”上述苏南大行分行负责人描述道,苏南地区的钢材市场基本是由福建人建立起来,这些人出手阔绰,胆子大,经常是一个钢材市场的小工,工作不久后,就会去周边地区“复制”一个钢材市场出来,行业规模急剧膨胀。

  同时,钢贸行业又是资金密集型行业,银行也乐见其成。“钢贸商贷款一是量大,二是收益高,银行往往要求钢贸商开银行承兑,一举同时做大存、贷款,贷款综合收益可以达到20%。”该大行分行负责人称。

  无锡农商行一位信贷人士也向记者回忆称,当时银行会直接找钢材市场谈判,对整个钢材市场商户贷款给予打包,大行和股份行具备资金优势,小银行则很难抢到。

  根据记者获取的数据,苏南地区钢贸贷款目前敞口最大的也是几家国有大行,主要为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

  另一份数据显示,仅苏州地区,截至银行开始收缩钢贸贷款的2012年年中,银行对辖区40多家钢材市场贷款余额(包括贷款和承兑)近200亿元。

  狂欢到了最后,总要有人买单。

  2012年初开始,钢材市场老板陆续有人跑路,钢贸贷款中重复质押等情况暴露,钢贸贷款一度被人们形容为“中国版次贷”。当年下半年,为了处理好钢贸领域贷款,不出现区域金融风险,无锡和苏州地区的政府、银监部门、银行开始齐上阵。

  据记者获悉,仍以苏州地区为例,去年下半年,苏州银监局推动建立起化解钢贸风险的“主牵头行制度”,即以钢市为单位、由信用敞口最大行负责钢市风险处置的牵头工作,工行、农行、建行、邮储银行、江苏银行、昆山农商行、太仓农商行、常熟建信村镇银行、张家港农商行和吴江农商行等成为牵头行。

  此外,苏州市银监部门和政法委、金融办、法院还成立协调小组,赴福建宁德同当地政府进行工作对接。

  “今年上半年,江苏的监管部门告诉银行,面对社会对银行业暴利的诟病,要彻底暴露钢贸行业不良风险,以收益填补坏账。截至目前,江苏钢贸贷款的不良基本已经暴露见底。”上述知情人士称。

  据记者获取的数据,截至4月份,苏南地区不良贷款中有60%-70%来自钢贸行业,江苏省全省钢贸类不良贷款总额接近80亿元。

  “钢贸贷款大部分划归中小微企业贷款,很多大中型银行苏南地区小企业贷款不良率上升很多。”上述无锡农商行信贷人士称。

  仅以苏南地区法人银行为例,记者根据各行2012年年报统计,常熟农商行当年末不良余额增64%,江阴农商增177%,张家港农商增67%,吴江农商增159%,江苏银行在核销11亿元不良贷款情况下,不良率也有所上升。

  光伏行业也是江苏不良贷款暴增的要地。江苏是全国光伏行业最为集中的区域,主要分布在苏南无锡、常州以及苏北的徐州等地。但与钢贸贷款不良全面爆发相区别的是,除了无锡尚德一家企业的70亿元不良贷款(江苏省内约40亿元)外,其他光伏企业出现不良贷款极少。

  “光伏和钢贸情况不同,钢贸基本都是民营中小企业,而光伏行业在苏南集中着很多大企业,都是当地政府重点项目,不到最后不会崩盘,何况现在还有国家扶持的诱惑。”上述大行分行负责人称。

  事实上,记者曾对常州一家大型光伏企业亿晶光电进行了解(见本报5月30日《常州政府巨额担保 22亿银团逆市补血光伏巨头》),可视为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为了维持亿晶光电资金流,常州金坛市政府为其22亿元银团贷款进行政府背书。

  不过,一些小型的光伏企业已经开始陆续被淘汰。据记者了解,以光伏企业同样集中的徐州地区为例,去年下半年以来,包括容纳光伏等在内的当地光伏企业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光伏行业的趋势现在还很难看清,如果‘双反’谈判和政府补贴都有大突破,说不定这两年只是有惊无险;如果形势一直恶化下去,其暴露出来的不良将大大超过钢贸。”上述大行分行负责人称。

  对于不良贷款上升,记者获悉,位于苏南的常州当地政府在去年三季度筹集了2.5亿元应急转贷资金,专项支持企业银行转贷业务。应急资金使用原则上不超过五天,对企业收取的利息费用为银行贷款基准利率的60%。

  苏北:农商行历史包袱抖落

  “一些农商行改制时没有对贷款进行精确分类,隐藏了一些有风险的贷款。改制完成后,这部分贷款释放,表面上会呈现出不小的不良反弹。”

  江苏另一个颇为集中的产业为造船,主要分布在苏中的南通和泰州。造船也是被银监部门定调的高危行业。

  不过,根据记者获取的数据,造船业贷款并未如预期的上升,不良贷款新增远低于钢贸和光伏。

  “造船行业和钢贸、光伏还是有些区别,一是造船业产能过剩暴露比较早,2011年早期就已经显现了,经过两年时间,已淘汰一部分企业;另外,造船行业没有光伏、钢贸如此集中的贷款投放。”招商银行南通分行一位人士对记者称。

  周学东在上述工业企业融资洽谈会上也表示,不良贷款的增加,与前两年对这些行业过于集中的贷款投放有关。

  据悉,江苏省政府近期联合金融监管部门到南通、泰州等地调研船舶企业,发现造船行业经营及财务状况多有企稳,一些拥有自主技术、特色产品及经营管理良好的企业,仍能拿到订单。

  “除了这几块高危、产能过剩行业,江苏新增不良主要来自于苏北一些农商行,这些银行改制的本身就有一些历史包袱,现在暴露出来了。”上述知情人士称,这种情况多集中在盐城、连云港。

  据介绍,去年下半年,苏北有数家县域法人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超过5%,反弹明显。

  “我们行去年不良率超过2%,不过相比于区域内8家农村金融机构,还算是比较低的。”盐城黄海农商行一位人士对记者称。

  据记者了解,盐城市另一家农商行,阜宁农商行去年一位监事失踪,关联贷款接近7000万,这笔贷款的抵押物被该监事“一女二嫁”,给了中储粮盐城直属库,最终法院一审判决抵押物归直属库。这样的单笔贷款,就可能令阜宁农商行不良率上升近1个百分点。

  连云港地区不良贷款形势也不容乐观。本报记者获悉,去年末,该地不良贷款率超过3%,不良率比较高的机构包括连云港东方农商行、建设银行等。

  其中,连云港东方农商行去年卷入一两起企业主跑路事件,不良贷款增加迅速,该行主要领导也因此频繁更替。该行一位人士曾对记者称,“介入民间借贷的企业主一旦跑路,因为债权人较多,政府一般会介入,协调债权人必须走漫长的法律程序,不良率短时间内会很难看,但是程序走完会收回一定贷款。”

  “苏北一些农商行改制时,没有对贷款进行精确分类,从而将一些有风险的贷款隐藏,可以视为历史包袱。改制完成后,这部分贷款释放,表面上就会呈现出不小的不良反弹。”上述知情人士称。

  不过基于信贷体量的悬殊,苏北不良贷款率的上升对全省影响不及苏南地区。

  “监管部门也找过几家主要银行调研过,从银行反映来看,今年下半年不良贷款新增将放缓,不少银行认为年底的不良率将维持在上半年的水平,不会继续上升。”不过,上述知情人士称,对于光伏等行业信贷质量的走势,银行人士仍有不小争议。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