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信贷]货币信贷不宜搞“休克疗法”

进入6月份,中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一改低于3%的常态,迅速攀升,其中隔夜拆借利率涨幅尤为迅猛,6月20日创出13.44%的历史最高。中国基础货币和广义货币量的确大,但因为政府和国企投资沉淀,不得不向经济体增补相应流动性。

  SMM网讯:中国金融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钱荒”。

  进入6月份,中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一改低于3%的常态,迅速攀升,其中隔夜拆借利率涨幅尤为迅猛,6月20日创出13.44%的历史最高。

  商业银行遭遇如此严重钱荒,更直接的因素是热钱大量外流——5月份外汇占款仅668亿元人民币,而贸易顺差为204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为92.65亿美元。这可以理解为热钱流出了190亿美元——商业银行流动性减少约5000亿人民币;6月份的热钱外流情况只能更加严重。在此情形下,央行在未给予商业银行提前警告的情况下,一改多年惯例,拒绝给市场短期补充流动性,20日还发行了20亿元央票表明了袖手旁观的态度。这在客观上与伯南克6月20日宣布年内开始退出量化宽松共振,严厉打压了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特别是金价。

  这里牵涉到央行如何理解“盘活存量资金”。6月1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要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

  “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毫无疑问是正确的。然而,盘活存量,并不是央行关起流动性的水龙头,商业银行就能自动调节成功的。因为信贷的严重错配、货币的过度发放,是中国经济结构畸形的必然反映,特别是政府投资效率极其低下,造成巨大的投资浪费,巨量的货币流动性沉淀在烂尾工程中,从而退出了经济流通,变成“死钱”。

  换言之,只有全能管制的投资型政府转变为有限责任的服务型政府,政府退出生产基建型投资,只负责公共服务型投资;只有国有企业彻底退出市场竞争性领域,高效的民营企业成为市场主体,才能真正解决资金使用效率,避免巨量的货币信贷不断退出经济流通的痼疾。

  在根本性问题短期难以解决的情况下,不再增加与GDP增速相匹配的货币信贷,其结果将使流动性雪上加霜,其实际效果将会与主观意愿背道而驰,即随着资金流更加紧张,实体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获得资金将更难,获得的资金成本将更贵。当银行间市场都已经成为“高利贷”市场时,你能指望民营企业获得更多廉价的资金吗?只能是更高的高利贷!

  笔者疑虑的是,现在宏观调控正从2012年底的城镇化过度兴奋极端,即将几十万亿元投资视为未来几十年中国最大发展潜力,转向另一个过度紧缩的极端,即采取“休克疗法”导致经济硬着陆,甚至可能引发全面金融经济危机。今年前5月人民币新增信贷4.21万亿元,同比多增2792亿元,同比增幅仅为7.1%,这低于同期的GDP的增幅,这本来是一个正常增幅,不能在这个水平上再紧缩了。特别是社会融资总额,从2013年3月份的2.54万亿元,已经下降到5月份的1.19万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基础货币和广义货币量的确大,但因为政府和国企投资沉淀,不得不向经济体增补相应流动性。此外,由于人民币在过去8年中单边升值,诱使巨量热钱的流入,增加了中国基础货币的发行量。根据笔者估测,自2005年7月以来,国际热钱流入中国的本金高达1.5万亿~2万亿美元,以1.5万亿美元测算,约增加10万亿元人民币的基础货币。这些热钱来中国就是为了投资投机,更多会去楼市、股市和债市等投机市场,而较少会去实体经济,特别是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中小民营企业。

  因此,在充分考虑到政府投资沉淀和外部流动性输入的情况下,不能简单得出中国M2超过100万亿元人民币、中国新增信贷超过8万亿,就必须严厉紧缩。当今中国的货币信贷规模巨大是现实,但需要针对性地分析根源,针对性地解决政府无效投资、国企垄断低效和热钱脱离实体经济投机问题,否则采取简单一刀切的紧缩货币信贷的行为,只能让实体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的资金使用成本更高,生存更加艰难,破产倒闭来得更快、范围更大。

  换言之,中国宏观调控需要摆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国改革再也不能回避根本性的问题,否则宏观调控的空间只能越来越逼仄,越来越左右为难。

  尤其对于多种重病缠身的中国经济而言,货币信贷的“休克疗法”是非常危险的,轻者导致经济硬着陆,更多企业破产倒闭;重者导致中国全面的金融经济危机,不可不慎重。

  股市已经发出了严重的警告,在IPO暂停融资停顿的情况下,上证指数从5月29日开盘至6月20日收盘已下跌了10.7%,造成了2.53万亿元市值财富的蒸发,这必然严重损害内需。如果货币信贷政策不顾银行间市场和股市的警告,继续紧缩,后果将不堪设想。(作者为本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