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宏观 >

[资金面]M2被指27年增143倍 银行杠杆使用过度致钱荒

6月20日开盘,银行间债券市场隔夜回购利率报10%,7天利率报12%,盘中隔夜回购最高成交在令人瞠目结舌的30%,7天回购利率最高达到28%,均刷新银行间历史记录。6月21日,隔夜拆放利率回落495基点至8.492%,金融新政与市场掰手腕的第一回合,输赢难分。

  SMM网讯:6月20日,全球主题词:暴跌。

  现货黄金跌4.40%,最低触及1303.30美元;

  原油期货跌2.9%,报每桶95.40美元;

  标准普尔500指数跌40.74点,跌幅2.50%;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78.57点,跌幅2.28%;

  上证指数跌59.43点,跌幅2.77%;

  沪深300跌79.29点,跌幅3.3%。

  与各种暴跌遥相呼应的是暴涨的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

  一名简介为“PAB资金交易员”的微博用户感慨:“下辈子再也不想做资金交易员了!”还有人在微博上做了花圈,用来“哀悼银行间市场吐血身亡同胞”。

  这一天,中国银行间市场的交易参与者们有了足以载入中国金融史册的经历:钱,从来没有这么贵过。

  6月20日,银行间同业拆借隔夜利率暴涨578基点,升至13.444%历史新高。

  6月20日开盘,银行间债券市场隔夜回购利率报10%,7天利率报12%,盘中隔夜回购最高成交在令人瞠目结舌的30%,7天回购利率最高达到28%,均刷新银行间历史记录。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同样涨幅惊人,早盘开始各大商业银行的同业市场交易部门就以10%以上的利率吸纳存款,11点半公布的隔夜利率暴涨578个基点,升至13.444%的历史新高,7天利率涨292.9个基点至11%。

  受资金利率暴涨影响,银行间债券价格普遍下跌,国债、央票收益率急升,交易所部分企业债跌幅超过1%。一级市场也未能幸免,当天4家发行人公告称,宣布推迟或变更债券发行计划。

  资金紧张的影响从中国内地波及香港,企业纷纷转向香港筹资。在香港市场,中资企业资金需求居高不下,当地离岸人民币银行间利率从19日4%最高升至8%。为满足中资企业需求,香港银行业上调存款利率,吸收本地散户投资者的资金。东亚银行有限公司外汇及利率交易主管Chan Tak-cheung表示,许多中资企业在大陆市场难以获得资金,遂转向香港求助。

  市场预期的货币宽松不见踪影,等来的却是资金成本飙升,加上“民间资金进入银行业”的高层吹风,资金市场与股票市场的恐慌情绪相互作用,引发上证指数大跌2.77%。

  始于5月:外资流入开始放缓,暴露商业银行杠杆使用过度造成的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被银行业人士昵称为“央妈”,以往资金紧张局面出现时,这位“慈母”总会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向市场释放额外资金,并压低货币市场利率,通过这些手段来给商业银行解围。

  央行的“习惯性解围”,直接导致信贷增速让人窒息。即便在从2009年35%的年增速峰值回落之后,国内信贷年增速仍超过15%。经济学家张化桥在他的书中说,从1986年到现在,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年平均复合增长率高达21.1%,27年共增长了143倍。

  更令人担忧的是,近几年的新增贷款大部分并不是从传统信贷渠道流出。央行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有大约一半的新增贷款是通过信用证、租赁或其他非正式贷款的方式发放的。这就是近年来越来越多被人提到的“影子银行”——中国金融体系中可以发放贷款但却不像银行那样接受监管的部分。

  与贷款剧增显得矛盾的是,银行本身在缩减放贷规模并提高放贷标准。这就意味着,很多新借款者信用较差。即便银行不是直接贷款方,但仍有可能由于销售融资产品或者贷款给参与其中的机构,而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中,最终靠央行出面将它们拉出泥潭。

  这一次央行的处理方式明显和之前不同,监管方似乎决意让银行学会遵守市场纪律,即便需要为此付出一定代价也在所不惜。

  一位银行业人士这样形容“央妈”的改变:几个熊孩子以前零花钱给得太多,乱花,买很多没有营养的零食,现在收点零花钱回来,你们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以为会叫的孩子有奶喝啊。今后必须合理花零花钱,零花钱不是无限量的,有事找央妈协商,饭还是有得吃的,但零食少吃。

  先是银监会下文称6月底之前,将针对8号文的落实情况展开检查,部分银行将表外非标资产转移至表内同业资产,直接挤压同业拆借额度;接着是外管局要求商业银行根据外汇贷存比补充外汇头寸,期限为6月底,这部分头寸补充将收缩银行间资金约2000亿元。

  同时,监管层严查虚假贸易,令热钱流入放缓,5月以来外汇占款增长大幅下降。而债市新规禁止理财账户与自营账户关联交易,季末理财续接难度增大,机构需提前准备头寸,更是加剧了整个金融市场的资金波动。流动性紧张的状况最早始于5月底,当时外资流入开始放缓,而银行则需要满足资本充足率要求,但这也可能反映出缺乏自律的商业银行杠杆使用过度造成的问题。

  有媒体引用一名经济学家的话说,如果央行愿意的话,它拥有充足的储备来缓解流动性短缺的局面,但央行的目的是控制银行的肆意融资行为,防范金融系统的长期风险。一些担忧情绪集中于监管不足的“影子银行”上。

  “央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6月初升温:6月6日,6个月期回购利率5.50%,均远高于该期农发债的实际中标利率3.4493%。

  风起于青萍之末。

  6月6日,在银行间市场招标的6个月期农发行贴现金融债,实际发行金额115.1亿元,低于计划发行额200亿元,被宣布为流标。

  当天下午,市场出现两条传言,一是“光大银行违约,令交易方兴业银行千亿到期资金无法收回”,二是“央行准备针对商业银行同业资产征求存款准备金”,令市场一片风声鹤唳。

  尽管传言被证实为子虚乌有,但当天Shibor全线飙升已经说明了问题。事实上农发债的流标和利率有很大关系,当天的隔夜回购利率为6.15%,6个月期回购利率5.50%,均远高于该期农发债的实际中标利率3.4493%。

  没过几天,同样的流标又出现在14日发行的9个月短期国债上,原因一样是机构流动性不足导致认购热情萎缩。

  6月17日,面对愈加严重的资金紧张局面,央行丝毫没有改变态度的意思,并且在公开市场重启央票发行。20亿元人民币三个月期央票,创下今年5月份重启以来的地量。

  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资金“旱情”持续不见缓解的背景下,央行仍坚持央票操作,表明其持续收紧流动性的态度,显示央行货币政策目标可能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此前保证资金面稳中偏松以支持经济增长,转向适度回收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以实现控制社会融资规模过快增长等目标。

  “央行希望向商业银行发出一个信息,要求它们更加审慎地对待风险控制,并改进它们自身的流动性管理。”中金公司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央行是在说,你不能随心所欲地扩张信贷,然后完全依赖央行来作你的后盾。”

  20亿央票的威力很快在市场上得以体现。6月19日,银行间市场“钱荒”愈演愈烈。以往作为出钱方的大型商业银行也进场借钱,导致到下午既定收市时间,市场上依然有部分机构未能轧平头寸,银行间本币系统因此被迫延长交易半个小时。这已是近期第二次出现类似情况。

  数据显示,19日银行间市场各期限回购利率全线大涨。其中,隔夜加权大涨221BP至7.87%,7天回购加权大涨144BP至8.26%,14天品种大涨175BP至7.94%,21天和1个月品种涨幅均在70BP左右。隔夜、7天、14天回购的盘中最高成交利率均超过10%,隔夜品种更是达到了15%。

  另值得一提的是,当日4个月、6个月和9个月等品种均出现成交,显示短期资金供给稀缺背景下,机构不得不寻求拆入更长期限的资金。对于当日资金面紧张态势加剧,一位银行交易员表示,“主要是因为四大行也开始借钱,而且下午两点半之后几乎无机构出钱”。

  6月21日,隔夜拆放利率回落495基点至8.492%,金融新政与市场掰手腕的第一回合,输赢难分。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石磊认为,央行公开市场操作近期以来逐渐有了变化,这有别于之前工具选择的改变,应该是政策目标发生了变化,操作基调趋向偏紧。

  与央行的变化形成对应的是近期一些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最新一期采购经理人预览指数从上月的49.6跌至48.3,这是去年9月以来的新低,表明国内制造业总体继续衰退。而新出口订单指数从5月的48.9下挫至44.0,表明外部需求进一步恶化。

  另外一组数据也从侧面说明实体经济的尴尬:今年前5个月企业短期贷款增速达15.7%,同期中长期贷款增速为7.5%,意味着企业融资主要用于补充短期流动性,而非中长期投资。从存款看,前5月企业定期存款增速高达22.5%,而活期增速仅为6.6%;说明企业新增流动性主要用于储蓄,而非经营交易。

  监管层可能会陷入两难:金融压力和经济增长放缓起到互为增强的效果,制造业情况恶化意味着工厂偿还贷款的难度加大,这进一步加大了银行资产质量承受的压力。贷款增速放缓以及信贷成本上升给企业流动性造成挤压,进一步侵蚀企业的盈利和还债能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拒绝再次为商业银行“解围”,说明政府对经济增长放缓的容忍度已经大幅提升,注意力集中于对经济中结构性矛盾的调整和改革,因此短期内宏观政策出台总量刺激措施的可能性不高。

  汇丰银行经济学家屈宏斌说:“过去的大约五年时间里,稳增长是首要任务。只要经济放缓,政府都会推出某种政策,确保增长保持稳定。但是越来越显而易见的是,新政府更愿意实施改革而不是刺激经济。”苏格兰皇家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高路易表示,中国高层领导人近几周一再重申将重点转向经济改革,而不是促进经济增长,央行此时的政策立场与中央的号召一致。

  “中央的号召”是指政府总理李克强不久前在环渤海省份经济工作座谈会上说的:“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要进一步研究采取既利当前又利长远、既稳增长又调结构的举措,把有效需求挖掘出来。”

  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称:“央行目前的动作,与决策层加快经济转型的逻辑保持一致。如果经济进一步减速的情况不发生,央行可能维持目前的政策基调。”

  至理财周报截稿时,上海银行间同业隔夜拆放利率回落495基点至8.492%,7天拆放利率下跌246.1基点至8.543%。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市场和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市场的14天和1M期限品种利率则继续扬升。金融新政与市场掰手腕的第一回合,输赢难分。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