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汇率政策方针强化美元霸权

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新的外汇政策指导方针,按照新的规章,IMF无须证明一国“是否有故意操纵汇率以谋取出口优势”,只要其政策造成了“基本汇率失调”或“经常账户长期巨额赤字或盈余”的后果,就可以认定其操纵货币。
   IMF采取这种政策方针的主旨是试图均衡全球经济发展,从自身职责或作用扩大影响,但或许并非仅仅是IMF本身意志的体现,或有更为强烈的美国色彩与意志。作为一个国际性金融机构,其应该做好各成员国之间的协调,而不能倾斜或依赖于发达国家。而作为弱势市场经济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他们的经济模式已经明显受制于发达国家的模型,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金融利益有时并非主动需求,而是被动应对。与此同时,此政策强调货币国对第三方的影响,对发展中国家更为不公平,发达国家为自由货币和主导货币,发展中国家为非自由货币或顺从货币,第三方何意?
   美国国会近期一直在施加压力,力图将我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之中,但是美国财政部并没有这样做,其中美国经济利益的考虑是根本,因为汇率操纵国本身的伤害在于美国,而非中国,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手段。然而美国施压我国人民币升值的舆论和战略意图并没有结束,进而采取了与国际机构联手的干预对策,IMF发布新的外汇政策指导方针在一定意义上是美国意志与需求的体现。
 回顾1995年、1999年拉美金融危机时美国态度与IMF态度,一致性援助中的主导十分清晰,美国政治、经济、贸易和投资利益需要拉美的后院安全保障,是主导美国和IMF行为的本质。再看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美国与IMF的援助态度与对拉美国家援助截然相反,利益驱动的主导更加明确,美国隔岸观火,IMF有条件的援助方案是美国的“药方”还是IMF的“药方”难以区分。因此,当前IMF发布新的外汇政策指导方针的时间和条件与美国汇率操纵国的设计和喧嚣是“不谋而合”的,其主旨与主导不言而喻。而IMF的这种调整是美国利益的需要,并非国际公平与对等,并严重超出国际规则与原则,不是公平合理对应,而是霸权意志需求。
   在当今全球失衡严重的前提下,要以经常账户赤字或盈余来界定新汇率制度的操作,似乎有所脱离现实。IMF在处理这种问题时忽视了全球不均衡的最大差异与背景,即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市场经济经验、经历、经过的不同,以及两者经济实力、金融规模、市场影响、收益效率以及体制观念的巨大不同。
   从汇率操纵国字眼看,也带有明显不公平。其实任何一个国家出于经济金融安全的考虑,总会有不同形式的汇率干预,也就是汇率操纵。因为从国家利益出发,任何市场价格与策略的波折或调整都会有不同利益或损失存在,不可能同益同损,利益或损失都是相对的,不能都是收益,或都是损失。由于我国经济金融市场化程度有限,市场产品、功能与作用难以达到西方国家,甚至美国的水平,有时必要的行政干预手段既是市场经济必然的过渡,也是保障市场经济实施的对策,并非超出市场规则与规律。而事实上,西方发达国家的汇率也存有干预,其目的都在于保护本国经济利益与市场稳定。如日本2003年以前的汇率干预是其经济复苏的需要,美国强势美元之下的弱势美元同样是一种干预结果,只是他们干预的方式与手法高于我国,因为他们有市场化程度高超的机构力量,也有充分的市场产品配合,更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和技术积累扶持。
   面对国际压力,我国需要冷静,并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改革前行。当前需要强化市场功能和水平,以增加汇率弹性和改变单边预期,实现汇率改革新的突破。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