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资讯 >

G7会议聚焦汇率波动对冲基金风险

为期2天的西方七国集团(G7)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0日在德国西部城市埃森结束。会议要求各国采取措施保持经济平衡增长,避免汇率过度波动,同时关注对冲基金可能造成的风险,并且呼吁各方尽快恢复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
  西方七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在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公报中说,当前西方七国经济形势良好,经济增长日趋平衡。西方七国将继续推行健康的政策来实现经济的持久和平衡发展,从而支持全球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的有序调整。公报同时强调,虽然油价下降和通货膨胀压力有所减轻,但西方七国仍将对通胀保持警惕。
  中国财政部长金人庆应邀参加了西方七国集团财长与中国、印度、巴西、南非、俄罗斯、墨西哥财长对话会,并与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一道出席了西方七国集团与中国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对话会。
  中国因素助力全球经济
  金人庆10日在埃森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经济发展为推动解决全球经济不平衡问题做出了贡献。
  金人庆着重谈到,全球经济不平衡是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重要挑战之一。他指出,产生全球经济不平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源在于主要发达国家的内部经济结构缺陷与当前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治理框架,这需要发达国家做出更大努力,这样才能治标又治本。
  金人庆说,中国政府一直以高度负责任的态度与各方共同努力,积极推动全球经济不平衡实现有序调整。近年来,中国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坚持扩大内需的战略,积极采取包括财税等方面的政策措施,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改善消费环境,重点扩大消费需求,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并解决经济增长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的问题。
  金人庆介绍说,在过去的一年,中国经济结构进一步改善,效益不断提高,企业利润、居民收入和全国财政收入都保持了较快增长。这不仅是中国前一阶段各项经济政策的结果,也为中国下一步的经济发展和经济结构改善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同时也必将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推动全球经济不平衡的有序调整做出贡献。
  G7会议公报特别提到了中国,认为拥有大量经常项目盈余的新兴经济体,应实施有效的汇率举措,作出必要的调整。周小川在会议期间谈到,人民币升值步伐是适当的,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取决于中国的发展计划和经济可承受程度。
  汇率对冲基金成未来潜在风险
  对于不少国家密切关注的近期日元持续贬值问题,此次会议的公报表示,汇率应该是国家经济基本面的反映,汇率的过度和无序波动将会对经济增长造成不利影响。西方七国将继续密切跟踪外汇市场情况,并在适当的时候进行合作。
  公报中表示:“日本经济正在复苏之路上行进。我们相信市场参与者将认识到这些发展的含义,并将其纳入风险评估考虑。”公报认为,一些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未能在全球经济的共同管理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并要求一些拥有大量经常账户盈余的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应在汇率方面采取更大的灵活性。此处的措辞,与G7去年9月在新加坡会议中有关汇率的公报段落几乎完全相同。
  参会的日本央行行长福井俊彦9日表示,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制定主要基于国内经济状况和物价走势,他在会议中向G7其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表示,日本央行计划实施能够使日本经济对全球经济做出有益贡献的货币政策。
  西方七国集团还在大会声明中肯定,对冲基金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发挥了显著作用。与此同时,与会者认为,对冲基金的风险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因而必须对增长迅速的对冲基金“保持警惕”。
  西方七国集团希望有关方面认清对冲基金的潜在风险,以避免金融危机,但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着要对对冲基金采取政府监管措施。
*上海有色(SMM)原创新闻,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news.smm.cn/news/25741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