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督查组入鲁 氧化铝第一大省获意见

产能迅速提升后,氧化铝价格已呈下跌趋势,完全依赖进口原料可能重蹈铁矿石议价覆辙。 
 一向在氧化铝领域毫不起眼的山东省被国务院氧化铝项目督查组当成了重点关照对象。
 9月上旬,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环保总局等部委负责人组成的氧化铝项目督查组,对山东、河南、山西三省的主要氧化铝生产企业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检查。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以来,随着部分产能过剩行业的形势有所好转,这些行业的新建项目再次出现剧增的情况,且违规现象严重。一个月前,发改委等五部门下发特级通知,要求各地对亿元以上新开工项目全面清理。氧化铝即是重点清理行业之一。
  而此次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组成的氧化铝项目督查组,即是国务院对宏观调控重点行业进行实地调查的一支“先遣队”。
  国务院督查组抵达的首站选在了山东。
  “两年前,山东氧化铝主要生产企业只有山东铝业一家,但现在由于有三家大型民企业加入战团,预计今年山东省4个氧化铝厂总产能将达到600万吨,从而超过河南(2006年预计氧化铝产能约500万吨)成为我国氧化铝产能第一大省。”山东省经贸委经济运行局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产能剧增
  近两年,在国内供应缺口不断加大及国际氧化铝价格持续上升的双重作用下,我国氧化铝行业出现了一轮投资热潮,电解铝大省山东更是独立潮头。
  “这次国务院的督查组来山东,4家企业都走访了。”山东省一位陪同检查的地方官员告诉记者。
  在茌平,国内民营电解铝龙头企业信发铝电集团2003年开始介入上游氧化铝领域,联合鲁能集团、聊城市昌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香港国资源投资集团等发起成立了信发华宇氧化铝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高达15亿元。
 当时正值氧化铝行情一路看涨,从每吨2000多元急升至6000元。按照信发华宇销售经理韩长俊的说法,2003年到2005年间,生产一吨氧化铝至少可带来2000元左右的利润。
  在此期间,在暴利刺激下,信发华宇的氧化铝产能也随之飙升。2005年5月,一期工程投产,产能为40万吨;当年年底,产能增至100万吨;到了今年5月份,产能又扩大到了220万吨。
  今年6月份,信发华宇的一位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我们公司正常情况下日生产氧化铝5000多吨,按照现行市场价格日毛利近2000万元,日利润600多万元。”
  根据规划,信发华宇氧化铝项目占地2000余亩,总投资60余亿元人民币,今年年底产能将达到240万吨。
  与此同时,亚洲最大的棉纺织企业魏桥创业集团在氧化铝行业也开始了大跃进。继今年7月份第一条年产40万吨的生产线正式投入商业生产以后,魏桥铝电有限公司的第2至4条氧化铝生产线也已开始试车运行,预计到10月份将全部达产,届时产能将达到160万吨。
  “魏桥在氧化铝行业野心很大,他们的目标是要达到至少400万吨的产能。”魏桥集团所在地邹平县政府的一位知情者说,“今年6月份,魏桥曾与北京和利时系统工程公司签订合同,购买一套400万吨/年的氧化铝装置DCS控制系统,这是当前亚洲最大氧化铝生产装置。”
  位于胶东半岛的龙口南山集团的氧化铝之路也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南山集团的氧化铝项目预计年底前将投产40万吨,其余30万吨预计明年上半年投产。
  作为传统氧化铝强企,中铝集团核心子公司山东铝业的产能也在稳定增长。在通过对烧结法氧化铝生产线和拜尔法氧化铝生产线的技术改造后,山东铝业的产能到年底可达到160万吨。
  如此一来,山东省4个氧化铝厂年底总产能将达到600万吨,从而一举超过河南(2006年氧化铝产能约500万吨),成为我国氧化铝产能第一大省。有关数据表明,山东省在建和拟建的氧化铝总产能已达到1020万吨,同样居国内各省首位。
  原料隐忧
  除了山东铝业是氧化铝的老牌企业,另外三家公司进入这个行业都是当时原料短缺造成的。在茌平,生产电解铝的企业有华信铝业、信发希望铝业、澳伸铝业三家,年总产能达56万吨;魏桥集团的电解铝电工程已经开始了第三期建设,设计生产能力达到了25万吨/年;南山集团10万吨电解铝生产线早已开始生产。
  由于宏观调控,山东的氧化铝项目普遍在资金方面遇到了来自银行的阻力。以信发华宇为例,一期工程投资15亿元,资金全部来自股东出资和员工入股,没有获得一分钱的银行贷款。即便如此,这些项目依然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建设和投产。
  据了解,此次国务院督查组对山东氧化铝项目的技术水平给予了正面的意见,其中两个重要原因是:一是项目均采用国际上领先的拜耳法工艺,这是国家支持的;二是这些项目所需的热源蒸汽、电力都是由现有自备热电厂供给,无须新建热电系统,所需资金大大降低。
  但是,存在的隐忧也不容忽视。相对于此番督查组奔赴的河南、山西两省,山东在生产氧化铝的原料铝土矿方面没有任何优势,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匮乏。山东铝业所在的淄博市,其铝土矿是全国发现最早的铝土矿矿区,但经过四十余年的开采,已经基本采空,目前山东铝业所需铝土矿以进口和到河南、山西采购为主。就整个山东省而言,铝土矿保有地质储量只有4476.5万吨,而且资源零星分散,开采条件差。
  按照测算,生产一吨氧化铝,大约需要2吨铝土矿,即使按照目前的规模,山东一年所需铝土矿至少达到1200万吨以上。根据记者了解,在信发华宇、南山和魏桥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中均称,需要的铝土矿将从国外引进。其中信发华宇就与印尼AKEKA TAMBANG公司签订了为期20年的铝矿粉供应合同,每年进口200万吨,并在青岛、日照两港口租赁了固定泊位,济邯铁路在信发工业园内设有专门货运站,保证铝矿粉的运输供应。
  “其实,进口铝土矿也是国家有关部门对山东氧化铝项目网开一面的重要因素。”山东省发改委的有关人士说,本次国家发改委对氧化铝行业进行调控,出发点就是保护矿产资源,而铝土矿开发对资源、环保、生态有较高的要求,需要国家综合平衡。
  但也有专家提醒,依靠进口原料的氧化铝厂家最大的隐忧是,大量进口铝土矿有可能重蹈钢铁行业的覆辙,让国外矿产巨头扼住这些国内进口大户的咽喉。
  “目前氧化铝的价格确实在往下走,中铝已经连续两次下调出厂价,但是由于山东的这几家企业都有自己的电解铝厂,即使氧化铝降价,损失的利润也能在电解铝上找回来,抗风险能力较强。对于进口原料问题,我们除了尽量签订长期合同,还积极地走出去与国外矿业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信发铝电集团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说。
  据悉,今年8月份,信发铝电集团就出资购买了澳大利亚凯普氧化铝公司(Cape)10%的股权。后者是一家铝土矿勘探公司,在铝土矿储量极其丰富的澳大利亚拥有很大一部分的采矿权。“今年年底明年年初这项交易即可完成。”该人士透露。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