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储无消息就是投机多头的坏消息”

如果国储不断悄悄地往LME指定仓库运货对其空头头寸进行交割,LME铜库存的悄然增加势必将引起各界对隐性库存回流的种种猜测,即可对尚各自为战的多头基金们构成无形威压。
  在“国储抛铜事件”的当口,作为老一辈交易员且具有多年伦铜交易经验的薛宝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曾负责有色金属系统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合作培训国储海外期货交易员(包括刘其兵)项目。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代表中国有色金属系统在LME期货交易中获利上亿美元,薛先生成为中国兵团出征海外期货市场的经典战例。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任职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总经理助理,一年前从浙江某著名民营企业集团负责期货投资的高管职位上离任而淡出期货交易圈,不过他仍时刻关注着国内外期货市场的风云变化。
  首先,国储及调节中心应明白其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位置,其不是公司及企业——以利润为中心,其应为国家经济发展中所需的工业原料起到调剂的作用。他们不应该频繁进入国内外期货市场,应该研究商品市场的长期周期规律,研究市场的底部及顶部特征,进而能确保在商品市场底部的收储(在国际市场),在商品短缺时,也就是市场顶部区域时放储(在国内市场)。
  具体到铜而言,我国铜资源十分短缺,每年进口大量的铜精矿、粗铜、废杂铜及电解铜,不知何种原因,他们在国际市场建立了相当数量的空头。
  而国储事后高调打压国内铜期货和现货价格的行为,在国内期货圈也一直存有争议。此举动前,国内铜价倒挂LME铜价每吨2000元,即进口每吨亏损2000元。此举动后,目前倒挂4000~5000元。这样的结果,国内冶炼厂、贸易商、反套投资商等均承担风险和亏损。当然,国内放货一定会对LME产生影响,但有一个时间过程。其间,首先中国的企业及公司产生亏损。如果国储不断悄悄地往LME指定仓库运货对其空头头寸进行交割,LME铜库存的悄然增加势必将引起各界对隐性库存回流的种种猜测,即可对尚各自为战的多头基金们构成无形威压。如此,可能在库存有限的国储公然拍卖储备铜之前,国际铜价由于相互猜疑的多头阵营的瓦解已经大幅下跌。
  市场如战场,国储更应在此时保持沉默,没有消息就是对投机多头不利的消息。
近几年国际市场上工业原材料(包括铜)的大幅上涨,有以下几个原因:全球政治经济、宏观经济、基本面、基金的推波助澜以及“中国因素”。
  以前谈到市场分析,很少谈及全球政治经济因素。但是如果从更宏观的角度,不难发现,由于世界政治经济的极不平衡,美国的政治、军事、经济的霸权主义日见显露。实际上,美国不愿见到更强大的中国出现。和平时期,只有通过各种手段抑制中国的发展。我国目前处于高速发展期,需要大量的工业原材料(包括原油、钢铁及有色金属等)。通过抑制中国有效的获取量,来达到制约中国发展的目的。石油在这个方面更为突出。
  从其他几个方面来看,自2001年底以来,西方经济强劲复苏,伴随着铜基本面的大幅改善,加上在熊市末期矿山及冶炼厂的大幅减产,为此次牛市奠定了基础。而“中国因素”的出现,更增强了此次牛市注定要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的强劲走势。此外,此轮大宗商品牛市,还有“石油美元”火上浇油的因素。近几年石油价格飞涨,使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暴增的美元财富溢出,不断地流向美国的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及商品市场,使铜的金融属性的份额不断的提高,商品属性逐渐降低。这样铜市场已存在巨大的泡沫。
  熊市末期或牛市初期,是通过供应面的减产或限产以及宏观经济的复苏以增加消费来完成,但时间序列上,减产是首要的。牛市末期或熊市初期,则一定是通过增产或抑制消费来完成。今年市场总体为短缺10万吨至平衡,明年市场大体上过剩20万~30万吨,这样估计并没有考虑到国储放货。若考虑在内的话,今年应从平衡到过剩,明年过剩40万~50万吨。
  由此而言,此次牛市已接近尾声,价格大致在每吨4200~4500美元,时间可能在明年第一季度。
金融安全已被国家最高决策层充分重视,但建立统一的保障大宗商品供应的国家经济资源安全体系,至今未被提上重大议事日程。
  如石油战略储备基地正在建设过程中,但国家各专项物资储备因沿袭计划经济下的条块分割各自为政,在物资及资金上均缺乏统筹规划。统管各类战略物资储备及调节的国家物资储备总局的提议尚且搁置,更不论将关系整个国家大宗商品供应安全保障的类似机构置于全国人大的直接监管之下。
  其实,对现有国家物资储备体系非议最多的还是其频繁介入期货、现货市场的行为。
  实际上,国家重要大宗商品的储备机构只应作为政府职能部门而非营利部门,依照经济运行周期逆向调节市场供求,在充分研究各商品长期周期规律的基础上,即在市场供应过剩的低价位时在国际上收储,而在市场需求过旺的高价区时,国内放出储备以保障我国经济发展所需工业原材料的充分供应及调剂作用,且这种逆向调节并非以改变经济运行周期本身为目的。
  而相比铜和棉花,石油则是关系中国在本世纪崛起的更重要资源。如果国家石油储备计划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不足每桶10美元的低油价时代,国家对国内成品油市场的调控能力也不至于在今年各地闹油荒时受到指责。
  国家考虑建立或已建立实物库存时,还应充分利用国际期货市场特点,建立“软库存”(在期货市场建立长期持有的多头头寸,以备需要时交割)的战略规划。此规划应在充分研究各商品长期周期规律的基础上,在各商品处于底部时期建立一定量的“软库存”,此时期往往是西方经济的低迷时期。这样才能确保我国经济稳定发展所需工业原材料的调剂作用。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