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储铜事件尘埃已落尚未定

上海12月23日消息:伦敦时间的12月21日过去了,这意味着沸沸扬扬的国储铜事件也告一段落了。因为12月21日是LME12月铜期货合约的最后交割日。而按照市场流传的各种版本,据称国储调节中心在9月卖空了近20万吨铜。但有人说是卖了期货的,也有人说是卖了看涨期权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外人是难以搞清楚的。因为无论对国储还是LME而言,这都是商业机密,是无法得到求证的。
  据说,国储在这次危机处理中交割了5万吨铜,这从LME每个交易日发布的库存信息中,似乎可以看出些端倪。在12月21日之前的2个月间,离中国最近的韩国及新加坡铜库存大增,可以统计到的入库量超过了5万吨。而又据市场传闻,国储其余的15万吨空头头寸已经移到后期月份了,移仓月份分别是2006年2月和2007年2月,而且是分别为7.5万吨。由于伦敦铜近几年来一直是远期贴水,故移仓会导致贴水损失,有人估算损失大致为1500万美元。尽管如此,移仓避开了迫在眼前的交割问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这个办法究竟是好办法还是坏办法,现在还无法说。如果以后LME铜价跌下来,国储不仅可以挽回损失,而且若跌得深还可大赚一票;如果价格不跌反涨,国储不仅无法挽回损失,亏损数额还会在原来基础上进一步扩大。
  从LME12月21日的头寸分布来看,2006年1月19日至2月15日的头寸尚有34910手,比上一日增加了261手。“国际大鳄”们是否会放弃逼仓,还很难说。如果真像传言所说,国储在2006年2月合约上留有3000手空头,这块“肉”还是蛮肥的。因为几乎占到期间持仓的9%,仍旧很容易成为“国际大鳄”们的目标。因此可以说,逼仓条件依旧存在。一旦逼仓继续进行,对国储来说,只有交割一条路可走。当然,从时间上看,留给国储准备的时间比上一次要多,可以从容应对。
  显然,尽管12月21日已经过去了,但是,尘埃已落尚未定,后市究竟会如何演绎,尚需观察。对国储而言,未来二个月操作手法极其重要。笔者认为,不能抱着侥幸心态,将决策依据建立在“国际大鳄”们可能不逼仓的基础上;必须早做准备,以免到时措手不及。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操作手法上灵活一些,比如在价格有所回落时采用小比例买进手法,如果大鳄们将价格逼上去,则平仓获得利润弥补一些损失,同时对空单进行实物交割;如果价格回落则更好,因为大部分空单可望解套甚至获利。但是必须注意两点:一是不能增加空单,因为空单已经足够多了;另外一点是必须做好信息保密工作,如果稍有动作就被对手掌握,就很难获胜。
  事实上,国储掌握庞大的库存,利用期货市场进行保值或轮换作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既然从事期货交易,有赔有赚也是正常的。长期以来,国储一直在进行期货交易,应该也有赚钱的时候,不过其新闻效应没有输钱那么厉害罢了。不能够因为输了一次就将其打入十八层地狱,甚至将期货交易本身都否定了。当然对国储来说,更为重要的是:首先要做好目前危机处理工作,尽可能降低损失;其次,尘埃落定之后,应该切实进行总结,吸取以往经验教训,从而建立起一套完整的风险控制制度,寻找到适合自身的交易方法。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