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方面入手努力争夺铜价定价权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0年,在过去30年中,中国经济迅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如果深究中国经济大发展的原因,我想是很难有人能够很全面的总结出来的。就好像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谁能解释中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谁就能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由此可见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背景的复杂。可是无论这个背景多么的复杂,我想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有一个因素是举足轻重的,那就是中国赶上了世界经济一体化、全球化的大潮,中国积极的参与了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并且在全球化中不断的增强自身的竞争力,从而成为经济大国。
然而我们只能说中国是个经济大国,但不是经济强国。经济强国应该是像美国、西欧、日本那样的发达的经济体,拥有对世界经济的主导权、“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以及对商品的定价权等。中国目前在这方面做的还不够好。比如说钢铁,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可是中国在铁矿石价格谈判的时候却没有与中国钢铁大国身份相对应的话语权。每当铁矿石出口国要提高矿石价格的时候,中国只能照单全收,这不能说不是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一大败笔。同样的情形也曾经发生在中国的铜进口上。
  

  一、中国铜产业概况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铜消费国和世界最大的铜精矿进口国。在2002年,中国消费铜250万吨,一举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铜消费国,占世界铜消费量的17%。随后,中国铜的消费量便一路攀升。2007年,中国铜消费量达到477万吨,相比2006年增长了127万吨,同比增长36.2%,占世界总消费的25%。2007年国内精炼铜产量为344.14万吨,精铜矿产量为85.6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7.8%和18%。其中,精铜矿进口451.6万吨量,同比增长25%;精炼铜进口149万吨,较上年增长67万吨,同比大增81%。

  在中国节节攀升的消费量和进口量的推动下,世界铜价也一路飙升,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铜进口国,也付出了极高的进口成本。从公认的铜价标准LME期价看,阴极铜的价格从2002年的约1600美元/吨开始上涨,到2006年涨到了8800美元的高点。而2006年之后一直到去年金融危机暴发之前,LME铜始终是在5000美元/吨以上的价格运行,中国不得不承受高额的进口成本,从而导致中国铜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不强等一系列恶果的产生。

  二、中国在争夺铜定价权的努力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从来都是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的,在铜产业上也不例外。在国际铜价一路上涨的过程中,中国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承受,而是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铜定价权的争夺。但是效果却并不明显,甚至有时候还损失惨重。比如在铜价飞速上涨的2005年,发生了使中国损失惨重的“国储铜事件”。虽然说这一事件以中国的巨亏为结束,但是我们不能这么片面的看待“国储铜事件”,我们更应当把这一事件看作是中国对争夺铜定价权的不懈努力。正是因为铜价飞速上涨,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从而中国国储出于保护中国铜产业的目的出发,在国际上大量抛铜,希望借此打压铜价。但是这一努力最终以失败结束,也造成了中国的巨亏。

  除了“国储铜事件”之外,中国也有其他许多争夺铜定价权的举措。比如,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曾经先后访问过世界最主要的几个铜出口大国。比如说智利和赞比亚,在访问过程中,以经济合作为重要切入点,中国从这些国家购买了大量的铜。这完全可以看作是中国为应对国际铜价上涨,争取铜定价权的重大努力。

  虽然中国为争取铜定价权做出了许多的努力,可是铜定价权仍然牢牢的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其中,伦敦金属交易所拥有最大的铜定价权,其负责人甚至声称,全球98%的金属价格都以伦敦金属交易所为准;其次就是纽约金属交易所。而中国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期铜,长期作为那两大交易所的影子市场一样,没有独立性。
三、当前的机遇

  当前,国际正处于金融危机的漩涡中,许多国家面临着金融体系崩溃的境地,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全球实体经济的滑坡。因此,铜的价格也由高位迅速的下跌,目前,LME阴极铜的价格始终在3000-3600美元/吨之间运行,而上海期铜的价格则在27000元以上的价位运行,相对于LME期价有大约20%的溢价。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个可喜的现象,这已经足够说明了,经过中国各方的不懈努力,中国在铜的定价权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上海的期铜交易一定程度上已经摆脱了作为LME“影子市场”而存在的地位了。取而代之的是,上海期铜在一定程度上走出了自己的行情,并且对LME铜的影响也开始逐渐增大了。但是,仅仅是走出自己的行情或者能够对LME施加点小影响是不够的,我们应该做的更多,我们也可以做的更多。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将铜的定价权争取过来,当以后世界经济好转之时,中国便可以站在更有利的竞争位置上。我认为,中国具体可以从以下三方面入手。

第一,中国应当从铜矿储量大的国家入手,去那些国家购买矿石、矿山、甚至是矿业公司。当前全球处于金融风暴之中,对铜的需求量有所下降,因此铜价相对于高位来说较低。但是那些铜矿出口国已经享受惯了高铜价给他们带来的各种福利,一旦现在铜价下跌,对这些国家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比如说智利。这些国家目前可能迫切的需要美元来救市、救经济。而中国则是世界最大的美元外汇储备国,截止2008年12月末,中国共有1.9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全球经济告诉发展时期,如此巨大的外汇储备只能看做是国家政策的失误,因为美元是在不停的贬值的。但是如今,世界一片恐慌,每个国家都需要美元,中国的这笔外汇储备便是各国眼中的救星一般了。中国可以乘这个机会大量购买矿产,以备今后经济发展之用,也可以趁机适当减持美元外汇储备,以应对今后可能出现的美元贬值的情形。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举两得,对铜出口国来说,这就是双赢。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中国今后有能力应对铜价的上涨而不必担心中国本身的贫瘠的铜储量了,对中国争取铜定价权大有裨益。

  第二,中国从国内入手,以目前有色产业振兴规划的出台为推动力,将中国的铜产能大体集中到各大主要生产厂家,淘汰那些落后的、过量的产能。这有助于提高中国铜产业整体的竞争力。同时,将铜的90%以上的产能集中到主要生产厂家手里,也有助于将来跟国外进行铜进口价格谈判时的团结度。此外,中国也应当将国储的功能加以完善和强化,以使国储拥有对铜价的影响力。将来在铜定价权方面,也会有国储的一席之地。

  第三,积极发展期货市场,使各铜企参与到期货市场的保值中来。这既能满足各企业的避险需要,也可以扩大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期铜的影响力。设想一下,等有朝一日,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期铜无论持仓量、交易量、库存量都超过了LME的时候,LME的负责人还敢说全世界98%以上的有色金属价格都要看LME的么?那时候,中国将会真正拥有铜的定价权了。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