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价格会员

俄罗斯两度削减北溪一号供气量!欧洲天然气价格跳涨近40%

随着俄罗斯两度削减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供气量,欧洲天然气应声上涨。欧洲基准TTF荷兰天然气期货在14日大涨逾16%之后,在15日进一步飙升22.10%,至118.25欧元/兆瓦时。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15日发表声明说,由于德国西门子公司无法对其生产的压缩机部件提供及时维修,位于列宁格勒州的波尔托瓦亚压缩机站的一台压缩机将停止运行,自16日(周四)起,经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对欧洲国家的天然气输送量将降至每日不超过6700万立方米。

而就在一天前(14日),俄气才刚刚宣布,因德国西门子公司未及时向俄方交付送修的气体压缩机组等原因,俄气被迫缩减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输气量,将每日输气量从1.67亿立方米降至1亿立方米,降幅达到近40%。

对于俄罗斯连续削减输气量的行为,德国能源部长Robert Habeck指责称,俄方削减管道天然气流量的理由是一个借口,这是一种散布不确定性和提高价格的战略,“尽管价格较高,但我们可以从市场上获得必要数量的天然气供应。政府将在必要时介入,天然气供应得到保障,政府正在密切关注形势。”

德国天然气行业游说组织Zukunft Gas的主席Timm Kehler表示:“俄罗斯再次使用天然气作为武器,将气价推向新高,目标是限制欧洲填补储备的能力。” “欧洲能源市场的供应现在变得更加紧张,企业可能很难利用其他天然气来填补缺口。”

就在上周,美国得克萨斯州自由港液化天然气(Freeport LNG)出口终端因发生爆炸而关闭,运营公司发言人表示,在对设施损害情况进行了评估之后,该终端将关闭至少三周。研究公司Rapidan Energy的全球天然气研究主管Alex Munton推算称,自由港关闭三周将导致液化天然气市场的供应减少100万吨。

这增加了供应的不确定性。大宗商品经纪商Marex的研究分析师兼气象学家Evangeline Cookson表示,“如果欧洲进入冬季只依赖液化天然气供应,情况可能会变得棘手。”

随着欧洲买家从全球各地进口液化天然气,欧洲天然气库存已恢复至接近季节性平均水平。然而,相对于进口需求,库存的绝对数量仍然较低,总库存约为570亿立方米。数据显示,2021年,仅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就达到1550亿立方米,进口总量约为3000亿立方米。

对于能源行业投资者来说,任何向欧洲销售天然气的公司都将从持续的供应挑战中受益,尤其是那些没有受到自由港液化天然气中断影响的供应商,比如壳牌(SHEL.US)和雪佛龙(CVX.US)。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NR.US)、Vermilion(VET.US)等欧洲地区的国内供应商也将受益于天然气价格上涨。

此外,考虑到欧洲从较贫穷国家进口天然气的能力,Peabody Energy(BTU.US)和Whitehaven等海运煤炭供应商将受益于亚洲和非洲煤炭使用量的增加。不过,对更广泛的投资者而言,俄罗斯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控制着欧洲天然气价格,尤其是在美国出口受限的情况下,这可能会在中期内加剧通胀和衰退担忧。

随着俄罗斯两度削减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供气量,欧洲天然气应声上涨。欧洲基准TTF荷兰天然气期货在14日大涨逾16%之后,在15日进一步飙升22.10%,至118.25欧元/兆瓦时。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15日发表声明说,由于德国西门子公司无法对其生产的压缩机部件提供及时维修,位于列宁格勒州的波尔托瓦亚压缩机站的一台压缩机将停止运行,自16日(周四)起,经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对欧洲国家的天然气输送量将降至每日不超过6700万立方米。

而就在一天前(14日),俄气才刚刚宣布,因德国西门子公司未及时向俄方交付送修的气体压缩机组等原因,俄气被迫缩减北溪一号天然气管道输气量,将每日输气量从1.67亿立方米降至1亿立方米,降幅达到近40%。

对于俄罗斯连续削减输气量的行为,德国能源部长Robert Habeck指责称,俄方削减管道天然气流量的理由是一个借口,这是一种散布不确定性和提高价格的战略,“尽管价格较高,但我们可以从市场上获得必要数量的天然气供应。政府将在必要时介入,天然气供应得到保障,政府正在密切关注形势。”

德国天然气行业游说组织Zukunft Gas的主席Timm Kehler表示:“俄罗斯再次使用天然气作为武器,将气价推向新高,目标是限制欧洲填补储备的能力。” “欧洲能源市场的供应现在变得更加紧张,企业可能很难利用其他天然气来填补缺口。”

就在上周,美国得克萨斯州自由港液化天然气(Freeport LNG)出口终端因发生爆炸而关闭,运营公司发言人表示,在对设施损害情况进行了评估之后,该终端将关闭至少三周。研究公司Rapidan Energy的全球天然气研究主管Alex Munton推算称,自由港关闭三周将导致液化天然气市场的供应减少100万吨。

这增加了供应的不确定性。大宗商品经纪商Marex的研究分析师兼气象学家Evangeline Cookson表示,“如果欧洲进入冬季只依赖液化天然气供应,情况可能会变得棘手。”

随着欧洲买家从全球各地进口液化天然气,欧洲天然气库存已恢复至接近季节性平均水平。然而,相对于进口需求,库存的绝对数量仍然较低,总库存约为570亿立方米。数据显示,2021年,仅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就达到1550亿立方米,进口总量约为3000亿立方米。

对于能源行业投资者来说,任何向欧洲销售天然气的公司都将从持续的供应挑战中受益,尤其是那些没有受到自由港液化天然气中断影响的供应商,比如壳牌(SHEL.US)和雪佛龙(CVX.US)。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NR.US)、Vermilion(VET.US)等欧洲地区的国内供应商也将受益于天然气价格上涨。

此外,考虑到欧洲从较贫穷国家进口天然气的能力,Peabody Energy(BTU.US)和Whitehaven等海运煤炭供应商将受益于亚洲和非洲煤炭使用量的增加。不过,对更广泛的投资者而言,俄罗斯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控制着欧洲天然气价格,尤其是在美国出口受限的情况下,这可能会在中期内加剧通胀和衰退担忧。

un_login—登录免费查看最新资讯—
扫码登录
账号密码登录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资讯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