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价格会员

“集装箱之困”短期仍难解 浙江外贸企业拼柜拼舱自救

【“集装箱之困”短期仍难解 浙江外贸企业拼柜拼舱自救】浙江是国内商品出口的重要区域。从去年开始的集装箱运价高涨,也牵动着浙江各地企业的成本支出和货运周期。在运费短期内得不到缓解的情况下,很多企业正在通过“拼柜”、“拼舱”等多种方式自救。

2021SMM华南有色金属行业年会邀您12月共聚佛山!


浙江是国内商品出口的重要区域。从去年开始的集装箱运价高涨,也牵动着浙江各地企业的成本支出和货运周期。近日采访了多位制造业企业、货代公司、外贸出口型企业等行业人士,了解他们当下的喜忧哀乐,大多的反馈仍是海运压力依然没有得到根本缓解。

与外贸数据一致的是企业手中接到的订单数量,虽然增速有所放缓,但订单仍然要排队生产;另一方面,烦恼也一波接一波,虽然集装箱价格从今年最高点已有所回落,但运价的实时波动和船期滞后,叠加年底订单累积,海运压力仍然是外贸企业悬而未解的难题。在运费短期内得不到缓解的情况下,很多企业正在通过“拼柜”、“拼舱”等多种方式自救。

而待运外贸货物导致的资金占用和大宗商品涨价导致的原材料上涨也让不少企业的生产经营面临多方面的不确定性。

今年以来,中国外贸保持两位数增长。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8.3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2.7%。其中,出口15.55万亿元,增长22.7%;进口12.78万亿元,增长22.6%。就浙江省而言,根据杭州海关数据,今年1-10月,浙江省进出口总值3.36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2.6%,外贸规模已接近去年全年。其中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7644.8亿元,增长10.4%,占出口总值的31.4%。

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订单量上涨,外贸企业的运费负担也随即加重,接踵而来的还有交易风险:一些海外买家因为不想承担过高的运价而暂停下单;对于低货值的商品订单,则延期或拒绝收货。多位业内专家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国内仍然有大量积压订单,集装箱船装载率还处在高位,短期内运价看不到明显回落的迹象。

运费最高涨10倍 短期仍有上涨压力

过去一年多,先后历经空箱紧缺、洛杉矶港口拥堵、苏伊士运河堵船、深圳盐田港疫情、宁波舟山港疫情等国内外海运危机,在今年8月前后,海运费达到峰值,各线路运费普遍累计上涨3倍以上。持续高烧的海运市场,近期传出运价松动声音,但具体到一线公司而言,运费短期内或难言下降。

“这两年我们面临的是两大难题:运费和货期。”杭州一家服装外贸公司进出口业务总负责人Jenny对财联社记者说,“年底是出货高峰期,‘黑五’、圣诞季已经出掉了,接下去12月到明年1月又是春装的出货季,预计刚降下去的运费又要涨了。”

Jenny提到,以往海运中的Fast service(加急),柜子(集装箱)的单价是五六千美金左右,今年最高涨到了四万美金,目前价格是两万多美金;普通货运的柜子单价是一两千美金,今年最高涨到两万美金,目前价格回落到八千至一万一美金,“我们一个柜子的服装货值也就几万美金。”

义乌某家具五金出口商陈晓琳向财联社记者提到,“原先出口到欧洲的柜子是4000美金左右,最高涨到了3-4万美金,将近10倍涨幅,而且我们合作的物流商每周都更新价格,原先在一个季度或者半年内价格都是稳定的。”

乐歌股份(300729.SZ)董秘朱伟则透露,由于海运运力紧张,使得宁波到美西航线的海运费从2020年的3000多美元涨到今年上半年6000多美元,最高三季度达到1.5万美元/高柜,公司海运费用占跨境电商销售的比例从2020年的4%多,上涨到2021年上半年的5.5%,今年最高三季度到8%,对净利润影响较大。

多位从业人士都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海运费没有明显下降的趋势,虽然诸多政策出台,海运公司也在增加运力,但未来世界海运压力是否能缓解还不确定。

货期延后、仓储压力烦恼仍在

除运费翻倍外,今年以来,延迟开船、仓储压力等问题也始终困扰着各行各业的外贸人。

陈晓琳给财联社记者展示了其工作群里近期收到的消息,“合作的跨境物流公司客服通知,有3票大船晚归,延迟3天开船。”她表示,延迟开船在今年已是常态。

“其实今年订单量比往年有所增长,但是受运输影响太大,我们的销售节奏也被打乱了。” 陈晓琳说,“以前货期是四十天,现在要两个月甚至更长,仓储压力最大的时候在今年5、6月份,货都只能堆在办公室里,目前的仓储压力虽然有减弱,但仍不小。”

Jenny也提到,今年公司的货期延长了一倍,货期延迟客户就要扣钱,“以前上海到洛杉矶的船十二三天就到了,靠港、卸货、清关只需要两天时间,现在国外码头动辄拥堵,靠港之后柜子就只能堆在那边,我们十五天的货期变成了三十天。”

为了赶货期,不少企业从海运转向空运,但并非所有货品都适合这种选择,Jenny说,“高价货可以走空运,服装走空运就太亏了,而且现在空运费也暴涨,到美国的货运航空价格一公斤破百元,以前只要十几块。”

由于出货周期延长,出口商的库存压力纷纷加大。浙江某家居出口上市公司受海运费上涨影响,库存周转变慢,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财联社记者,公司销售至海外客户的产品是FOB模式(由买家承担运费),一些客户在运费上涨后选择延后提货,产品得在公司仓库里多放一两个月,“延后时间由客户决定,大客户本身和船运公司有合作,自身又有能力可以将成本转移到终端,提货速度相对快一些,小客户单次拿货量少,一般要积攒一段时间。”

企业如何突围:协商拼柜协商等多方式自救

在谈及如何应对眼下的压力与挑战时,“高附加值产品”、“品牌”等被多家受访企业提及。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张周平告诉财联社记者,在运费短期内得不到缓解的情况下,企业需要找方式自救,比如小订单可以选择“拼柜”、“拼舱”,或者选择其他渠道的运输方式,有规模和实力的企业可以考虑扩展海外仓,“还有一些跨境电商平台,会采取包船出海的方式帮助企业把货物运送出去,这也是一种正循环。”

前述家居类上市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在加大研发投入,同时也是利用自身在深加工方面的能力和优势提升产品的附加值,从而提升利润空间。在产品过硬的情况下,还是可以去跟客户协商,摊分一部分成本压力。”

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协商沟通是一种常态。“现在的运费成本客户是知道的,因为已经涨了有一年多了,我们这种中小型劳动密集型企业利润非常低,不可能去承担海运费,只能靠双方协商到一个平衡点,互相让利。”一位浙江鞋服外贸从业者黄江说。

“去年到现在的海运费翻了五倍不止,如果货值本身不高,或者买方没有在发货之前付款,就很有可能出现买家抛货。” 黄江告诉财联社记者。

“我们的订单提前三个月到半年就下了,宁可亏一点我们也必须出货,千万不能压在仓库里,”Jenny说,“海运资源紧张导致部分客户订不到船舱和货柜,如果货积压着出不去,我们就收不到款,所以我们会帮助客户找舱位。”

 

SMM在线问答访问TA的主页

上海有色网资讯中心,在线回答您的提问!

SMM在线问答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