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红的石头”背后究竟有何深层次原因?听听专家怎么看!

高矿价暴露行业痛点 市场化手段管理风险

10月中下旬以来,“黑色系”各品种轮番上涨。“双焦”的上涨主要受到国内焦化行业去产能和海外炼焦煤进口限制的影响。但是面对螺纹钢和铁矿石价格的上涨,特别是进入12月后两者上涨趋势加速,不少投资者大呼不解。“黑色系”究竟怎么了?尤其是“烧红的石头”背后究竟有何深层次原因?企业如何利用市场化手段管理“输入型风险”?针对以上问题,期货日报融媒体中心进行了深度调查,并邀请市场人士进行深度剖析。

11月以来,普氏指数(62%铁矿石)一路上涨至160.7美元/吨,涨幅34.99%,触及近年最高位。受此影响,我国铁矿石期货首次站上千元大关。“烧红”的石头引发市场关注和不安。

铁矿石究竟怎么了?期货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数专家认为,即使有境内外供需层面的“情理之中”因素,铁矿石的短期快涨仍在部分人士的“意料之外”。短期看,此轮行情是境外指数、衍生品带动境内期现价格上涨,境外价格及涨幅均高于境内。长期看,境外供方高度集中、铁矿石贸易用境外指数定价的双重压力促铁矿石“易涨难跌”,最大需求方的我国钢铁行业被动接受高矿价。

作为国内钢铁生产基础原料,铁矿石价格涨跌,事关整个钢铁产业。高矿价为钢铁行业带来巨大的“输入型风险”,影响到了我国钢铁行业发展及安全运行。相关专家呼吁,在上游垄断且高度依赖进口、钢铁产量居高不下的背景下,钢铁行业要加大废钢、国产矿利用,改变对进口矿石的依赖,同时扭转传统经营定价方式,利用衍生品工具管理风险,在上下游博弈中为自身谋求利益。

铁矿石怎么了?

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钢铁行业拉开了帷幕,清理地条钢、淘汰落后产能和表外产量。钢铁行业迅速扭转了大面积亏损局面,企业利润大幅改观,迎来了难得的三年喘息之机。

然而,好景不长。2019年初巴西淡水河谷矿难事件,开启了铁矿石新一轮上涨周期,矿钢产业链利润重新分配。境外矿山也在供给侧打起了主意,尤其今年借国际疫情等事件影响,相关外矿企业下调了全年产量预期,调减短期外矿发运引起行业对供给偏紧、下游抢货的预期。加之国内钢铁产业并未因长时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减少,反而在今年继续大幅加码,这加剧了产业链利润天平向上游的倾斜。

结合11月以来的市场情况,国投安信期货铁矿石高级分析师张贺佳分析,进入秋冬“传统环保季”后,各地严禁“一刀切”且众多钢厂环保设备已改造升级,限产多以限烧结等工序为主,高炉开工即铁矿石需求同比明显偏高。自11月初至今,港口库存呈现持续下降趋势,支撑铁矿石价格整体走强。

在供给端,近日VALE将2020年铁矿石产量从先前的3.1亿—3.3亿吨下调到3亿—3.05亿吨,预计2021年产量在3.15亿—3.35亿吨,其下调2020年产量且2021年产量目标未达市场预期,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市场对全球铁矿石供需可能偏紧的预期,带动了近期价格上涨。“此外,近日澳洲西海岸附近生成热带气旋,市场担忧供给受到阶段影响,叠加近期海漂货溢价较高,国内现货及地矿性价比显现,临近年底钢厂仍有一定补库需求。”张贺佳说。

同时还要看到,近期整个工业品市场都在交易明年全球经济复苏引发对原料端补库的逻辑,不光是“黑色系”,近期铜、铝等有色品种价格近期累计涨幅也较为明显。尤其进入12月后,PMI、社融信贷及M2等宏观经济数据持续向好,国内黑色系“领头羊”成材消费及出口仍较保持较高水平,海外主要经济体部分先行经济指标持续好转,市场对于海外持续“复苏”乐观,推动了部分化工品、有色及黑色商品共同快速上涨。

“如果从黑色系品种的合约间价格走势来看,近期无论是原料端铁矿石还是成材端螺纹钢和热卷,均表现出明显的近弱远强格局。2101—2105价差收敛明显,回落至历史低位水平,这从另一角度证明,宏观经济复苏的预期是本轮工业品价格集体上涨的逻辑之一。”方正中期铁矿石研究员梁海宽说。

高高在上的铁矿石价格,让钢铁企业面临巨大成本压力,尤其是北方钢铁企业面临着进入冬季后下游需求大幅减少、生产利润进一步压缩的问题。某钢企负责人坦言,现在钢厂的铁矿石库存已经从原来的15天降到了不足一周的时间,但是为了保持生产,只能每天按照生产计划采购相对应的铁矿石用量,采取随采随用的模式,不再自行囤货保库存。

海证期货研究所副所长、黑色首席分析师石头表示,铁矿石价格高企,钢厂成本压力增大,贸易商恐高情绪高涨,未来铁矿石或有高位回调风险,交易者不可盲目追高。

定价机制之殇

近日中钢协及有关钢铁企业表态,认为铁矿石市场定价机制已经失灵,呼吁国家市场监管部门尽快调查铁矿石炒作。

对于铁矿石价格上涨,除了短期供需失衡的因素外,也需要从矿石产业链结构来看待铁矿石涨价,其背后是国内钢铁行业和海外寡头矿山之间上演的“利润分配的战争”。“不管什么因素引发,上游矿山处在的这个环节确实非常有利。即便没有矿难、疫情等‘黑天鹅’事件,可能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因素,只要改变一下上游供给的节奏和预期,都会导致这个结果。铁矿价格上涨现象背后,实际上是产业链利润再分配的过程。”相关专家表示,在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红利总量一定的情况下,产业链在存量分配的条件下,矛盾就会体现出来。铁矿石价格上涨是必然结果。

不同的定价机制、定价机构往往代表着供需两端不同层面的利益。铁矿石价格大涨,让铁矿石定价机制又一次成为矛盾的集中爆发点。

记者了解到,2010年随着长协机制瓦解,全球铁矿石定价模式转向境外普氏指数定价,国内钢铁企业也逐渐被动接受了随行就市的普式定价,采取“普氏指数均价+溢价”的浮动定价模式。2011年,铁矿石普氏指数最高曾涨到193美元/吨。与期货价格不同,普氏指数并不是投资者交易出来的价格,而是由普氏能源资讯公司通过电话问询等方式,向矿山、钢厂及贸易商采集的数据,样本数量非常有限,仅占市场份额6%—9%,占市场份额70%的长协矿排除在采取范围之外,“小样本决定大市场”的特点广为各方诟病。

一组数据可以直观看到境外指数和境内价格的不同。12月11日,我国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998元/吨,较11月初的797元/吨上涨了25.22%。而同期新加坡交易所(SGX)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157.82美元/吨,折算国内期货标准品的价格为1194.01元/吨,涨幅33.41%。无论是绝对值还是涨幅,境外指数、衍生品价格均领涨于国内期现价格。

张贺佳认为,普氏指数领涨连铁期货和国内现货,反映了海外钢铁市场复苏下铁矿石需求有所增加等因素,也使得海漂货和现货出现一定的倒挂,国内钢厂等更倾向于现货的采购,拉动了现货的成交和价格阶段性上涨,铁矿石基差仍明显高于“黑色系”其它品种,因此近期带动国内铁矿石期货上涨的动力是基差修复。

期货日报记者发现,随着交割月的临近,2101等近月合约开始了基差修复。

某行业人士表示,此轮铁矿石境外指数、衍生品价格涨幅和绝对值均高于国内期现价格,是境外普氏、新加坡掉期大涨,带动国内价格上涨。我国铁矿石期货价格长期贴水境外普氏、港口现货,在担当市场“压舱石”、抑制境外价格大涨方面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如何管理“输入型风险”

今年进口矿价大涨,使得没有参与期货套保、定价的企业带来了利润损失,也再次为全行业敲响了警钟。面对着下游需求向好、钢铁产量高居不下、铁矿石高度依赖进口的复杂局面,我国钢铁企业需要思考如何形成国内市场合力、共同应对境外压力和原料端的“输入型风险”。专家表示,这需要钢铁企业扭转传统经营和避险方式,利用衍生品工具管理价格波动风险,从境外供给高度集中、普氏定价垄断的格局中突围。

一位产业人士告诉记者,当市场价格超跌或超涨的时候,期货市场较好的流动性为产业企业提供了更安全、有效的套保机会,此时从事期货套保风险反而更小,对企业更有利。对于企业而言,目前参与铁矿石期货套期保值正当时。

从深层次看,企业参与期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发挥功能,是相互促进的关系,二者互为前提也相互影响。产业企业深度参与,是期货市场发挥功能的重要条件。从国内油脂油料等行业期现结合的发展经验看,产业企业更多参与、利用期货市场,才能让期货市场结构更为合理,期货价格更真实有效。同样,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企业避险的功能才能更充分发挥,期货价格才能更好反映行业供需和企业诉求,进而吸引更多产业企业参与。

我国黑色系期货品种体系日益完善和丰富,为广大现货企业提供了很多种可以利用的方式。因此,国内企业应形成合力,发挥主场优势,通过期货市场打破境外普氏垄断局面,把我国期货市场作为避险和定价的“主场”,钢铁企业要发挥期货“主场”优势,成为活跃在期货“主场”、参与期货套保的“主力”。

“从有色、农产品市场的发展经验看,期货市场是对冲风险和定价的有效工具,无论在市场价格大涨还是大跌的过程中都能起到作用。钢厂需要提高对期货工具的认识程度,组建和培养懂期货又懂现货的人才队伍,更好参与期货市场。”光大期货研究所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此前对记者表示。

中信建投期货铁矿石研究员赵永均同样认为,作为最大的铁矿石需求国来说,定价机制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上。“近年来,交易所在陆续推进以国内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点价模式,有不少钢厂尝试参与,这是很好的开端。”他还指出,对于此轮铁矿石上涨,应该有一些钢厂在期货盘面提前锁定了价格,因此对于参与套保的钢厂,基本规避了铁矿石价格上涨给企业带来的风险。这说明钢厂既要团结力量、化零为整,提高我国对铁矿石的议价能力,也要通过金融衍生工具来提高企业的风险管理能力。

除了参与利用期货工具进行规避风险、用市场化工具定价之外,用市场化手段改善矿石供需、从根本上上扭转对进口矿石的依赖、改变上下游不对等关系,是全行业重要的努力方向。对于如何改善供需格局,采访中专家重点提到了对国产矿开采、加大废钢利用的支持。在当前进口矿高价位下,国产矿、废钢行业或将迎来新的“红利”。

“境外矿山集中度高,一直是我国黑色产业链所面临的的潜在问题。提升国产矿产能,加大国产矿开采以及推进废钢应用对于缓解铁矿石供给紧张以及其他诸多风险是十分有必要的。”永安期货北京研究院副院长朱世伟说,中国铁矿储量大,建议适当扶持国产矿生产,并增加其他渠道的铁元素供应,如优质再生钢进口、非澳巴矿源等。

邱跃成表示,我国钢铁行业应丰富原料供给渠道,鼓励支持国产矿投资生产,多方面改变进口铁矿石依赖。从长远来看,钢铁行业最重要的应对方式是增加铁矿石资源的自身保障,如增加海外权益矿的战略投资和开发。另外,适当控制生产节奏,特别是在利润低位和亏损情况下要适度减产,减少铁矿石的使用量。还有,加强对市场行情分析研判能力,在铁矿石价格低位时,适当增加铁矿石库存规模,做好战略储备。

据介绍,有关方面一直在努力加大对国产矿的支持以及鼓励废钢应用,如工信部在产能置换新规中鼓励转炉置换为电炉项目、再生钢铁料标准得到迅速制定等,随着时间推移,电炉炼钢占比预计将会逐步提升,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将逐步降低,对高企的铁矿石价格也将形成一定抑制。大商所正在持续推进废钢期货上市,进一步完善钢铁产业的衍生工具链条,发挥期货市场避险和定价功能,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