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专题

2020(第十届)锡产业链交易峰会

2020(第十届)锡产业链交易峰会邀您共同探索未来锡市走向

2020(第十届)锡产业链交易峰会

【座谈会】大咖谈:锡矿紧张何时解 海外疫情对进口影响 锡市需求将大增?

来源:SMM

【座谈会】在SMM举办、千岛集团冠名举办的2020第十届锡产业链交易峰会上,SMM邀请了五位锡行业大咖围绕锡基本面情况及锡价走势进行了一次座谈会。上海有色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范昕主持了本次座谈,嘉宾有:个旧千岛金属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焕群、东莞云德金属有限公司总经理杜自帆、江西赣锡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志燕、江西小山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嵩、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锡商品部高级经理桑威。

2020年10月29日,在SMM举办、千岛集团冠名举办的2020第十届锡产业链交易峰会上,SMM邀请了五位锡行业大咖围绕锡基本面情况及锡价走势进行了一次座谈会。上海有色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范昕主持了本次座谈,嘉宾有:个旧千岛金属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焕群、东莞云德金属有限公司总经理杜自帆、江西赣锡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志燕、江西小山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嵩、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锡商品部高级经理桑威。

范昕:首先,我们请行业内资深的专家把整个产业链串起来讲一讲,先从矿开始说起,缅甸的锡矿供应目前大家都比较关注,请张总介绍一下那边的情况,主要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今年锡矿供应下降的情况会缓解还是会持续或者是变得更加严重?第二个方面,预测明年从量上来看,对比2020年,会有怎样的调整?第三方面,从其它方面的货源情况来和大家介绍一下。

张焕群:缅甸从今年的八月中旬开始,整个运输受到阻碍,缅甸地区和中国的很多口岸更加严格,在防控这个疫情方面,这主要影响到了物资的运输,包括进出口,直接影响到了矿山的生产链。目前对矿山来讲,大概从八月开始,下降幅度比较大,大概是在1500-2000吨左右,这个是缅甸佤邦的。其它地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整个缅甸地区应该是在2000-2500吨的量。佤邦当时在2014年年底至2017年有个高峰期出矿,从2017年开始有明显的下降,到了去年只有40000吨的金属,可能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可能最多35000吨金属吨。从最后第四季度来看,我估计它的增量不会很明显。缅甸佤邦的资源还是丰富的但是来自底部的矿如果要开采,它的采矿成本相对来说要高出很多,矿石有的但是量估计未来每个月平均在3000-3500吨左右。预计至11月底原先因为洪水问题而导致的矿山问题应该能差不多处理了。

范昕:那您觉得其它地方的新的进口矿情况如何?

张焕群:其它地方的进口都不是特别理想,越南的矿是不允许出口的,老挝的矿的增加量也不是特别理想,缅甸的其它地区那边的如果有中国方面的投资的话,矿产资源还是比较丰富的存储量还是比较多的。

范昕:我们接下来来问一下有关于锡锭进口的一些情况,今年的进口窗口因为打开的比较长,七月有了12000多吨的进口量,比去年来看增加了一万吨左右,所以海外的供应情况是不是能跟大家介绍一下,另外因为疫情的缘故会不会对进口或者运输方面产生一定的影响?

桑威:我们长期从事锡锭的贸易,早年多是出口,后来逐渐从印尼和玻利维亚进口锡砂,后来随着当地所在国的政策调整,锡砂已经不能出口了。我们主要的贸易形式主要改为进口锡锭,但是就像您刚才所说的因为价格的问题,进口的窗口大部分时间是封闭的。比如去年十月份左右,有一个接近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窗口,我们看了下数据大概全国进口2000吨,今年到目前九月份的海关数据已经出来了,已经增长了12000吨。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从年初开始进口比价是持平的到了三月份进口的利润逐渐增加,最高的时候从理论上来讲,差价达到一万块钱左右。这样的话,对整个进口贸易来说是一个极大的促进,因为受疫情影响国外来说首先影响它的消费端,但是它的冶炼厂还在开,这样的话到三月份和四月份,他的锡锭实际上已经是卖不动了,那么它的价格作了相应的调整。第二个原因是从五月份开始,进口商可以在进口的同时在上海锁定比价锁定的利润,有一定的保障。

范昕:那么像这种情况,您觉得明年虽然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吗?

桑威:我觉得从过去十年的经验来看,不会持续那么长,每年基本上都会有一次或两次,有一个短暂的机会。

范昕:那么从矿端和进口段看起来,我们今年锡虽然多了不少,但是也还不错,这样看起来我们自己的需求,应该说从全球的经济里面还挺不错的。接下来有请杜总来说一说。

杜自帆:我就来简单的介绍一下有关废料的事情,在广东的话按照我们实际的统计,不包括江苏这一带,大概每个月的产量在1千到2千吨左右。

范昕:您觉得这个量的变化情况是持续的增多还是会减少?

杜自帆:量的话,我觉得一月和二月因为疫情的原因停了,然后三月和四月开始,我觉得之后几个月的量还是比较稳定的,七八月份的时候感觉有些订单还是增加的,我感觉从六月份到九月份来讲的话,特别是广东地区的锡厂,他这个量比去年的量可能还会增加,还有一些好多小电器的厂家,是比较多的。

范昕:那么在这方面的供应还是在稳步增加的?可能这也说明电子产品生产的和消费情况也是继续稳步增加?

杜自帆:对的。

范昕:接下来能不能跟我们说一说从需求方面,需求和下游今年2020年的一些情况?包括国内贸易和国际贸易您有什么观察?

刘嵩:我们企业是用锡的企业,是我们的材料端,从2020年来看,有几大影响对下游比较重要,一个是疫情影响,第二个就是美国的技术封锁,第三个就是人民币升值,对出口外贸出口这块有一定影响,到了今年六月份的时候,整个国内的厂家,就是锡加工厂家,产能也好需求也好,恢复到正常的情况了,回到同期的水平,随着国内新基建的政策提出来,全球各地的招商引资都在陆续进行,而且优惠幅度比较大。那么政策落地之后,所有进驻的厂家都会扩产,这个会对未来的用锡需求,是一个利好消息,那么随着这些政策落地之后,新基建七大板块有五大板块都是和电子电器制造相关联的,所以说这一块的红利是未来明年下半年就要开始,有一个明显的市场。同比今年来说,基本上持平,略有下滑,从产能方面。从价格来说,竞争可能也会大一点,对企业的利润来说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那么通过明年新基建五大板块的推动,整个锡需求会有一个大的增长,但是这个大的增长背景下,我们下游所有的工艺标准都在提升,整个的单位用锡量确实是在减少的,取代了以前这种粗矿的没有技术含量的工艺,这一块的下滑能不能靠大板块的新基建的增量来补充,这个要根据市场的情况来判断。

范昕:那么从下游需求来看我们还是能够保持乐观的。接下来,我们来问一下冶炼和废料,一方面今年冶炼厂用锡矿的话会面临加工费的压力,在回收端的情况,用回收料的话,冶炼厂对此感觉怎么样;第二个问题是您觉得环保政策等这些会对明年的生产计划有没有什么影响;第三个问题是您从废料的使用者怎么来看明年的供求变化。

邱志燕:我们公司冶炼厂主要分成两大类,一种是冶原矿,一种是冶炼废料,从去年来看我们一半是原矿一半的是废料,今年上半年因为疫情,不管是原矿还是废料,我们的产量只能运行到50%左右,下半年之后我们开到了75%,主要还是受矿的影响比较大,去年我们的矿加工费在一万一千五到一万二,那时候我们正在加工费还是可以做的,而今年只有8500甚至7500都有,这个就导致我们这种规模没有那么大的冶炼厂来说没有办法支撑我们的成本,那么我们只能直接放弃。废料来看,我们收废料主要还是从三个大的来源,一个是锡冶炼同行,他们在精炼过程中产生废渣,第二个就是下游用的时候产生一些废料,第三个就是我们其它有色金属演练过程中产生的。第一类,现在大家的配套工艺都比较完善,所以这方面我们能拿到的越来越少。第二类的关于下游的,下游产生的废渣品质都非常好,很多都在当地直接消化掉,然后第三类,虽然也能做,但是竞争非常激烈。然后关于明年我们的产量还是会保持在400吨左右,和今年基本上持平。然后关于环保政策的话,新的排污许可证出来之后,他可能就是要求企业对你的污染排放检测的频次要高,对你的检测成本会有作提升,真正的要做到达标排放,我们平均每一吨产量在七百到一千多块的成本,增加很多,还有一个烟气石灰渣的问题。

下载企业微信后扫码,免费加入SMM锡行业交流群

微信二维码今日有色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

下载app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

掌上有色下载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